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六章: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天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飛翔是人類永遠的渴望。

而天空,也是千百年來讓人仰望的存在。

為了這片天空,人類衍生了無數的期望。口口相傳之間,天上雲朵遮蔽之處,便是天庭所在。神話故事的強大力量讓人敬畏。

當現實忽而現人類真的可以飛天時,這樣的震驚不言而喻。

十數個熱氣球在天空之中升起。

6地上,象徵著大明強大軍力的禁衛軍方針排列嫣然。

鋼槍架著刺刀,迎著陽光,寒光閃爍。

將士們無比自豪,他們走在異國的土地上,代表著大明軍人的榮耀身份,展示著自己強大的形象。

再後方,一輛又一輛的駱行的官員、商人、學者無數大明子民即將步入漢城。

他們的馬車高大堅固,更是做工精良,裝飾華美,顯示著大國風範。

那些跟隨著御駕而來的大明子民,更是昂揚挺胸,穿出了自己最正式的衣服,走在地上,朝著兩旁逐漸增多的圍觀百姓們招手。

這時候,皇帝陛下的熱氣球緩緩朝著前方飛去。

當熱氣球在天空之中的倒影落在地面的人群身上時,歡呼聲響了起來。

無數大明將士與隨同的軍民們縱情歡呼:「這是大明天子!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朱慈烺站在熱氣球里,手中拿著一個鐵皮喇叭,引著風,招著手,笑道:「大明萬歲1

「大明萬歲1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

歡呼聲響徹雲霄,震動山崗。

李宗看著眼前這一幕,經不住跪拜在地:「臣朝鮮國王李宗,叩拜上國大皇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鳳林大君李昊看著狂奔回來的昭顯世子,笑著擺了擺手,跟著躬身跪拜在地,山呼萬歲。朝鮮群臣見此,齊齊跪拜在地。

李皚看著天空之中,身著盛裝的朱慈烺,滿臉不甘,只是在一片跪拜之中,他的站立是無比的突兀,彷彿有一座山一般的壓力撲面而來,讓他膝蓋緩緩軟化,跪在地上,心裡一片惶恐。

那是對未知的恐懼。

朱慈烺沒有死……

弩手消失的消息傳來時,李皚就預料到了這一點。儘管已經竭力讓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但是當事實就這麼降臨的時候,配著飛天的熱氣球,威武雄壯的禁衛軍……

李皚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這麼做是否真的有勝算……

甚至,李皚已經開始考慮最壞的結果。最壞的結果讓李皚稍稍安心了些許,他自信沒有任何蛛絲馬跡讓朱慈烺抓到。

現實已經容不得李皚多想了,突兀的站立讓李皚迎接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國王李宗,看向李皚就顯得頗為疑惑。

面對大明國大皇帝,李宗都貴了,你李皚不跪又是什麼道理?

李皚清清爽爽地跪了,身形恭謹,面露猙獰:「進了我的朝鮮……遲早要讓你們這些明人都跪回來1

天空的影子越來越,熱氣球緩緩降落。眾人真切地看到了朱慈烺等人就在裡面,歡呼聲又是一陣響徹。

吳甡與高名衡看著朱慈烺平安回來,又鬧出這麼大動靜,心中是好氣又自豪。

一個型的梯子被架了起來,身著龍袍的朱慈烺笑著朝著眾人招手,笑道:「諸位,免禮吧。起來也是朕誤了時辰,要道個不是,若不是的確是有些事情耽擱了,不然朕也不至於眼下才來。」

「不礙事不礙事……事上至誠,此乃宗藩忠義之所在。只有王唯恐侍奉不周才是……」李宗連忙道。

朱慈烺眯著眼睛,與李宗緩緩地朝著城內走去。

這是老套路了。李宗迎接了朱慈烺以後,便帶著朱慈烺一一走過,檢閱朝鮮兩班文物百官,以及沿途少數得以靠近一些的百姓。

朱慈烺一邊擺著手,一邊低道聲:「朝鮮侍奉之恭謹,朕都看在眼裡。這一回耽誤了一些,卻不是這些問題。」

不是這些問題,卻意味著的確還有問題。

李宗聽出了這話外之音,緊張了起來。

一旁,李皚強作鎮靜。

李昊眯著眼睛,心中狂喜,他意識到,這恐怕要是自己的機會了。

朱慈烺笑著看向崔鳴吉道:「崔大人,朕要感謝你養了一個好孫子呀。」

眾人盡皆愕然。

走在李昊身邊的崔鳴吉更是茫然失措,全然不明白怎麼忽然家又到了自己的身上。

「來朝鮮時,我抽空去了一趟仁川,演了一場諸葛孔明的戲。一路來漢城的時候,卻未料到,竟然碰上了山賊。看來,這朝鮮的治安的確是成問題埃幸好,身邊將士們擊退了山賊,更得一位朝鮮勇士相助。此人,便是崔大人之孫,崔成恩1朱慈烺著,大家看向崔成恩,滿面都是嫉妒了。

這是救駕之功啊!

李昊當即表態:「此乃我朝鮮兒郎心懷正氣之舉呀1

不少朝鮮大臣們聽了,都是看向昭顯世子李皚。

鳳林大君身邊的親信智囊得了救駕之功,自然是讓李昊氣勢大漲。相應的,昭顯世子李皚就要吃虧許多了。

至於李皚,此刻更是心中一片冰涼:「這朱慈烺,就一點都沒有白龍魚服的恥辱之感嗎?」

他萬萬沒想到,朱慈烺竟然主動揭開了微服私訪的事情!

李皚看向吳甡以及高名衡等大明官員,試圖從他們臉上看到幾分不滿的神色。當年大明正德皇帝出宮的時候,可是不知惹了多大的風波呢。

更何況,還是朱慈烺去當了戲子!

戲子之卑賤,自然不是後世追星那般光彩。

可是,落在吳甡等人眼裡,驚訝固然是有的。可是……感覺恥辱,又有誰會這麼覺得呢?

只有弱者,才需要拚命地證明自己並不弱。

對於強者而言,卻是舉手投足,都會顯露強者風範,根本不需要去裝。

皇帝陛下愛演習又如何?

若是能讓天下人習漢字,漢話,那是足以標榜史冊的功勛。誰會恥笑?

唯有庸人無疚無過罷了。

崔成恩被迷迷糊糊的拉了過來,隨同的,還有被明軍陳貞慧帶領著水師6戰隊押解著的金西石。

看到被五花大綁住的金西石,崔成恩樂了。

李皚心中則是跟著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