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四章:偶像級皇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偶像級皇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sc日pt浪uage=javasc日pttype=text/javasc日ptsrc=/js/neirongye300-2

/strong仁川遼東會館的舞台上,精心準備的道具不惜工本,惟妙惟肖。=樂=文=小說只見台上一船人徑直朝著江面駛去,明軍士卒扮作的東吳士卒擂鼓高聲大喊,作廝殺之聲。

曹操見此,還以為是來了突襲。當即命弩手盡發弓矢。

待到天色明亮,霧氣消散,諸葛亮又輕鬆自在地下令收船回港。

此刻船上,儘是曹軍射上去的羽箭。

「每船約莫五六千,二十艘船,便是十萬之箭。」諸葛亮送了羽箭給吳軍。魯肅又將事情盡數說與周瑜聽。

周瑜站立台上,慨然大嘆:「孔明神機妙算,吾不如也」

……

至此,朱慈與一干演員們齊齊上台,躬身一禮。看著台下忘情歡的觀眾,朱慈明白,自己這個偶像級皇帝算是打下第一步了。

台下,金太宇怔怔地看著那一船的箭,面色漲紅,真是一會兒白又一會兒黑,當朱慈鞠躬致禮結束這一齣戲以後,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輸了。

「十萬之箭已得。閣下這玉佩……在下可就不客氣了。」一旁,梁新立毫不客氣地從金太宇手中拿走那枚玉佩。

說罷,又見梁新立拿著這玉佩,看向仁川縣縣令朴智恩,道:「這一枚玉佩,是在下方才偶得。決意典當出去,估算了一下,約莫價值一千餘兩銀子。在下想了想,打算都將這些銀子獻給仁川縣縣學,用以激勵後進,學習我中華儒家真義。還請朴大人收下在下小小敬意。」

朴智恩看了一眼金太宇發白的面色,明白這玉佩丟了這金太宇回去定然要吃罪受罰。但仔細一想,那金太宇雖然在王城之中有幾分關係,與自己卻不是一路的,還怕他了?

一念於此,朴智恩笑道:「如此,就多謝梁翁美意了。」

「哈哈1梁新立大笑:「哪裡哪裡……」

眾人都明白,這玉佩哪怕這回金太宇想要反悔,那也是沒有辦法了。這個時候開口,得罪的不僅是梁新立,更是朴智恩。

看著台上數百兵丁,金太宇明智地決定不去觸這霉頭。

一想到丟了這家傳玉佩的後果,金太宇面色有些發白,腿都有些軟了。

到了這時,台上的歡鬧之聲也讓他再也聽不進去。

見了諸葛亮如此計策,又見了這一場精彩的演出,台下的朝鮮侍女士子們都不由為諸葛亮的本事敬服。更是對《三國演義》興緻盎然。

不少人都議論紛紛,打算再去妙趣書屋借閱此書。

當然,對於台下另一群觀眾們而言,卻又是另一個心態了。

「周公瑾是有幾分帥氣,可要比上孔明歐巴,真是差太遠了……」

「燕孔明的歐巴好帥呀……」

「這樣帥氣、儒雅、陽剛的歐巴……就在我眼前……」

「歐巴,請給我簽名1

「請收下我的香囊1

……

無數朝鮮仕女們一擁而上,李秀拉也想上前。但這會兒,李允兒卻是扯住了李秀拉,對著這位重量級的小姐妹道:「沒見你的太宇歐巴這會兒傷心么?快去安慰人家吧……這個時候,要美人救英雄呀……」

李秀拉一聽,果然見金太宇神魂失魄,全然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

見此,李秀拉當即忍痛丟下台上被圍得團團轉的朱慈,沖向金太宇:「太宇歐巴!別擔心,還有我1

「你……你……你……」看著兩百斤體重的李秀拉衝過來,金太宇嚇醒了,看著台上被眾位美人,尤其是李允兒圍住的朱慈,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蒼天吶,怎能如此待遇差別1

「這個時候,就可別感嘆了1宋永健一咬牙,扯著金太宇急忙逃跑。

見此,金太宇明白輕重,急忙逃跑。只餘下身後氣喘吁吁,顛著兩百斤體重的李秀拉茫然地看著金太宇落荒而逃。

與此同時,遼東會館的門口,又來一行人。

金太宇掃了一眼過去,頓時就認出了來人。

「是吳三桂1金太宇瞪著眼珠子看著吳三桂。

吳三桂茫然地看著這個朝鮮士子,迷茫道:「正是在下,不知閣下是哪位?認得在下?」

「你……」金太宇咬牙切齒,回想起方才的痛楚,這會兒恨不得衝過去和吳三桂拼了。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厲害。

吳三桂不是一個人進來的。

他的身後還有無數的手下,水手、掌柜、店小二……總之,在海面上能撐得住的,都是些壯漢。

望著數十上百的壯漢跟著吳三桂湧入,又響起自己的家僕早已被料理得在地上動彈不得,金太宇忍下苦楚。

「太宇歐巴……」李秀拉追了過來。

金泰宇地一個激靈,急忙繼續撒腿逃跑。

吳三桂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道為何這個對自己十分不善的朝鮮士子跑得這麼快。

「朝鮮人礙…有一個好,就是跑得特別快……」吳三桂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繼續入內。

「不管怎樣,咱們算是進入順利進入朝鮮,也算是順利在這仁川紮下跟腳了。當然,這一切又要多虧了宋翁。」李岩跟著朝著身邊一人拱手致禮。

這一人,自然就是出租了田地與房屋給吳三桂辦下鹹魚罐頭廠的那位仁川地頭蛇,宋東元了。

宋東元淺笑著應下,自顧自地與身邊一群老友說話起來了。

一行人入內,梁新立見此,自然是起身過去迎接。

此刻,朱慈卻是與齊遠、朴智恩一起說起了朝鮮教育的事情。這會兒吳三桂也來了,自然是借著梁新立作為中間人,互相介紹著彼此。

朱慈依舊是一副羽扇綸巾的模樣,風度翩翩,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架勢。尤其此刻那些朝鮮仕女們都沒走,甚至一旁聽著,讓人想要勸朱慈換回衣服都不敢說。

李岩與吳三桂等人彼此坐下,看著台上的朱慈,卻都有些感覺異樣的眼熟。

但眼前的朱慈委實是太光彩照人了,這般帥氣逼人的小鮮肉,似乎怎麼都難與那個軍裝戎馬讓人覺得嚴肅不敢接近的皇帝陛下掛上鉤。

兩人左思右想回憶不起來是哪裡見過,也就按下此事,提起了正題。

原來,這會兒朱慈正說著在朝鮮推行漢化教育的事情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