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崔成恩身周的小夥伴看著金西石眼中綻放的殺意,不禁道:「往常是有些不睦,但至於如此趕盡殺絕嗎?」

眾人看著金西石,滿臉的不敢置信。? ??.?r?a?n??e?n?`o?r?g?

畢竟,這金西石是成均館的館長,是一個文職教育系統的官員,竟然突然就變得喜好得打打殺殺,實在是讓眾人感覺說不出的違和感。

「沖1金西石眼珠子都紅了,也不顧儒生的體面,一夾馬腹,尖銳的馬刺踢在馬肚子上,讓平素金貴無比的戰馬此刻吃痛地發狂,拚命地沖了過去。

戰馬發了狂,便是金西石在想要扯住韁繩也收不住了。

崔成恩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景象,金西石竟然真的敢動手。他就不怕他身後的家族與他們不死不休嗎?

政壇之上,除非是真到了你死我活的關鍵時刻,不然彼此總歸是和和氣氣,日後好相見。

但眼下……

竟然真要置人於死地!

「大哥,別發傻了1一聲大喊,崔成恩的小夥伴扯著崔成恩,拚命地扯到一邊,終於躲開了金西石的衝鋒。

滾滾鐵蹄沖向北方,崔成恩發著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大哥……我們做得足夠仁至義盡了……」似乎是擔心崔成恩還過意不去,那小夥伴寬慰道。

「我明白,憲英……你救我好幾次,我也不會辜負你的努力。只是,金西石竟然真的敢殺人……真的敢……」崔成恩喃喃地說著,預感到了不對勁。

這個崔成恩的小夥伴便是名作元憲英,此刻也是察覺到了不對勁:「如果是怕我們宣揚他在山賊面前逃跑的可惡行徑,也頂多只會用利益交換來封我們的嘴。就算再喪心病狂,真的是因為這一點緣故來為難我們,那也會殺掉我們。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問題,出在那個叫做秦益明的人身上!這個明人……招惹了什麼,竟然讓金西石發狂?」朱慈回想著這位好友,搖搖頭,怎麼都不明白朱慈到底是做了什麼,才會讓金西石恨得這般發狂。

雖然未能徹底擋住金西石的人馬,但方才那麼一個耽擱,朱慈借著馬力,終於拉開了距離。

金西石看著朱慈的背影,眼中的目光漸漸恢復了清明:「該死的……竟然招惹了這麼一個人,早該猜到,早該猜到。能動用仁川明軍水兵,那還能是誰?只有那個人,只有那個人1

回想著世子殿下那欣喜發狂的模樣,金西石喘著粗氣:「就要快了……就要快了1

兩隊人馬,一前一後。

朱慈被十數名侍衛護衛著,將身後所有縫隙堵得嚴嚴實實。

而身後,數十朝鮮私兵亦是追擊迅速。

只是,讓金西石手底下的朝鮮騎士們感覺焦躁不安的卻是兩方的隊伍距離並沒有伴隨著追擊的巡禮開戰而拉近距離。

他們無不感覺絕望地發現,眼前這一隊人馬的馬術竟然超乎預料的好。

朱慈身為皇帝,什麼好馬沒有見識過,什麼優秀的騎術教師尋不到?數年的軍旅生涯更是鍛煉了朱慈的馬術。至於那些皇家侍衛,更是個個一等一的厲害。此刻在平地里縱馬疾馳,平生馬術都用在此刻,自然是飛奔北去。

無數朝鮮騎士們看著金西石,試圖從金西石的臉上得到計策,扭轉局面。

金西石顯得十分平靜,再無此前面對崔成恩時的癲狂:「快到了……」

與此同時……

距離不遠的城牆之上,十數名弩手赫然就緒,他們紛紛蹲下,箭上弩機,紛紛眯著眼睛,將上面的十字星瞄準具對準了緩緩接近的一行人。……

寧威與朱慈躍上了一個小坡地,看向前方,驚喜連連:「是御駕1

朝著漢城北門緩緩靠近的是一個巨大的隊伍。數量眾多的馬車與隊列儼然,軍紀嚴明的護衛軍隊威武強大。

以及,最引人注目的,在天上緩緩地漂浮著一隻熱氣球。這個在無數戰場里綻放了巨大光芒,贏得了無數勝利的熱氣球。

與此同時,北門前長亭旁,朝鮮國王李宗帶領著朝鮮兩班貴族齊齊等候,恭敬非常。

昭顯世子李皚站在李宗的旁邊,笑著看向停在城門前的御駕。

「誰能想到……眼下大明的皇帝陛下竟然不在這威武非凡的御駕里呢……哼,既然是偷偷出來,想必也不會有人願意將這位大皇帝亂跑的事情宣揚。一個帝國的興起,總有無數小國的血淚。對朝鮮而言,一個更加弱小的明國……才是最好的明國1李皚輕輕呼出一口氣,眼裡無數期待。

……

「是我們的隊伍1朱慈笑著道:「快要到家了1

「要到家了1一眾侍衛們齊齊歡呼。

「打出我們的旗號1寧威下令。

不多久,便有一名侍衛從懷裡掏出一面旗幟,赫然就是屬於大明國旗的日月龍旗。有些不同的是,這一副日月龍旗是用最上等的蘇製成,明黃的旗面迎風招展,霎時整潔爽利。

朱慈與寧威看著眼前的車駕,無比的放鬆。

城牆之上,弩手們屏息以待,等候著眼前一行人進入準星。

寧威轉身望去,見金西石的馬隊消散無蹤,不再追來。

朱慈也發現了這一點:「賊人自己散去了?」

寧威心神有點不寧:「大家警醒一些。」

朱慈卻是表現得頗為輕鬆:「回到自家家裡人的身邊,我們就不再是一個人行動了。」

某處角落裡,金西石靜靜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看下城頭裡的人影,輕輕一笑:「該終結了。」

城頭上,弩機的準星里目標越來越近……

「你們是誰……這裡是……礙…是大人……」

一陣細微的吵鬧聲響起,弩手們禁不住手一抖,看向雜音的方向。

不知何時,魏雲山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冷哼一聲道:「你們也不看一下,那弩機還能不能用嗎?」

一干弩手面面相覷,果然發現弩機猶如豆腐渣一樣,輕輕一碰便機身斷裂。

「統統帶走1一群如狼似虎的錦衣衛縱深撲去,當即卸掉一干弩手的下巴,反綁雙手,想要自殺都不成。

一干弩手面面相覷,紛紛湧起無邊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