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六章:大明偉男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大明偉男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與此同時,遼東會館里,朱慈烺也抵達了這裡,他在裡面轉悠了一圈,贊道:「全城之中,也果然以遼東會館建築最為完善呀,學生想尋個舞台,左右找不到,到了這裡,才終於得償所願。這一回,真真多謝梁翁了。」

梁新立站立一旁,笑道:「區區小事,不值一提。同在外鄉,身為同胞,本就該互幫互助嘛。」

「是這個理。」朱慈烺道:「就怕梁翁見了學生不務正業,又要斥罵了。」

「老頭子我這半輩子賺不少錢,也丟了不少臉,活到頭才現,有時候啊,錢是買不了性命,買不了尊嚴的。老頭子我不知道早已看淡了那些國內的功名利祿了,若是能在番邦揚我漢家威風,得外邦子民敬仰,那是功在千秋的好事。老頭子我哪裡還會想那些什麼俗物?」梁新立聽了,卻是感慨不已。

人呀,有時候就十分容易忽略自己所擁有的。

在大明境內,那末世之中,恐怕很有不少人會覺得:國家強大與我有什麼干係?

大家想的,只是如何在糧價越來越高的市場里囤積到足夠的糧食,如何在兵鋒席捲各處的亂世之中尋找到安全之所,亦或者如何尋到一處可以躲避一切煩憂的世外桃源。

但對於走出國門,在四海尋找商機的梁新立而言,感慨就又要不同一些。

能夠組織船隊去海外尋找商機的,自然不再擔憂基本的生存問題。甚至,這年頭出海經商只要不被海賊打劫,不遭遇海難,安安穩穩來回行一趟商,便足可以賺的盆銀缽滿。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問題就變得格外顯著了。

窮的時候,不用擔心被人偷竊搶掠,左右沒幾個銅子兒。

可有錢了,就得小心仔細著左右看過來那眼紅的目光。保不齊什麼時候辛辛苦苦冒著九死一生置辦下來的家當就被人搶走了去。

這個時候,你是哪國人就成了一個繞不開,躲不過的問題。

在沒有農民起義與建奴犯邊那陣子事的時候,開口直接說自己是中國人,是大明人,那是最讓人感覺有安全感的。

但伴隨著朝廷水師越來越沒有存在感,伴隨著大明局勢之糜爛愈演愈烈,建奴之跋扈越無可制,梁新立很快就感覺到了不一樣。

「大明?那個國內叛亂四起,邊關被蠻夷揍得頻頻入寇的明國?」

「那個屢屢求救朝鮮聯合出兵圍剿清人的明國?」

「那個藩屬國被建奴入侵,卻一聲不吭,再無援軍的明國?」

……

各種朝鮮人的話語落在梁新立的耳中,讓他感覺惶恐非常。

那一刻,他看著自己萬貫家財,不是舒心與安樂,而是不安與恐懼。彷彿,下一刻就會有哪個朝鮮權貴召集了匪徒,一擁而入,將他的家財搶光。

他拚命招攬亡命之徒作為護衛,不斷施恩於下,結交豪傑以為助力。看似情況有些好轉,但身處異國,那樣不安的感覺久久迴旋在身邊,無法終結。

忽然間……

轉機來了。

大明皇太子朱慈烺登6仁川,一切都改變了。

從前耀武揚威的女真韃子消失一空,那些助紂為虐的朝奸統統被斬殺。一夜間,夢寐以求的事情統統應驗了。

大明子民四個字,前所未有的可以讓人挺直胸膛感覺自豪。

只要報出自己是明人,便沒有哪個朝鮮權貴再敢掠奪。交遊廣闊的梁新立甚至從好友口中得到了仁川還有一部大明水師駐紮的消息。

他備齊了豬羊時鮮,上門犒賞。一路上,他見到了雄兵強將的大明王師。

那一夜,梁新立睡的無比安穩。甚至連護衛有些懈怠他都不再苛求,大方地放過了。

「國家強大……就是我大明兒郎行走天下的底氣。當然,若是國家強大富足卻不能讓人知曉,這就委實如錦衣夜行,太憋屈了。秦同學,只要你這戲演得好,演出我大明兒郎的氣概,那就是頂尖的好男兒,哪裡有什麼正不正業之說?」梁新立慨然道。

朱慈烺躬身一禮:「有梁翁這一句話,學生可真是心中熨貼非常,如寒冬之中遇春風呀。」

說罷,朱慈烺也不再多說,招呼著左右就開始在遼東會館這裡搭台。

朱慈烺雖然是急匆匆單獨跑過來的,但身邊伺候的人一樣不少。他一聲令下,就有一個完備的後勤班子開始組織了起來。

對於歌舞活動,軍中經驗是不少的。

當年還只是各軍初創的時候,朱慈烺就組織收容的流民之中分辨身份,收容有專業技能的專業人員。其中,就收容了不少戲班子,雜耍班子。戰前戰後,日常訓練,都有戲班子雜耍班子等等藝人士慰問大軍。

待到大軍定下編製以後,駐紮仁川的水師也分配到了一支軍樂隊。跟隨朱慈烺隨同而來的,更是有完整的一套戲班子。

倒不是朱慈烺愛唱戲,而是朱慈烺還真有些計劃預備著。

眼下,當即就有上百號人並著百數壯勞力運著東西進了遼東會館。虧得遼東會館佔地廣大,這上百號人忙裡忙外還能放得下。

不過小半日的時間,檯子已然搭好。

朱慈烺檢查了一邊,不由地讚賞了幾句。這時,陳貞慧小步疾走到了朱慈烺身邊,笑道:「陛……秦先生,東華報這幾日行量很不錯。摸底現,都有些需大於供呢。若非仁川城的印刷工坊都不濟事,隨船來的印刷設備也已用盡,這行量還能再漲三成!不管如何,秦先生此前交代的任務,學生都已經完成了。」

「那就好,那就好。」朱慈烺眯著眼睛,走到了一個全身鏡面前。

「余大姐,那副裝扮可準備好了?先說好,可不能化得太妖嬈了。要儒雅也要有男子氣概,映襯出我大明男兒應有的風範。可不能搞得娘娘腔啊1朱慈烺看向一旁一個四十上下的少婦,笑道。

朱慈烺響起後世的韓國風花樣美麗,便心中感覺不由一陣惡寒。

開拓進取的大明偉男子,豈能是那種娘娘腔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