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七章:被無視的朝鮮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被無視的朝鮮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余大姐緩步走來,身上脂粉氣傳來,聞著是蘭花味的清香,臉上脂粉增一分太厚,減一分太薄,正是恰到好處,自然而舒適,顯然是這個年代少有的化妝高手:「秦小哥兒這話可真叫人羞,還大姐,妾身做大娘都夠了。話說回來,小哥兒你就放心,你是齊將軍親自囑咐過的貴客,妾身一定辦妥帖嘍。」

朱慈緩緩頷首:「余大姐的本事,學生當然是信得過的。」

陳貞慧又陪著朱慈在場內巡視兩回,見一切準備妥當,看著日晷,紛紛有些期待。

朱慈道:「時辰快到了呀。」

陳貞慧剛想說什麼,忽而扭頭看向場外,只見外間一陣嘈雜之聲響起,看過去,果然見無數男子大步跑來。

「有人要來挑事1陳貞慧沉聲地道。

不待陳貞慧開腔,寧威就朝著人群之中掃了一眼。各處緊要位置都已經有了人手布置上去。只見遼東會館的假山之上一桿瞄準鏡泛著光芒對準了外間,屋檐之上,一根根火銃齊齊假設起來。

朱慈的身周,三五人為一小組,悄然間將朱慈護祝

待寧威環視一圈,見後門一人比劃了一個收拾,走到朱慈的身前,低聲道:「陛下,可能有賊人要作亂。撤退方案已經就緒,還請陛下暫避。」

朱慈看了一眼,卻是擺擺手,並不在意:「來的只是一群書生罷了,也未必是針對我們。縱然是來搗亂,難不成隨便來一群朝鮮人,我們這準備了小半日的心血就這麼付之東流?」

寧威與陳貞慧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余大姐顯然並不知道幾人的身份,笑道:「幾位哥兒呀,且放心好了。我們戲團戰火紛飛的時候給大軍鼓過勁,戰前數萬強敵面前,奏過《秦王破陣樂》。區區幾個小蟊賊,誰怕了?」

寧威朝著角落裡丟了幾個眼神,比劃了幾個手勢后,只好遞給陳貞慧一桿手銃,緊緊護衛在了朱慈的身周。

這時,外間喧鬧的聲音越來越大,一干朝鮮士子大步走入,百餘人浩浩蕩蕩,並著一干豪仆抵達了遼東會館門前。

梁新立想要使人上前攔住,但朱慈遞了個話過去了,並不抗拒。他也很好奇這些朝鮮士子來此的目的。見此,梁新立很快他就放棄了這個無謂的舉動。

能夠在朝鮮讀書,亦或者在仁川這個繁華新興城市裡讀書的學子,是極少有貧寒子弟的。若是傷了碰了,那真是遼東會館的大難之日了。

上百士子大步入內,氣勢洶洶,但眼見可以裝下上千人的中庭里亦是數百號人忙前忙后,一下子便有些停步不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人群之中為首的幾人身上去。

「金太宇,怎麼辦,好多人礙…」

「難道是明人有了準備?」

「看起來,也都不像是朝鮮人的打扮……」

……

眾人嘰嘰喳喳地說著,都是停頓不前,被眾人簇擁著的金太宇顯然就是這些士子的領袖。而且,還與金西石有些沾親帶故的關係呢。

這會兒,金太宇也是心中暗罵:「怎麼來了這麼多明人入城,卻沒人與自己說。到頭來才發現……」

但這會兒顯然也容不得金太宇打退堂鼓,更不能在這裡丟了士氣,當下鼓勁道:「這是我朝鮮國中,多來幾個明人又如何?況且,我等是要尋那遠征公司商戶的!我朝鮮之國,理應由我朝鮮人來做主,怕個卵?」

說罷,金太宇左右一看,指著一個身材魁梧的士子道:「宋永健,你去,帶著人,上前去尋那吳三桂1

「我?」宋永健吞了口唾沫,有些感覺亞山大。

「不是你還能有第二個宋永健不成?」金太宇頓了頓,又寬慰了一下,道:「放心吧。左右這些人應該不是那遠征公司的人,說不定是從其他地方來的。那遠征公司的船就在海外飄著,只下來幾個人,我們這兒士子上百,還有上百奴僕助陣,誰敢欺你,都有我們護著1

聽此,宋永健鼓舞起了一些勇氣,深吸一口氣,手中提著一封書信,大步走上,大喊道:「遠征公司吳三桂何在?」

朱慈看了一眼過去,不作聲,繼續拿著台本自顧自地念著。

陳貞慧與寧威也跟著朱慈看了一眼過去,朱慈既然不作聲,他們也就紛紛默然無言。

最後余大姐也看了一眼,卻也只是看了一眼,隨後就當他們如空氣一樣,繼續忙活著自己的事情了。

被這麼多人盯著一開始宋永健還有些擔心害怕。但當他明白這些人都統統無視他的時候,宋永健卻惱了。

那是一種被忽略不在乎的悲憤。

「我也是仁川有名的才子啊!竟然被這群戲班子給無視了1宋永健惱了,惡狠狠地道:「吳三桂在哪裡?如若不然,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1

這下子,梁新立算是明白了。

這些人是來尋遠征公司吳三桂的埃

而這,梁新立也終於明白那關寧吳氏之人果然是大有來頭的吳三桂。

梁新立大步走上前,道:「幾位,幾位。吳先生上門入駐便是寒舍的貴客。委實不知,幾位何故來此,意欲何為?」

「何為?自然是找那遠征公司之人算賬1宋永健高聲大。

身後,金太宇跟著高:「算賬1

「算賬1

「算賬1

……

高過後,就是久久的冷常

「這裡沒有吳三桂。」梁新立被朱慈喊了過去,說罷就不再理他們,而是對著梁新立道:「這裡,恐怕需要挪一下。對了,還得請梁翁多備一些椅子,到時候估計觀眾會不少。」

一縷微風傳來。

空中彷彿一群烏鴉飛過,顯得尷尬非常。

金太宇緊緊捏著拳:「又被無視了……」

這時,一名士子大步跑來,氣喘吁吁。金太宇與宋永健看過去,心中忽然間升起了不妙的預感。

果不其然,只聽那人急切地道:「不好了,港口裡的漁船全都自己跑了。明人的船暢通無阻進入港口了1

金太宇勃然大怒,看著忙活的舞台,道:「該死的明人,他們在聲東擊西1

宋永健怒道:「不能饒了他們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