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二章:情義千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情義千斤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有些尷尬,想要寬慰幾句,又聽柳英彩問道:「有家是什麼感覺?回家……又是什麼樣的感覺?」

「家礙…」朱慈烺道:「是可以讓人心靈很安定的地方。回家的感覺呢……有些說出來。我這樣說吧,這世界啊,其實是一個巨大的球。也就是說,站在最北邊的地方往任意一個地方去,都是南方。在最南方的地方看去呢,任何方向走一步都是北方。所以呀,如果一定想要出去玩。我想和妻子一起去西半球的南面經緯度相對應的那個地方。在那裡玩夠了,準備啟程回家。就會發現,無論往東西南北哪裡跨一步……都是回家。回家,大約,就是這種感覺吧。」

柳英彩沉默了,過了好久,才道:「謝謝。」

「嗯?」朱慈烺有點不解。

柳英彩笑道:「謝謝你,讓我明白了家的感覺。」

這一笑,卻是又恢復了此前那樣歡快跳脫的青春美少女模樣,看得朱慈烺有些呆。好一會這才反應過來,笑道:「小事。」

朱慈烺說著,指著前方道:「那裡,好像就是漢城了。」

「我們快到了。」柳英彩說罷,站定,轉身看向朱慈烺等人:「我不能與你們一起走了。就此別過吧。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

「請說。」

「如果這個世界真是那麼巨大的球,那你說的地方應該很遙遠吧。恐怕,一輩子都去不了。」柳英彩說。

「我是明人。」朱慈烺輕聲道。

「哦?明人又如何?」柳英彩眉毛一挑。

「總有一天,大明旗幟升起的地方,太陽永不落下。那個角落也許很遙遠,但是,我想我們會抵達的。」朱慈烺笑道。

柳英彩看著朱慈烺朝氣蓬勃,信心滿面的模樣,怔怔地看著有些失神。

朱慈烺迎著柳英彩的目光對視而去,滿是自信。

「祝你好運。」說罷,柳英彩頭也不回地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朱慈烺背對著手,看著柳英彩的背影,搖了搖頭:「真是個有趣的小姑娘。」

寧威打量著此刻所處的地方,看著遠方即將靠近的漢城城牆,微微鬆了一口氣:「進了城,就可以聯繫得上在漢城裡的大明官員了。按照進度,御駕也應該快抵達了漢城。」

隨同御駕的不僅有宮中的宮女太監,更有兩個整編團的禁衛軍將士,以及超過數千人的隨同人士。

離開了柳英彩,朱慈烺一行人隨便走到了一個小鎮子里尋了一間客棧。

當然不是朱慈烺等人要在此歇息,而是一行人從山中走出,夜宿破廟,又經行泥淖山路,田埂小道,身上臟污臭烘烘的,實在不雅。

雖然路上野味不錯,但以朱慈烺的講究,也是再三烤熟了才敢吃。野味雖好,難說衛生可靠。

尋了間客棧,一行人用了些熱乎的飯菜,好不容易洗刷乾淨了,眾人這才繼續朝著漢城走去。

剛一出鎮子,就見一個馬隊騎著快馬,疾馳朝著朱慈烺這邊奔來。

「陛下,東面好像來了一隊人。」寧威看向東面。

果不其然,陳貞慧帶著人賓士而來,不斷招手。

「快去北門,快去北門!不要進城,繞道北門去1陳貞慧遙遙高呼。

寧威心中一跳,預感到了不對勁,扯著朱慈烺就朝著北方跑去。

待到朱慈烺等人上了一處坡地,回首看過去,這才發現果然有一隊人馬悶聲朝著他們追來。

見朱慈烺逃開,陳貞慧這才放鬆稍許,轉過身便朝著身後追來的氣勢衝殺而去。

再無砰砰砰的火銃開火之聲,陳貞慧左近的騎士都是騎馬砍殺,顯然彈藥已經用荊

朱慈烺察覺到這一點,心中猛跳:「到底來了多少人?該死的……身份恐怕暴露了1

對於身份可能暴露,朱慈烺心中大約已經有了預料,卻沒想到會在這個該死的節骨眼裡。

一行人大步朝著北方跑去。

剛剛跑到一半,卻見西面斜刺里也跟著馬蹄聲響起,奔出一路人馬。

寧威命令左右僅存的十餘個侍衛彙報子彈與震天雷的數量,毅然決絕。

朱慈烺遙遙一看,打斷了寧威的動作:「是崔成恩1

寧威目光一亮,鬆了一口氣。

幾人大步跑去,一看,果然看到了崔成恩帶著僅存不多的手下,有些垂頭喪氣地朝著漢城出發而去。

「崔成恩!是我們1寧威大喊。

「寧威,孔明……不,秦益明!是你們?」崔成恩見此,大笑道:「你們也跑出來了,太好了!這一回,跟我回王城裡,回去定然帶兵去將那些賊人絞殺乾淨1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1朱慈烺指著身後正在與追兵廝殺的地方道:「有人追殺我,借馬一用1

崔成恩掃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不遠處正有一場廝殺。

正這時,漢城城內卻又是衝出一個馬隊,氣勢洶洶。其中一人掃視著城外,見了朱慈烺這邊,一陣嘰里咕嚕以後,登時迅速朝著這邊追來。

崔成恩身邊一個小夥伴道:「是金西石,還有他的私兵1

一陣粗氣想起,崔成恩咬咬牙,幾乎沒有多言翻身下馬,也朝著身邊的家兵命令:「下馬,跟我步行進城1

「大哥1一個小夥伴還想在勸,卻被崔成恩斷然擺手拒絕:「無需多說1

說罷,崔成恩朝著朱慈烺一拱手,大步朝著城內走去:「人生在世,情義千斤。倒那金西石敢不敢殺我1

「跟著大哥同去1

「還不快上馬1

「我們在這裡斷後!也算還了你當初恩情1

……

一群人嘰嘰喳喳,朱慈烺心中暖流涌動,不再廢話,縱馬疾馳,朝著北面奔去。

金西石眼見這一行人得了崔成恩的馬,急的嘴巴上都冒泡了起來:「不能放走一人1

身周私兵盡數追去,卻不料被崔成恩一行人擋祝

眼見朱慈烺越跑越遠,金西石目光都要噴火,盯著崔成嫻蔽也桓疑蹦懵穡俊

「你便試試1崔成恩緩步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