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章:山賊與少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山賊與少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諸葛孔明!是你1金西石回憶著在仁川的挫折,看著眼前的朱慈烺,金西石的新愁舊恨齊齊湧上了心頭。

朱慈烺卻是茫然地看著金西石:「你認識我?」

金西石當然認得這一位,就是他,攪黃了金太宇與宋永健等人前去搗鬼的計劃。

可是,這些事情金太宇當然不會說出來。

崔成恩在一邊看著,卻大約猜到了一些貓膩:「他有一個本家侄子,就叫金太宇。這一回恐怕是來找場子的……本以為他是來找我麻煩,卻想不到,原來也招惹過你……我早該想到……」

金西石冷哼一聲,就算作是默認了,只是臉上紅腫的眼眶與晶瑩的淚珠怎麼都顯不出什麼氣常更重要的是,一想到那件事,他只好壓低了聲音道:「我不想與你們廢話。崔成恩,今日算你狠。我不來尋你麻煩,你也識相一點讓開路1

崔成恩還想硬氣地說幾句話,卻是被身邊的幾個小夥伴扯祝

朱慈烺敲出了不對勁,眯著眼睛。看起來,這個崔成恩干不過對方礙…

崔成恩漲紅了臉,看著朱慈烺,此刻卻是萬分羞愧。畢竟,剛剛才說了要罩著朱慈烺的話語呢。

這時,一名侍衛到寧威耳邊低語幾聲。

寧威面色一變,轉告給了朱慈烺。

朱慈烺一愣,倒是半眯著眼睛縮回了馬車附近。

見此,崔成恩只以為朱慈烺是打算服軟,不想硬抗。

金西石冷哼一聲,招呼左右,打算順著朱慈烺讓出的道路繼續前進。

轟顱…

一聲巨響,山道前後,前後紛紛滾落一顆顆足有半人高的巨石。

轉瞬,山道就此被封祝

「小的們,該我們出場了!咱們摩尼寨這一回當真可是賺發了1一個彪形大漢從山中走出,大笑連連:「該是我九龍眼成名的時候了,哈哈哈1

朱慈烺轉身看去,果然見漫山遍野,跑出來了上千的嘍。

「這王城左近……竟然有這麼多的山賊……」朱慈烺對朝鮮的治安不由嘆了一口氣。

當然,在崔成恩與金西石的眼中,並沒有看出太多的意外。似乎,他們對於路上會遇到賊寇的事情早已有所預料。要不然,也不會身邊帶上這麼多的人嗎。

只是,金西石與崔成恩都不會預料到眼前這樣的窘境,遇到這麼多的山賊。

朱慈烺的車隊與崔成恩的馬隊本來就擁擠不堪,堵在路上只能崔成恩後退。眼下,再來一個金西石的馬隊,那就更加無法動彈了。

擁擠的山道里堵上了彼此瞧不上眼的雙方,這樣的混亂可想而知。

再來一群山賊衝出,山道里擁堵的情況就要亂成一鍋粥了。

甚至,比起一鍋粥來的還要糟糕。

山賊可不管你是好賴,衝下來便是開干。尤其前後山道堵住,這個關頭就是想要逃跑都無法逃出生天。

好在,山賊們顯然更加垂涎崔成恩以及金西石身上的馬隊,朱慈烺車隊的人馬還算安全。

更重要的是,寧威顯然早已看見了苗頭,禁衛軍的大內侍衛們早已警戒。寧威當機立斷,拋下車駕,將人員護衛祝

劇組上的眾人平素舞刀弄槍,又是軍中的劇組,大戰小戰經歷不計其數,眼下見了這陣仗,也是未有慌亂。

當然,更加讓余大姐感覺驚訝的是后隊那一個個密封的車廂里,忽然間衝出一名又一名的士兵。

只見他們手中紛紛提著短手銃警戒著四方,甚至迅速佔據了一個小山頭,轉瞬就建立了初步的防衛陣線。

余大姐看了景象,提議道:「我們這麼多人,聯手擊退山賊吧1

崔成恩道:「金西石!過往恩怨暫且不論,先擊退山賊再說1

金西石眼角瞥了一眼朱慈烺的方向,臉上作出鄭重之色道:「輕重緩急我明白,先殺退山賊1

寧威想好的話這會兒卻是說不出來了。

朱慈烺明白寧威想說什麼:「家當都在這裡,先想著如何擊退賊人再說。」

寧威丟給陳貞慧一個眼神,帶著人與崔成恩一同上前。

陳貞慧不由分說,扯著朱慈烺朝著後方退去。那裡是山賊衝下來以後迅速圍成的環形車陣。

崔成恩、寧威以及金西石紛紛距離起了手下,也不顧落下的胯下的戰馬,迅速穿了甲,提起手中長刀就朝著漫山遍野跑來的山賊衝去。

半山腰上,見山下之人如此悍勇,突襲之下經歷片刻慌亂過後就重新組起陣容,經不住一嘆:「有幾分本事,但我的手段就只剩下如此了么!哼……小的們,放箭,上飛石1

山道狹隘,山上居高臨下佔盡了地利。

這會兒山賊拿起歪歪扭扭的長弓開始拋射,勁頭雖然參差不齊,殺傷力卻是別無二致。沒多久,就見崔成恩等人開始披紅挂彩。

尤其那灑落的山石,有些更是足有一個人腦袋大。

「這些強人都瘋了嗎,也不怕打死自己人1寧威驚道。

金西石冷哼一聲:「眼下這上百的馬,數十個貴人,干一票,一輩子都賺了,誰管死幾個小嘍?」

「不管了,必須打開僵局1寧威看向朱慈烺那邊,心中不斷念著:白龍魚服,白龍魚服……

他很清楚,自己不管怎麼傷了哪怕就是死了,都無關緊要。可皇帝陛下有一點傷害,不僅是禁衛軍的恥辱,更要將這天都捅出一個窟窿來。

這時,崔成恩卻是咆哮起來:「賊老天,來了一回麻煩又來第二回,真當我崔成恩吃素的嗎?兄弟們,跟我與這群賊人拼了1

崔成恩今日出門顯然沒有看黃曆,路上堵車不說,還碰到了自己對付不了的紈二代金西石。

眼下再遇山賊,直將崔成恩心中那怒火騰地都勾了起來,化作了那所當皆破的悍勇之氣。他身後的小夥伴受此感染,皆是嗷嗷叫地沖了過去。

見此,寧威見了也不由心中欽佩。他看向朱慈烺那邊,卻見朱慈烺比劃過來一個手勢,讓他心中微微放鬆。

白龍魚服是危險,但身為這個世界里最強的皇室,敢任性出宮遊玩,自然早有準備。

「突圍1朱慈烺當機立斷。

轉瞬,就見一桿又一桿的長火銃從馬車裡掏出,數個精幹利落的便裝侍衛們從沉重的車廂里掏出一個個奇怪的零件,在一陣讓人眼花繚亂的動作過後,一個簡易投石機就此製成。

只是,還未等朱慈烺這邊進攻開始的時候,一陣清脆的馬蹄聲響了起來。

原來,趁著這邊廝殺的時候,金西石卻是命令手下清開山道。這會兒見崔成恩拚命啥去,身邊山賊零落,當即就領著人沖了出去。

金西石逃出生天,也不敢回顧,只是歡暢大笑。

他這一笑,當真是讓剛剛迴轉的情勢跌入谷底。

原本見金西石這邊幾個護衛都是本領高強,山賊們有著招架不住,差點就讓崔成恩功成。但此刻來了金西石逃跑這一出,當即就就留出偌大一個空缺。

山賊們就如同那金瓶入海破了個口子一般,嘩啦啦地如海水一樣漫灌了進來。

這下子,崔成恩別說打跑山賊,背後遇襲,連安危周全都要顧不上了。

「崔成恩!我給你火力支援,我們突圍出去1朱慈烺連忙大喊。

崔成恩聞言,這才發現身後的金西石跑了,讓山賊們從後路撲了上來,差點就要打成一個反包圍了。

恰此時,幾桿帶著瞄準鏡的長火銃久候的目標進入射程,台下那一簡易投石機更是將數捆震天雷瞄準待發。

寧威一聲令下,火銃開槍,投石機丟出的震天雷一樣是精準地丟入半山腰賊人聚集之處。

慘叫應聲傳來,轟隆的爆炸聲將賊人們砸了五葷八素。

見此時機,朱慈烺不再戀戰,帶著人開始突圍。

崔成恩感動非常,也要跟著跑過去,卻被身邊一名小夥伴攔住:「我們身周賊人眾多,此刻去尋孔明哥哥是給人添亂,大哥,我們朝著另一頭吸引賊人主力跑去1

「好1崔成恩當即贏下,口中罵罵咧咧,罵戰賊人,引著被挑起怒火的賊人追著衝殺而去。

朱慈烺這邊也是一般無二,上百侍衛分做兩路,一路分出數人分發武器帶著戲班子朝著西邊逃去。

另一邊,卻是精銳的侍衛們護送著朱慈烺朝著東北面突圍而去。

兵分三路逃跑,山賊們見狀也都是紛紛抓狂。

一連跑了一刻鐘,見後方追兵寥寥,眾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慢著1陳貞慧喘著粗氣,預料到了什麼:「從東北而去,固然可以逃開山賊。但那金西石人品敗壞,今日作出這等陷害隊友之事,回去定然要謀害我等,用以殺人滅口不讓醜事敗露。此刻匆忙下山,恐怕會有金西石的隨從護衛埋伏。而去,那金西石在王城裡勢大,在摩尼山裡吃癟,定然會回去請兵來剿。到時候,恐怕會動用朝鮮官軍來害我等。陛下,我們不能輕易下山1

「往西北突圍!去尋仁川軍港的駐軍,平了這摩尼山的寨子!一個左右不到兩百丈的小山,竟然窩藏了這麼多的匪患,指不定有左近的山民助紂為虐,更說不定還有詭秘之事。這仇,朕必須得報了1朱慈烺窩著一肚子火,本來是順順利利的扮演偶像級皇帝,可眼下竟然剛剛進了山就被山賊盯上了,還碰上背後捅一擔實在是火大。

「臣扮演陛下,吸引山賊與金西石的人1陳貞慧當即道。

「就這麼辦1朱慈烺在寧威的護送之下,朝著西北山道跑去。

不過,這一回繼續留下來的顯然只有十數個精銳的侍衛了。

似乎厄運已經遠去,朱慈烺突圍出了方才的山道以後,走在山野小道里朝著西北而去,一路走了半刻鐘,都沒有再見到山賊。

「也許……一車子的道具,已經讓那些強人滿足了吧……哼,最好別讓他們破壞了道具。不然就是盡數殺了,也難泄心頭之恨1朱慈烺深呼吸一口氣,口中發著碎碎念。

忽而,寧威扯住朱慈烺。

前頭一名侍衛轉過頭,豎起食指朝著朱慈烺與寧威等人比劃著手勢。

轉瞬,一干侍衛們就輕手輕腳地各自隱藏了起來。

寧威縱深一躍,扯著朱慈烺上了一顆三人環抱的大樹。

眾人隱藏在了繁茂的樹葉里。

約莫過了數十息以後,山腳下,一個身形曼妙的女子唱著山歌兒還來。

阿里郎,阿里郎,阿里郎喲!

……

那邊的那座山便是白頭山吧,

……

冬至臘月也有花兒綻放!

「小妹妹,歌唱得不錯埃」嘩啦啦,半山腰裡跳出一個兩個三個……一共十數大漢。

為首一人,身材癟瘦,賊眉鼠眼,上身套著一件斜襟寬袖的則高利,下身則是褲長腰寬的白色巴基,一副典型朝鮮人的打扮:「你運氣不錯,我們摩尼寨的大當家九龍眼瞧上你了。嘿,跟著兄弟們走,就是你的福氣。往後當了咱們摩尼寨的壓寨夫人,吃香的喝辣的,讓你一輩子享福嘍1

一干小嘍們看著眼前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地眼珠子都要陷進去一般,聽了這賊眉鼠眼男子所言,都是紛紛露出了嘿笑的笑容。

「別……別過來……」小姑娘見來了這麼多人,受了驚嚇,驚得連退數步。

「哼,我勸你識相一點。也別浪費本大爺的時間。真要動了粗,哼,就在這裡讓你給兄弟幾個瀉火1那賊首說罷,左右都是大笑。

「三當家的仗義1

「這妮子要是敢跑,拿下了先給三當家的享用1

「對對,三當家的吃肉,咱們兄弟喝湯1

「哈哈哈……」

一陣污言穢語想起,那少女卻是兩淚汪汪,嘩啦地頭頂上取出發簪子,頂著喉嚨道:「你們再敢過來,我便死在這裡,也休想讓你們的淫心得逞1

三當家的見此急忙停手:「好好好,咱們好好商量著來1

說罷,三當家的朝著手底下丟了一個眼色過去。不多久,就有兩名山賊悄悄地繞道走去。

樹上,朱慈烺聽了寧威斷斷續續翻譯的話語,一肚子火終於尋到了發泄的地方:「動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