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七章:新的世界體系(合併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新的世界體系(合併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老夫豈是那等戲弄人的人?」宋東元臉色一板。若不是吳三桂已經先行約定好稅負由他們負擔,他才懶得來見朴智恩。

官府既然沒有這部分收稅的名目,就不該給他們機會。

但他也明白吳三桂的苦心。

天下各國情況不一,但若要說起官員責任的共通點,先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稅!

能收的上稅的政府就是一個強力的政府,能收的上稅的官員,就是有能力的官員。

更何況,還是這等既不擾民,又不需要對抗豪強的新稅種?

光是靠著這一點,已經足以讓朴智恩在考評之中得到上等的考評。

聽到了這兒,朴智恩已經明白了為何那臨清州鄭知州如此熱心。

每一家工坊都代表著一條新的稅源呀。仁川港此前只是一個小漁村,幾乎收不上什麼稅。後來這裡開了商港,大明商船望來經商,帝國的後勤軍需也曾經於此轉運,迅催生了一個縣城。

要知道,朝鮮王廷這些年財政可不寬裕,若不是仁川港靠著關稅商稅在稅收之中十分亮眼,也沒有那麼多銀子開支一個縣衙的財政支出。

也正是如此,朴智恩比任何朝鮮官員都明白稅收對一個政府的重要性。

至於工坊開辦以後對經濟的拉動,對民生的改善,對就業的支持,朴智恩反而想不了那麼遠。也不會知道臨清州更深層次的動力。

這時,李岩拉著剛剛與朴智恩說話的書吏,遞出去一張綠色的憑證。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宋氏工坊股本憑證」的字樣。又悄悄遞出去一塊銀錠,書吏掂量了一下,遞給了李岩一個一切盡在不言中的表情。

書吏在朴智恩耳邊低語稍待,轉瞬,朴智恩兩隻眼睛如同燈泡一樣,看著吳三桂,笑道:「好!本官一定竭盡全力,為諸位東主保駕護航,決不讓姦邪之輩侵擾1

「父母官如此用心,真讓小民欽佩1吳三桂配合著演戲,一時間,場上相顧身歡。

……

這時,朱慈烺不知何時悄然起身,離開了遼東會館。

朱慈烺漫步走在街上,聽著耳邊時不時響起的漢話,露出了歡暢的微笑。

「定生,咱們的工作,卓有成效呀。」朱慈烺笑道:「立竿見影,就見這朝鮮之地,處處能聽到漢話了。」

陳貞慧見朱慈烺離開,自然也是跟了上來,此刻聽朱慈烺如此說,道:「還是陛下指揮得力,卑職只是做了些微小的工作。」

朱慈烺嘴角一抽,擺手道:「語言與字,是一個強勢明最顯著的特徵。當年始皇帝車同軌,書同,這才造就漢家江山,九州中華。用明的力量與明的手段征服,這是萬世基業的根本。朕今日做的這些,傳回國內以後,估計會頗多非議。但朕希望,有人能夠真正看到這一點。明白這一切的意義。」

陳貞慧靜靜地聽著朱慈烺的話語,揣摩著朱慈烺的每一個詞句。

對於無數朝臣而言,揣摩上意幾乎是一道為官的必修課。而朱慈烺這位皇帝的無數舉動,也顯然經歷了無數個次方次數的研究。

那一次次耀眼的勝利成了6軍學校教學里的教材。

一場場大刀闊斧的改革,也成了無數大臣們腦海之中揮之不去的噩夢與驚喜。

自然,對於朱慈烺一切的舉動,亦是免不了頗多分析。有的人認為朱慈烺是天降聖君。但不少舉措亦是讓朱慈烺收到大量質疑,甚至暗地裡不敬地斥之為瘋子。

比如那個田賦改革,就有人斷定這定然是大明往後覆滅的根源。

前一步是天才,前十步就是瘋子了。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陳貞慧明白聽懂了朱慈烺所說的一切。至於他自己是不是也會變成國內那些庸人眼中的瘋子……

「誰在乎呢……反正我不在乎。」陳貞慧心中喃喃地想著,又道:「若非當年同僚們為此瘋魔一般推進田賦改革,天下破產的自耕農只會越來越多。而朝堂連官員俸祿都布出去的日子,也只會越來越多。聽庸人言,遠不如親眼見證這波瀾壯闊的變革。」

……

朱慈烺與陳貞慧兩人信步在仁川街頭上散步,不多時便到了一處城內的小山崗上,這裡是仁川縣學的後山,朱慈烺與陳貞慧今日算是刷出了知名度,刷臉直接進入了後山。

到了後山之上,有一小亭,站立其中,登高遠望,整個仁川港盡收眼底。

也許是朱慈烺氣場強大,又有扮演諸葛亮多智近妖的印象,不少朝鮮士子駐足遠觀,卻是不敢近前了。

當然,陳貞慧就顯得平易近人許多,待陳貞慧推銷完了留學大明的方案以後,終於打走了前來圍觀的朝鮮士子。

「太吃力了……」陳貞慧摸了摸額頭,一把的汗:「陛下那個……雅,雅思這名字真是起的好。若是漢話說得不好,磕磕絆絆的說著,連蒙帶猜,那可還真是夠嗆。」

朱慈烺回想著剛剛朝鮮士子們磕磕絆絆地用漢話,更用手勢比劃,不由地笑出聲:「總歸是一個好的開頭。定生,我們留在仁川的時間不多了。算了算時間,御駕就要進入朝鮮了。你儘快安排個人,將妙趣書屋改為駐朝領事館……這些官面上的事情,要儘快落實掉。千辛萬苦培育出來了小樹苗,很快就要到開花結果的時候了。建立好仁川領事館,將那些有意到大明去留學的朝鮮士子辦好手續,才能將這一輪果實收割到帝國的籃子里。」

「是1陳貞慧高聲應下:「微臣這就去辦。」

「仁川……仁川……朝鮮這一站,不止我們一同入局呢。」朱慈烺遙遙地看向港口。

那裡,一艘又一艘的福船一次靠岸。當然,最為亮眼的還是在最前頭早已停靠的三艘飛剪船。

顯然,這就是遠征公司直屬的商船了。

海上行商,許多都是結伴組團而行。遠征公司本金雄厚,背景驚人又難得口碑不錯,不少大小商人商社都愛與遠征公司一同出行。

這一回,三艘遠征公司的飛剪船從濟州島出,便是匯聚了不少華商一同出到朝鮮。

自從當年朱慈烺在仁川叩開了朝鮮的國門以後,來往朝鮮的商船就增多許多。當然,他們也怕路上被打劫,進入朝鮮境內以後又被勒索,於是都好組團出。就是一艘船上,亦是有許多大小商家。

此刻,他們紛紛湧入仁川城內。

「大明兒郎,遠赴四海……這樣的景象,真是讓人感覺激動呀。」朱慈烺眯著眼睛,道:「陳愛卿,知道朕這一回為何要堅定親自來朝鮮嗎?」

「朝鮮為我大明宗藩國中第一親善之國。然則此前建奴興起,不復此前親善。眼下,大明將開拓進取於四海,自當第一重固與朝鮮的關係。或者說……加強對朝鮮的掌控。」陳貞慧道。

朱慈烺讚賞地看了一眼,道:「沒錯。朝鮮是帝國走出世界的第一步。大明周遭諸國,論及關係尤其以朝鮮與日本源遠流長,這是巨大的優勢。兩國又都是人口繁密,市場廣大之處。若是連這兩個國家都無法搞定,奢談其餘他國的貿易,那是舍本求末。」

「其實,臣心中亦是有一大疑惑,甚為不解。」陳貞慧大起膽子,道:「朝鮮為我大明藩屬國,平常亦是恭謹非常。不知陛下欲如何對待朝鮮?」

言下之意,顯然是陳貞慧也不明白為何朱慈烺要這麼執著在朝鮮的身上。甚至還要大張旗鼓的來一場國事訪問。

畢竟,朝鮮對大明已經算得上是恭順了。

甚至,仁川軍港就有大明水師駐紮。

「宗藩體系……已經落後於時代了。」朱慈烺背對大海,遙望著朝鮮三千里山河,道:「在朕看來,宗藩朝貢體系,都是屬於過去式了。朕,要一個新的外交體系。比如朝鮮,依舊儼然一國,比如日本,依舊實為獨立之國。這都讓朕心中難以滿足埃」

「陛下……意欲吞併為省州否?」陳貞慧凝眉。

朱慈烺道:「一切都取決於利益得失。若是吞併為省府州縣收益最大,那自然會如此行動。但顯然,遼東都尚且千里狂野,如何有閑暇吞併朝鮮日本?沒幾日,我們就要出漢城了。朕不妨與你多說幾句,要建立朕心中的新世界。往常的朝貢貿易是落後的,一個經濟密切的中朝關係,才是更穩固的關係。當然,還有一處,朕這一回也打算給朝鮮國王一封大禮呢。」

說罷,朱慈烺就遞給了陳貞慧一份計劃書。

上面,赫然寫著「中朝軍略」四個大字。

「作為宗主國,朝鮮的國防軍事安全大明應當揚光榮傳統,擔起責任,保護朝鮮的國防軍事安全。第一:擴大在朝鮮駐軍。第二:協助朝鮮建立現代化新式軍隊。第三:建設聯合作戰指揮模式……」

「這是要奪軍權啊1陳貞慧眼皮子大跳,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氣。

作為宗藩國,再是聽話,除非碰上當年日本舉國入侵朝鮮戰爭。不然也不會將軍事指揮權拱手相讓。

對於朝鮮國王,兩班貴族而言,恐怕也很難接受這一點。

到時候,定然就是一番龍爭虎鬥。

怪不得……皇帝陛下要親自來此埃

對於朱慈烺而言,這一步是必然要做的。

就如同後世建國初期就開打了一場抗美援朝,大明也是不惜國庫一空打了一場抗日援朝。

勝利固然是光榮而偉大的。

但戰爭的沉重後果也讓大明國力消耗,以至於不少人都認為若非這一戰,大明也不會被區區建奴輕易擊垮。

只是,落後老舊的朝貢宗藩外交體系之下,大明很難在這樣的體系之中獲利,反哺國內經濟,反而要貼上巨大的成本從而虧空。

以至於後來建奴興起,朝鮮國王便是敷衍,大明亦是無可奈何。

朱慈烺來自後世,亦是關切時政,明白東北亞對帝國興衰的影響。建國之初,一場抗美援朝打出了中國的骨氣,在世界各國之中立下了不可輕辱的地位。

但中國卻並不如美國,美國依舊在韓國駐兵,深切地掌控著韓國的國防命脈。反而是中國,屢屢對朝鮮失控,甚至朝鮮造出了核彈也無法控制局勢。

若是中國如美國一樣也是在戰後駐軍朝鮮,豈會讓朝鮮如此自行其是?以至於最終惹出一場引起全國抵制韓國的「薩德事件」。

雖然是另一個時空的事情。但在這個時空,朱慈烺面對朝鮮,依舊有著深深的不安。

在他看來,此前宗藩朝貢體系的控制力度實在是太弱了。經濟上幾乎彼此獨立,軍事上亦是各行其是,這實在難以讓朱慈烺滿意。

當然……想要深切控制住這個國家,化也同樣是一把軟刀子。

擴展留學,推行漢漢話,這都是謀百世基業之舉。

「微臣……明白了。」陳貞慧深呼吸一口氣,沒有再懷疑朱慈烺的計劃。他只是轉念一想,又低聲說出了一個計劃。

朱慈烺聽完以後,目光一亮,看著這個大名鼎鼎的復社四公子,彷彿是第一次見到一樣:「陳愛卿的謀略,朕知曉了。朕打算在內閣之中增設外交大臣,分割禮部、鴻臚寺,合併建立外交部。現在,朕給你一個新的任務。第一:打探清楚我大明兒郎遠赴四海常去的地方。第二:打探清楚千年以來,我漢家兒郎在全球之中的分佈。第三:朕要一個宏願:從今往後,大明兒郎所到之處,都由我大明的刀劍與槍炮保護。為了實現這一點,朕要建立一個覆蓋全球的外交新體系!你……有沒有這個勇氣與擔當,與朕一同打造這一番新的世界?」

「微臣,萬死不辭1陳貞慧慷慨高聲道。

朱慈烺拍著陳貞慧的肩膀,仰天大笑。

……

景福宮裡,昭顯世子看著台下一人,金西石久久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他擰著眉頭,深深地吐出一口氣粗氣,道:「罷了,該來的都會來。我已經準備好了,就看那大明皇帝,是不是真有膽子,敢胡作非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