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五章:留學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留學生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妙趣書屋,是在下閑暇辦下的一處別業。方才見梁翁願意捐資一千兩銀子辦學,學生聽聞,感慨良多呀。在下雖然囊中羞澀,卻也願意一同助學。而這,也是大明朝廷樂於支持的地方。」朱慈烺笑道。

朴智恩聽到前文的時候,還只是普通的頷首致意禮貌性的敷衍,但到了最後一句,猛地目光一亮,不同於民間或許還有幾分反覆,官員們對於中朝關係的把握就要穩定得多。一個詞,事大主義。

簡單說,就是侍奉大國。

這個大國本來可能是清國,但現在毫無疑問是明國了。

朴智恩歡喜道:「上國朝廷樂於支持?敢問具體如何?」

「比如說,仁川縣學的學子未來自然是要去考朝鮮的科舉嘛。但人生未來,未必只有這一條路。而今大明各處新修學校,南京、京師師範學校,帝國陸軍學校,京師大學堂,都有意招收外籍學子。若能從這幾處高等學堂畢業,都能獲得大明禮部頒發的學歷認證,前途不可限量。以朝鮮國侍奉大明之恭謹,若朝鮮學子有意報考,比起他國顯然是有優勢的。只要漢話漢學有功底,考一個漢語雅思,一樣可以順利報考帝國各所高等學堂呀。」朱慈烺眯著眼睛笑著,卻是回憶起了當初被雅思考試虐得飛起的痛楚。

在這個時空,往後吶,就只有全世界人民來學漢語,而不是中國人要學外國人的語言嘍。

誰讓……

朱慈烺要將這個帝國成為世界最強大的那個……日不落帝國呢?

「這就是秦先生辦下妙趣書屋的本意?」梁新立身為仁川地頭蛇,當然也聽聞過妙趣書屋的事情。知道那裡擺放的都是中華文字,尤其有國中不為正道所重視的演義評書等書籍。更有精妙的畫本,具是引人入勝,在仁川士子之中頗有聲名。

本以為那些雜書只是閑暇小道,但今日的事情卻告訴梁新立,這國家強大也有分軟硬兩手的。若是這些雜書能讓天下各處盡數學漢語,習漢字,那豈不是善莫大焉?

畢竟,比起枯燥的儒家經義,這小說畫本的吸引力就實在強出太多了。

而且,就如今日朱慈烺所為一樣。

從前,與旁人說起大明人,也許升起的印象就是有錢國弱好宰割的印象。以至於朱慈烺微服私訪都會被當做肥羊揉捏一頓。

但今日過後,再想起大明子民,第一時間升起的恐怕就要是諸葛亮多智近妖的形象了。

朱慈烺笑著頷首。

「留學?」朴智恩眸光閃動,眼中全然都是驚喜:「京師大學堂……陸軍學校,南北二京的師範學校,都能報考不成?」

朱慈烺不再著急開口,陳貞慧接過了話題,道:「自然並非全然如此。南京、京師師範學校,這是奔著培養教師建立的。往後大明各省都會興建。故而,若有朝鮮國的英才亦是要來報考,自然是非常歡迎。但是,京師大學堂乃是帝國最高學府,非聰慧才智之輩,恐怕是難以入學的。至於陸軍學校,更是需要一片忠誠愛國之心方可入內就學。」

朴智恩連連頷首:「本官明白了,明白了。」

當老師雖然地位崇高,但想要升官發財就未必順利。故而,各處師範學校數量最多,門檻也稍低。但京師大學堂與陸軍學校,一文一武,具是皇帝陛下親自關注帶出來的頂尖大學堂,門檻當然就截然不同。

說罷,朴智恩看著陳貞慧與朱慈烺,卻是眼中眸光閃動,低聲地與梁新立細語了幾句,就頗為緊張地看著梁新立一陣發獃。

梁新立是認得朴智恩的,只不過他很明白,在朴智恩這位地方父母官眼裡,並不把梁新立當一回事。但眼下,卻是朴智恩有求於梁新立!

一陣遲疑,梁新立湊到陳貞慧耳邊低語起來。此刻,他對視過去,原本頗有幾分趾高氣揚的朴智恩已然是姿態放低,頗為有些低聲下氣的模樣。

陳貞慧聽完梁新立所言,初始還感覺頗為震驚,但很快他就恢復了正常,低聲沉吟道:「如此,待與朴大人令郎相談之後,大可以談一談去哪裡。在下也好書寫一封推薦信,好從中斡旋。」

聞言,朴智恩大為感激。

看著這一切,梁新立心中卻是感覺整個世界都被顛覆了,全然變了一個模樣。

朴智恩顯然並非庸人,也看出來了朱慈烺與陳貞慧的身份不同。

畢竟,試想一下,那駐紮在仁川軍港里的水師第一艦隊提督換做大明國內,就是一地知府級別的高官。這樣的軍官,這二人竟然能夠請來,如何不說明那身份地位定然極高?

有如此機緣可以結識二人,朴智恩若是此刻不開口,更待何時?

自然,有求於人,朴智恩便是乖巧地放下姿態,低聲下氣起來。

他深切地感覺到了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前往大明留學,顯然就可以結交大明權貴子弟。就算不能,在大明學到那強國之法,回國之後,定然萬眾矚目,天然就鍍了一層金光。

明白了這一層意思,梁新立如何不感覺這世界已然被顛覆。

「大明,終於恢復了那天朝上國之位嗎……?」梁新立看著陳貞慧答應了以後,朴智恩臉上無可掩飾的笑容,心中驀然地升起了一種心潮澎湃的激動。

「遠征公司定期都有回國的班船,到時候,在下亦可幫得上一些忙。」吳三桂適時地說著。

對於這一位曾經的帝國大將朴智恩不敢怠慢,笑道:「如此就多謝吳東主了。」

「舉手之勞罷了。」吳三桂謙遜地說著,側身一讓,看向宋東元。

宋東元撫著長須,笑道:「朴縣令,好久不見了。今日老夫委實有些事,倒是要叨擾了。」

「還請宋翁直言。」朴智恩收起了一縣父母官的威視,看向吳三桂身後帶過來這麼多人的本地地頭蛇,心中一驚。

縱然以大明官府破家縣令、滅門令尹之強勢,面對對方豪強依舊不得不忌憚不已。朝鮮這裡,這樣的情況顯然更甚。

更讓朴智恩疑惑的是,吳三桂不是剛剛吃癟么,怎麼這就翻身擺脫了此前困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