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四章:昭顯世子李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昭顯世子李皚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沒有懷疑錦衣衛刑訊的手段,在刺殺皇帝這樣的大罪名里,等候他們的只有無邊無盡的酷刑。

魏雲山的動作很快,只是片刻之間城頭上的蹤跡就消散一空。

至於那幾個攔路的守衛,也很快就調離到其他地方,除了錦衣衛,再無人能查到去處。

北門城外,御駕停留在了距離長亭外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里。

隨行大臣吳甡發布了命令,傳令左右,整頓車馬隊列,準備進入漢城。

車隊一路行駛而來,除了在遼東一直在軍列之上保持了不錯的儀容外,進了朝鮮以後,道路的行進就變得頗為困難起來。

每日走在朝鮮的官道之中,雖然一路都有朝鮮地方官府接力侍奉,卻依舊風塵僕僕,有些不夠整潔。

吳甡的命令顯得十分合理。

但也正是這樣過於強調合理,才讓人不得不微微多去思慮了一下。

比如高名衡就明白吳甡的命令並非簡單的是停頓修整。

御駕車隊里,吳甡背對著雙手,在一棵樹下不斷地來回走著步子。高名衡的腳步聲引起了吳甡的注意力,但只是一看高名衡的表情,吳甡就不由擰起了眉頭:「陛下還沒回來……?」

前去尋找皇帝陛下的任務是高名衡帶隊過肉位國防大臣動用了手中可以動用的最大兵力,一共一百人散落各處,又將軍中全部傳令兵紛紛派出去尋找。

眼下,高名衡回來,愁眉不展的表情可以想象事情並不順利。

「沒有找到……」高名衡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恐怕哪裡出了問題。我們入朝的時候,還和皇帝陛下去取得過聯繫。就是過平壤的時候,亦是確定過時間與行程。現在……」

「仁川方面有回信了嗎?齊遠怎麼說?」吳甡又道。

「齊遠回應陛下是在五日之前離開的仁川。仁川距離漢城並不遠,但……據查,他們走的是一條山道。根據剛剛獲得的消息,在摩尼山附近發現了山賊的蹤跡……為此,齊遠已經請奏飛鷹傳信,讓駐紮在平壤的水師陸戰隊即刻移防仁川軍港,以備行動。我批准了,但也是最大的許可權了。」高名衡不由眉頭一凝:「現在,此前派出去的人馬都在朝著摩尼山方向搜索。為此,朝鮮人已經詢問數次。但……顧不上了。」

水師陸戰隊現在依舊還有曾經的外籍軍隊,除了依舊回歸朝鮮朝廷的林慶業以外,還有數量不少的日本浪人。他們戰鬥力強大,亦是行動迅速,是軍中在海外的王牌力量。

當然,更重要的是,作為水師部隊,水師陸戰隊可以方便移防各個港口。

但是,要下達作戰指令這就不是高名衡可以決定的了。

「哼……若是陛下出了事,便是讓著朝鮮舉國沉淪也在所不惜。我知道你的意思,若是今日再尋不到,我與你聯合簽發命令。全軍就地搜索1吳甡重重吐出一口氣,道:「皇帝陛下如此看重朝鮮……以國事訪問之事於此,是天下皆知,天下在望的大事。如此重大國事,一分一毫都在全世界的注目之中。不說國內,多少報刊雜誌的包打聽到處亂跑,就說那朝鮮國內,亦是紛紛看著1

「若是皇帝陛下尋不到,這國事訪問也算是白開了……」高名衡更是痛苦地想到:「說不定,更要丟臉到藩屬國里了……」

其餘大臣聞言,都是面面相覷:「何至於此……」

「報!朝鮮世子求見1一名書吏走來,道。

「是李皚?還是先期回去的李昊?」吳甡道。

「是李皚1

吳甡與高名衡聞言,都是鄭重起來。

他們沒有理由拒絕對方的求見。

李皚的動作更是很快,一等求見通過,他迅速便走了進來,入內,就是誠惶誠恐地道:「小國遠離上國,不識禮儀,一路接待,恐多有怠慢。小王此來,特請上國降罪……」

說罷,李皚大禮參拜,讓高名衡急忙過去扶起:「朝鮮國一路接待,都為誠心,何必多慮……」

李皚順勢起身,依舊是一副惶恐的模樣:「臣此前聽聞,大皇帝一向親愛子民。我朝鮮國侍奉大明已久,亦為大明子民。一路馳來,均未見大皇帝召見朝鮮臣民,已全朝鮮君臣忠義。小王惶恐,唯慮侍奉不周,以至於大皇帝心生不悅。特來求見大皇帝請罪……」

「多慮……多慮了……」吳甡嘴角一抽,心理無邊苦澀,一路來朝鮮人的確是誠惶誠恐,唯恐招待不周。但此前十分愛出門的皇帝陛下卻一路都沒有見過一個朝鮮人。只有他們幾個大臣一路用皇帝的名義發布詔書,或者勉勵朝鮮君臣,或者賞賜地方官員、民眾。

這的確是太奇怪了。別說是朝鮮人,就是不少大明官員士兵也十分疑惑。

吳甡明白李皚的心情,卻更是苦澀地不得不承認面對李皚的請罪,想著要如何回復:「吾皇一向寬宏大量,未有見百姓,實在是偶感風寒,故而不宜見人。還請無需憂煩……」

「如此,小王正好準備了百年高麗參,以及各色珍貴名葯,還請小王奉上貢品,已全君臣忠孝之義1說罷,李皚又是跪在地上,只是,面色朝著地面的時候,卻是說不出的歡暢。

顯然,他們並沒有找到皇帝本人。

一想到這些平素讓朝鮮君臣無不戰戰兢兢地大明高官們這般心虛擔憂的模樣,李皚就心中大為暢快起來。

此刻他跪的越是恭敬,吳甡就越發不好發怒著惱。

「覲見就不必了,待陛下身子好轉,會親自再行賞賜的。來人,陪世子去,按律回賜。」吳甡忙不迭地想要打發走李皚。

但李皚卻來了勁,擔憂地道:「若是不便見小王,小王這就去尋國中全部醫者,為陛下診治。若不能全此忠孝,父王一樣會怪罪小王,以為朝鮮侍奉不周,以至於大皇帝怪罪……這才再三拒見,引禍朝鮮……」

吳甡眉頭一跳。

這李皚話中有話!

高名衡一樣是迅速聽出了對方的意思,李皚是在挖坑啊!

被李皚這麼一個將軍,他們想要動兵搜查全國卻是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