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一章:路見不平遇俠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路見不平遇俠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動手1朱慈烺命令發出,自己編率先衝出,縱身一躍,落在地上就抬起手中手銃,一個照面,便如傾盆暴雨將子彈傾瀉而去。那三當家的還未報出名號,就只餘下一聲「氨的慘叫,渾身鮮血濺出,當即就死在朱慈烺的手銃射殺之下。

寧威見朱慈烺這般兇猛,哪裡還敢落後,幾個侍衛都是紛紛爭先衝去,還未等賊人反應過來,就見長短火銃依次開火,還未見山賊有如何掙扎就結束了戰鬥。

「都去檢查一下,別有裝死的逃過去了1朱慈烺說罷,卻是長長出了一口惡氣。

「是1眾人應下,都是講刺刀按上火銃,亦或者直接抽出佩劍,一個個朝著心口就是一劍刺去,穩准狠,補刀得格外利落。

見眾人幹活順利,朱慈烺看著拿著簪子的少女,見她獃獃地看著自己,卻還是拿著簪子頂著脖頸,明白了過來,急忙到:「別緊張,我不是壞人,我也是被這些山賊打劫了的旅人。見他們為禍,這廂忍不住就動手了。姑娘你別緊張……哦……你……你放心,我,我不會傷害你……」

朱慈烺明白過來人家可能聽不懂漢話,急忙蹦出幾個剛剛學到的朝鮮話,比劃著手勢,終於讓對方將手中的簪子拿了下來。

見此,朱慈烺這才鬆了一口氣,倒是有些閑暇地打量了起來。對比著方才將頭髮收起乾淨清爽,這會兒長發披肩的少女忽而多了幾分嫵媚。

就當朱慈烺發獃之間,後方寧威急忙提劍跑來。

一道寒光閃過,幾聲怒吼響起。

只見電光火石之間,這少女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柄長劍,身形衝來,疾風獵獵。幾乎只容朱慈烺側身躲避的空隙里,劍鋒劃開肌肉,撲哧撲哧的聲音接連想起。

再當朱慈烺回過神的時候,裙擺揚起,那少女騰空回落,緩緩收齊了長劍,努了努嘴,示意朱慈烺往後看。

寧威面色發白,看著朱慈烺身側兩具屍骸和一條黑白紋路相間的細蛇,道:「該死的……竟然還會養蛇,這真的是簡單的山賊嗎?」

方才那三當家的手下竟然沒有逃,此刻暴起發難,一人執刀,一人拋蛇,煞是陰狠。

「摩尼山裡本來沒多少山賊,忽然來了這麼多山賊,還會養蛇,的確是有些奇怪。」少女開腔,卻是字正腔圓的漢話:「這裡不慎太平,方才你救我……雖然也沒什麼必要。但的確是要零幾分恩情。若想接下來無礙,還是隨我下山吧。」

「多謝姑娘援手,在下秦益明,敢問姑娘芳名?」朱慈烺后怕地看著被斬成數段的毒蛇,又看著脖頸處鮮血淋漓的幾名山賊,不斷地刷新著眼前少女的印象。

「柳英彩。」柳英彩說完,重新恢復了那副歡快少女的模樣,哼著山歌,也不顧身周這麼多大漢,自顧自地領著眾人繼續下山了。

朱慈烺望著少女的背影,喃喃地說著:「人不可貌相礙…」

顯然,方才少女的勢弱並非真的害怕,而是在設下計策用最勝利的方式殺死敵人。就算是沒有朱慈烺的援手,那般高明的功夫也足以讓她殺死這幾名山賊。

徒增的山賊……

陰險狠辣的金西石……

巧遇相識的崔成恩……

以及神秘的少女。

朱慈烺走在山道里,對接下來的世界越來越好奇了。

當然……還有深呼吸一口氣的寧威,他無可奈何又全力以赴地迎接著這個精彩的世界。

跟隨著少女一路下山,自然就需要交流。會漢話,那實在是最好不過了。這意味著朱慈烺不用擔心威逼利誘因為語言的問題夭折。

當然,這樣的利誘並非是許以錢財。而是朱慈烺發揮了中華兒郎的天賦技能,中華料理。

侍衛設置了幾個陷阱,當一行人抵達摩尼山山腳下的一處破廟以後,跟隨著一行人抵達的還有幾隻山雞,甚至一頭野豬。

見此,朱慈烺目光大亮,掏出了背囊里的各色香料。油鹽醬醋孜然花椒……

猶如百寶箱一般的背囊超乎了柳英彩的想象。

在一頓叫化雞的威力之下,柳英彩帶路下山的決定變成了改無人問津的羊腸小道,帶一行人出發前往了漢城。

寧威派了一個侍衛前往去了仁川軍港。

而另一邊,朱慈烺也繼續啟程跟隨陌生少女柳英彩出發漢城。

小路挑的很僻靜,卻也並非是荒無人煙。只是一路上許多地方都是鄉村,走在田埂小路里,滋味頗為怪異。

寧威有意無意地跟在後頭,警惕地打量著柳英彩,走在最前的當然就是引路的柳英彩。

朱慈烺久經軍旅,體力自然不錯,跟在柳英彩身邊,對這個武力值有些爆棚的少女頗為好奇。

「小娘子的武藝很是不凡呢。不知師出何等高門?」

「師傅說,這樣的問題不能隨便回答。」

「那就是說有條件的可以回答嘍?」

「是的。」

「那要如何小娘子才願意說?」

「打得過我,我便說了。」

朱慈烺抹了抹有些長粗的鬍鬚,乾咳一聲道:「打打殺殺的,多不美妙。小娘子進京以後有什麼打算?」

「尋人。」

「誰?」

「你的問題好像有些多。」柳英彩停住腳步,丟了一個白眼。

「這一路得你許多幫助,我也想回報一二嘛。別的不提,在漢城裡,說不定我能幫你忙呢。」朱慈烺笑道。

後面,寧威一臉黑線。皇帝陛下這般許諾的時候,還真不多見埃不過,也的確欠了人家人情。

「不用。我是去受人之託辦事。若是事情讓你辦了,錢也就給你了,我就要餓肚子了。」柳英彩話很少,思路卻讓朱慈烺不由捧腹。

「好吧,那便說些閑話吧。」朱慈烺無奈地放棄了打探情報的心思,道:「英彩小娘子多久沒回家了?昨夜我看著星空,在想,我竟是有快兩個月未見我家娘子了。也不知,家裡可還安好。」

「回家……?」柳英彩又停住了腳步,望著天,又看著朱慈烺,低聲道:「我沒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