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章:關廟立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關廟立碑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上午的檢閱儀仗隊完畢以後,朱慈烺離開了昌德宮,這處曾經的離宮,現在的正宮別具朝鮮特色,佔地四十公頃,亦是嚴格按照與大明宗藩關係的規制建立。不過眼下,還未等到昌德宮揮作用的時候。國宴,要到晚上才能開始呢。

還有大半日的時間當然不會是無聊空候。

「大皇帝陛下,我們的下一站,是關廟。」李宗也趕到了,他朝著朱慈烺躬身道。並不同於後世的國事訪問,更強調國與國之間的平等。對於而今的大明與朝鮮而言,從來就沒有平等。朝鮮可是中國的藩屬國呢。

「關廟……」朱慈烺道:「這是供奉關公的地方呀。也是……當年壬辰倭亂的友誼果實。」

朱慈烺來之前對壬辰倭亂並不了解,但既然要展開國事訪問,自然是過往史料一一翻閱,更有熟知詳情的官員專門彙報。

兩人隨口說著閑話,啟程朝著關廟金。

一路上,大家都說著壬辰倭亂的往事。

半個世紀之前,也就是萬曆二十年,日本侵略朝鮮,這是朝鮮歷史上極其有名的壬辰倭亂。

伴隨著侵朝戰爭的爆,偉大的抗日援朝也迅開始了。

應朝鮮國王之請,大明派軍支援,與日軍激戰屢屢。萬曆二十五年,明軍守漢城,日軍來犯,雙方對陣於漢城的東大門和南大門外。正當兩軍陷入苦戰之際,忽然狂風驟起,飛沙走石,襲向日軍。明軍見狀,士氣倍增,奮勇衝殺,終於擊敗日軍,取得勝利。

當時的將士們紛紛傳言,這是關公顯靈,庇佑中華。於是明軍的游擊將軍陳寅就在漢城為關公建廟,藉以感謝和紀念他的顯靈助陣。

「小王幾乎是聽著壬辰倭亂故事長大的。出生時,正是壬辰倭亂進行的時候。三歲開始記事時,戰爭即將結束,於是童年裡,幾乎都能聽到關於壬辰倭亂的故事。這個關廟呢,就是為了紀念那一場戰爭而修築的。當時,陳寅將軍因作戰負傷,在漢城的南大門外休養,於是就在居所後方的山麓設廟塑像。一開始,關廟頗為簡單,屋舍也頗為狹校是上國天兵統帥,經略朝鮮軍務右僉都御史楊鎬大人下令擴建。為此,宣祖與上國天兵將領紛紛捐助經費,終於得以修築眼前這恢弘的關廟。」李宗一開始回憶,眾人也不由地紛紛感嘆了起來。

大明這邊,自然也有不少來過朝鮮的使者。

「記得上一次微臣出使朝鮮的時候,就久聞這關廟香火旺盛。百姓是知恩的。」

「敝國上下,未曾忘大明之恩情。家祖在微臣年少時,亦是曾經提起過。記得當時露粱海戰,家祖就在當抄…」

……

朱慈烺一路上聽著大家說著往事,車隊也是迅離開東闕,朝著南面出很快就到了南大門崇禮門附近,到了這裡,就距離關廟不遠了。

一路閑話,朱慈烺抵達關廟,他此來朝鮮,自然不會錯過這個象徵中國與朝鮮偉大友誼的戰爭。

眾人隨同屋內,只見苗中關公:「面如重棗,蠶眉鳳目,須垂過腹。左右塑二人持大劍侍立,謂之關平周倉,儼然如生。」

「在東半球這片土地里,文明最昌盛的就中日朝三國了。外敵若想禍亂三國,便免不了扶日本,攻朝鮮,侵大明。朝鮮於我大明之重要性,就猶如唇齒相依,命運息息相關。朝鮮與中華之國,友誼已越數千年,更在壬辰倭亂得以用鮮血鑄就。這一段歷史,是中朝兩國友誼的見證。」

朱慈烺朗聲地說著,在場,李宗感慨萬千,胸中一片動容。一旁,數名畫手刷刷刷地落筆,一副簡筆素描畫迅成就。這是東華報的創新,每一回新聞都有插畫配圖,讓人耳目一新。

毫無疑問,朱慈烺這些話很快就會傳揚四方,成為外交戰線里的重要武器。

當然,對於在場眾人而言,更加讓人動容的還是朱慈烺的話語本身。

半個世紀前的戰爭雖已遠去,卻還遠遠算不上淡忘。許多老一輩人在那個時代里活下來,依舊見證著過去。

這是一段值得緬懷的歷史。

尤其是在這樣的官方場景里,尤為應景。在場眾人不管是真心實意還是阿諛奉承,都忍不住為之動容。

陳貞慧率先鼓掌,吳甡、高名衡等大明官員們紛紛鼓掌。明白了這是一個新的禮節以後,李宗、李昊以及李皚等朝鮮文武官員貴戚等朝鮮人也紛紛大力鼓掌。

場內,掌聲雷動。

朱慈烺也不免有些觸景生情,他想起了後世抗美援朝的那一場戰爭。後世,朝鮮戰爭奠定了中國國防的基礎,那個帝國主義架起一門大炮就可以轟開一個國家主權大門的時代一去不返了。只可惜,後世的那一場戰爭后,中國並沒有取得朝鮮半島的控制權。紛爭無數。

現在,這個時空里,絕不會有這樣的遺患了。

「平壤一戰,大明將士陣亡796殺敵一萬二,碧蹄館一戰,大明陣亡246殺敵五千八。蔚山一戰大明陣亡14oo殺敵一萬七,露梁一戰大明陣亡五百,殺敵一萬三。如此種種大戰,衛我宗藩之國,壯我大明軍威1

「朕於此,決意題碑銘記:五年以來,在反擊建奴侵略、暴行的大明與朝鮮兩國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五十四年以來,在反擊日本侵略戰爭中犧牲的大明與朝鮮兩國人民英雄永垂不朽1

「上溯千年以來,自那時起,為中華與朝鮮兒郎人民幸福奮鬥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1

這一刻,掌聲更加雷動了。

隨興而來的李允兒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萬眾矚目之下的朱慈烺氣勢昂揚地說著這些話。聽著那一個個字句拼讀後的畫面在腦海里展開,在胸腔里劃開,流露出了一種讓人禁不住渾身激動得鮮血澎湃激情。

「這個皇帝……實在是豪情萬丈,更難得的是……他實在太有資格散如此豪情了。」李允兒美眸流轉,一張美若桃花的容顏對著朱慈烺,在這樣讓人澎湃的情緒里照亮。

只是,當李允兒目光緩緩收起時,一撇看到了世子李皚一臉沉肅全無感動,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