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七章:來自瑤池的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來自瑤池的殺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尤其金西石也不僅是帶著一個人去的,而曹成恩等人也畢竟是沒有死。如此一來,金西石做的醜事自然是可以迅速傳播開。

雖然不至於到了人盡皆知的地方,但是該知道的人,自然也是迅速會知道。

第一時間知曉的是那些兩方交好的朋友,第二時間知道的呢,自然就是捕盜廳了。作為捕盜廳里的基層武官,只帶著二三十號手下的朴正勇對於曹成恩也好,金西石也罷,那都是仰望的。

畢竟,前者是前領議政崔鳴吉之孫,後者則是現任成均館館長。兩者都可謂是另一個世界里讓人仰望的存在。

但是……

現在,前者朝著自己投過來讚賞的表情。而後者呢,更是匍匐在第,跪在了朴正勇的身邊,更是朝著眼前的一行來自大明的貴客們跪拜。

金西石的表情是震驚與不甘的。

他回憶著方才的處境,腦海里一片混沌,殘留著無數的疑惑與不解。

「明明……已經抵達了預定的位置,那裡會有各個地方埋伏好的弩手……總有一個能刺殺啊1金西石痛苦地回憶著。

那時,他選了一個便於觀察的地方,看著朱慈烺進入預設的地點。儘管,那裡已經距離御駕很近了。

他放鬆地等待著弩箭的射出。

十息……

一百息……

一刻鐘……

當時間已經到了一刻鐘的時候,朱慈烺縱馬疾馳入內,安然無恙地回到了御駕之中,隨後直接上了熱氣球,在此前預備好的方案之中開始了國事訪問。

這是朝廷百般設計好的方案,炫耀帝國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不僅是軍事上的,更是科技上的。

如果說,其餘尋常的技藝還可能被形容成奇技淫巧,不足為道。

那麼,已經在戰場上檢驗過自己價值,又可以飛翔天空的熱氣球顯然就不一樣了。

配上地面上威武強大的禁衛軍,所有人都在腦海里深深地烙印下了關於大明的新印象。一個強大到可以飛天的無所不能的皇帝。

金西石就這麼靜靜地看著朱慈烺飛上天空,開始進行國事訪問。

轉瞬間,曾經孱弱的無名小卒回歸了本來的身份。他飛上天空,掌控著一個強大的帝國。那一刻……金西石感覺自己心中忽然間變得格外惶恐。

就彷彿,一個無名小卒攻擊了一個地圖裡最強大的BOSS,而且只打出了一點血量的傷害……

隨後,隨後金西石就發現自己被捕了。

最後執行任務的是捕盜廳的朴正勇,他帶著手下人一擁而上將這個據查膽敢襲擊御駕車隊的人拖回了衙門裡。

朴正勇沒有告訴別人的是,他逮捕的時候,金西石已經只剩下一人,身邊的騎士們統統倒在血泊之中,只剩下被鮮血糊了一臉都看不清面目的金西石。

現在,金西石被草草用清水沖乾淨了面目,出現在了大明皇帝陛下以及朝鮮國王李宗的身前。

「將這無恥之徒給孤就地免職,押入大牢,嚴加審訊。立刻傳令兵曹、刑曹以及捕盜廳,聯合搜捕摩尼山的山賊1李宗當即下令。

朱慈烺笑著看向金西石,看得金西石渾身發冷。

在絕對的權力面前,金西石甚至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就這樣失去了一切。官職,甚至即將被審判的命運。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藏在人群之中不想被金西石找到的世子。

但世子只是靜靜地看著李宗,一臉彷彿一切都未發生一樣的表情看著朱慈烺。那樣的表情,和周圍人一樣,是對大明國大皇帝朱慈烺的敬服。

見此,金西石沉默地閉上了眼睛,任由身邊的人拖著,一步步被拖入捕盜廳的大牢。

……

國事訪問的儀式依舊在繼續。

禁衛軍在城外暫歇,只餘下少部分為數在一千人上下的親衛得以跟隨朱慈烺繼續入城。

進了城內,迎接的隊伍更加龐大了。

朱慈烺走上了早就準備好的車馬,揮手看著在道路兩旁歡呼的朝鮮民眾。

「本來,小王是想朝鮮子民都跪拜在地,以示恭謹。後來鳳林大君一再強調說,大皇帝最是親民,不喜跪拜之禮。小王這才下令撤去跪拜之禮。百姓們聽聞之後,紛紛讚歎大皇帝之仁義呢。」李宗在朱慈烺的身旁說著。

朱慈烺道:「繁文縟節朕的確一向都是不喜的。這發自內心的敬愛才最能長久。朕此來,是要帶給朝鮮與大明一樣的富強。我大明與朝鮮,名為宗主,便親如父子。五年以來,大明在朕的手中變化翻天覆地,平內賊,滅敵國,民稍安,兵稍精,國稍強。自然,也不忍朝鮮這等藩屬之國依舊停留在落後的過去里。」

「小王不甚榮幸……」李宗說著場面話,眼神閃動,不知想著什麼。

朱慈烺擺擺手,看著歡呼的百姓,卻是聽到了不少有趣的話。

「陛下,何時能見《三國演義》於漢城上演呀?」

「大皇帝就是孔明的扮演者?真是俊俏呀……」

「身著大皇帝皮弁服,更見威武不凡呢……」

……

「說起來,朕打算增加幾個國事訪問的節目。不知國王意下如何?」朱慈烺笑道。

李宗道:「自然不甚榮幸。只是敢問陛下打算要增加什麼節目?」

「講學成均館。不過么,朕打算不僅面向於士子讀書人,更是面向全國,所有人。」朱慈烺道:「當然,還是先進行此前確定好的安排。真不急。」

「這是敝國的榮幸。」李宗道

……

位於漢城北城的一處客棧里柳英彩對著鏡子,開始易容。

不必在山野里,誰都看不見自己的容貌。進了城,柳英彩便開始草草化妝,搖身一變,就成了一個劍眉英木,俊朗不凡的書生。

當然,是男的。

他在這間名作四海客棧的地方開了一間上房,草草歇息以後,翌日一早,便開始仔細地易容起來。

換了衣裳,藏住了武器暗器,改了髮型,柳英彩開始最後一步:貼鬍鬚。

當這一步已經完成以後,再也沒有人能想到,這幅面容之下,竟是一個女兒家。

想到女兒家,柳英彩微微嘆了一口氣。

「師傅說得沒錯,女兒家想要做這一行,的確是有些不容易。只是不知道師傅這一次……到底給我接了個什麼人物呢……希望,這第九十九次任務能圓滿吧。完成這一次任務,就可以準備養老了。」想到這裡,柳英彩臉上難得露出了柔和的表情。

她摩挲著手中的一塊銘牌,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沒錯,柳英彩是殺手。

作為隱居在長白山裡神秘組織瑤池的下一代傳人,柳英彩曾經接下了極多高難度的任務。甚至不乏刺殺滿清官員的任務。

這樣的任務,顯然最終都完成了,甚至無人知道這其實是他們做的。

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哪國人,亦或者他們自己認為自己算得上哪國人。

甚至也不知道他們的民族,只知道他們武藝足夠高強,本領足夠出色。

現在,柳英彩下了山,開始自己的最後一次大圓滿的任務。

按照山門規矩,完成這一次任務以後,柳英彩就可以選擇接下來的人生是怎樣的。是繼續留在山門裡,還是脫離組織,淪為一個普通人,安靜地過自己的下半生。亦或者是用此前賺下來的巨額酬金安安靜靜地為組織培養下一代的接班人。

思緒飄過,但很快就被柳英彩收了起來,他換裝完畢,對著鏡子檢查了一下,確認沒有紕漏,這才下了樓,用自己的早點。

只是,讓人意外的是,平素里十分熱鬧的客棧樓底下空無一人。

柳英彩警覺地看了一眼,久經訓練的她對一切不一樣的事情保持著警惕。

啪嗒啪嗒……

一個老婦人挪著步子,端著飯菜上來,認出了這是開了上房的貴賓,似乎看出了柳英彩的迷茫,道:「柳公子,請坐。還望海涵,客棧里呀,掌柜們,小二們,當然還有客人們都出去瞧熱鬧了呢。只有俺一個老婦人,這是熱著的飯菜,請柳公子慢用。「」

柳英彩謝過,看出老婦人沒有惡意,順口問道:「這就讓小可疑惑不解了,是什麼熱鬧,竟然會讓全客棧的人都不見了?」

「也不是不見了,都是去了北城北門了呢。其實吶,就是近日裡來漢城的旅客,都有不少是奔著這一樁事情來的。大明國的大皇帝……來咱們朝鮮國事訪問啦!可惜,老身我一個老婆子,腿腳也不好,就不湊這熱鬧了。」老婦說著,嘿笑著,又回了后廚里。

柳英彩眉頭一動,卻是心中也升起了好奇之心。

「大明國的大皇帝來訪……倒是奇了,竟然會專門來朝鮮。這國事訪問,又是個什麼呢?」柳英彩並非孤陋寡聞之人。

作為刺客,並不是簡單的殺人就可以。

事實上,想要殺人這一點任務本身就已經很難,不搜集好情報,定然是要耽誤事情的。畢竟,這年頭又不好有微博,天天暴露一大堆的消息。更不會有什麼手機信號,花點小錢就能定位到坐標里。

這年頭,一封信寄出去都可能要耗時數年,若是找不到人送信,也許一輩子也寄送不到。所託非人的情況下,半路就給你丟了……

故而,柳英彩對於時事是很關心的。只是此前皇帝陛下不在御駕里,御駕進入朝鮮后顯得十分低調,這才讓人關注不到。

稍稍一陣用飯的耽擱,柳英彩出發,也跟著去了北城。

一出門,尤其是到了大路里,柳英彩果然見到了消失的百姓們。

他們都紛紛擁堵在道路的兩旁里呢。

甚至,不少屋檐之上都擠上了觀眾。當然,很快這些人就被沿途的士兵給趕了下來。

「安保倒是挺嚴密的……」柳英彩對於明人的安保工作暗自讚賞,忽而耳邊聽到一陣歡鬧之聲,心中一定,意識到這是明人的車架來了。

來了動靜,百姓們動作更快,轉瞬就將路上所有可以看到車隊的地方統統佔據了。當然,這難不倒柳英彩。只見她騰騰騰地躍上了一處臨街酒樓的二樓,還未等店家表示意見,就隨手丟了碎銀子過去:「背上酒菜。」

小二將喉嚨里的話收回來,笑著應了下來.

路上的隊伍越來越近了,皇帝陛下的車架已經顯露在了所有人的身前。

人群們開始出現無數的議論之聲。柳英彩眯著眼睛看著前方,心中也是跟著大家的點評開始了吐槽。

只不過,能吐槽的地方倒是不多,驚訝的地方極多。

天空上的熱氣球給了無數人震撼,就是已經聽聞過明軍熱氣球故事的柳英彩看著一連十數個熱氣球懸挂在高空之中,飄揚著大明的日月龍旗,也依舊是感受到了震撼。

這就是來自強大國家的任性埃

在這樣的震驚里,原來強大威武的禁衛軍倒是不怎麼讓柳英彩感覺驚訝了。

畢竟,作為刺客,也許單兵戰鬥能力是極為優秀的。但是,與強大成組織的軍隊硬抗從來都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作為刺客殺手,他的任務是完成任務。正面對戰在大多數的情況之下都是十分惡劣的選擇。

他觀察的是整個防衛體系的建設。

毫無疑問,錦衣衛在這一方面上是十分出色的。甚至,不用柳英彩去細想,他都能感受到在二樓酒樓里藏著的一些人身上奇妙的氣氛。

那是一種讓人感覺不安的味道,顯然,這些都是錦衣衛的番子。

對此,柳英彩面不改色心不跳,顯得十分平靜。幾個錦衣衛番子看了一眼,倒是很快的轉移開了注意力。

皇帝陛下的車架越來越近了。

近到皇帝陛下的身影已經可以清晰地讓人看見。

酒樓二樓的雅間里,柳英彩甚至聽到了無數的尖叫。

「那就是允兒姐姐說的孔明1

「就是畫像里的諸葛亮1

「真的呀,就是……竟然……竟然是大明國的大皇帝1

「我們的歐巴原來是大明國的大皇帝1

……

無數的驚叫落在柳英彩的耳朵里,先是一陣失笑與驚訝,轉瞬,柳英彩的笑容就很快收斂了起來。他靜靜地盯著在車架上朝著所有人招手的皇帝,久經考驗經歷了無數任務的他也不由地一陣失神:「是他……他竟然,竟然是大明國的皇帝!但是……我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