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八十一章:畏罪自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畏罪自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話音落下,眾人掌聲雷動,那是一種發自內心,不需要人指揮指引的自發行為。不管是朝鮮大臣還是大明大臣,亦或者朱慈、李宗等皇室王家的鼓掌都這是為勇士的追憶,對光榮歷史的緬懷,更是對美好未來的展望與期盼。

這顯然是可以引起所有人共同情感的東西。

畢竟,很難想象有人不對當年壬辰倭亂時,中國與朝鮮並肩作戰的情誼感覺動容。很難有人忘卻那段艱難的歷史,忘卻大明的犧牲,忘卻朝鮮幾乎亡國的慘痛。

更是很難有人不去暢想這一回大明對朝鮮國事訪問以後,大明與朝鮮的未來之美好。

但眼下似乎出現了這樣一個人。

李允兒想要去細想,但很快雷動的掌聲與朱慈的動作更能吸引了李允兒的注意力。

她鼓著掌,再也看不到李皚怪異的表情了。

此刻的李皚同樣是激動第笑著,反應過來,再也看不出一點異常,只有心裡低聲地說著:「放心吧故事會把你想象的更加精彩1

這時,一名侍衛在李皚耳邊低語了一句話。

「金西石已死。」

錦衣衛是很厲害,但李皚很自信。死掉的只不過一個棋子,好戲,還在後頭。

李皚心中輕輕地說著,跟著圍觀過去,此刻,李允兒也跟著圍觀了上來。這會兒的朱慈,正打算現場題字呢。

「五年以來,在反擊建奴侵略、暴行的大明與朝鮮兩國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一字字書寫完畢,李皚敬業地掩飾著心中的情緒,面上讚歎著道:「陛下龍飛鳳舞筆走游蛇,這樣的字,足可價值千金1

朱慈笑道:「大明與朝鮮的友誼,是萬金不換的。」

「陛下妙言,妙不可言。」李宗笑著道。

在場眾人紛紛大笑。

捕盜廳衙門裡。

朴正勇滿頭大汗,他帶著人封鎖了大牢。

另一邊,崔鳴吉陰沉著臉,將捕盜廳上下全部官員統統看押在了衙署里:「捕盜廳上下所有官員,從昨日子時開始能接觸到大牢機密的,統統都留下來,哪裡都不準走!不調查清楚之前,這裡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1

朴正勇無疑是幸運的,連夜奔波在城內搜捕人犯的他幸運地躲過了這一場危機,也贏得了崔鳴吉的信任。

「去大牢里看看。」崔鳴吉說罷,便帶著人入內。

朴正勇連忙陪同進去:「崔大人,下官熟悉地方,我去帶路。」

崔鳴吉臉上的表情舒緩了一下,嗯了一聲,一行人進入了大牢內部。

這會兒時節已經五月底,天氣開始變得炎熱,但一進地牢,便立刻能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陰氣。

熱氣轉瞬被消散,各種不舒適的氣味撲面而來。

崔鳴吉皺著眉頭,但還是毫無阻塞的進入了出事的牢房裡。

金西石平靜地躺在牢房陰冷的石板床上,眼睛已經緩緩閉上,陰暗的大牢里,模糊的光線讓人在模糊里看不清金西石的表情。

但顯然,他似乎已經知曉了自己的結局。

「是內賊所為」朴正勇有些發抖:「下都被帶走了。」

崔鳴吉沒有作聲。

一陣沉默間,大牢門口響起了腳步聲。崔成恩走了進來,崔鳴吉看向崔成恩,不疾不徐,似乎也並無多打的期待。

果不其然,崔成恩羞愧地道:「當日值守的獄卒、牢頭家我都去搜查了都死了」

「他們的動作很快。」崔鳴吉背對著雙手,不再去看金西石。

一行人走出大牢,崔鳴吉看著天空,熱浪重新滾滾湧來,驅散了內里的陰寒之氣,讓他有些神魂失魄。

「孫兒辦事不力」崔成恩想要自責,被崔鳴吉打斷了話。

「金西石的死,要如何解釋?」崔鳴吉道。

這是一個難堪的問題。崔鳴吉是鳳林大君的人,正是需要竭力做出成績的時候。

但現在,一開局金西石就死了。

「金西石是金自點之子素有仇怨,或許畏罪自殺」崔成恩剛剛說到一半,看著崔鳴吉灼灼的目光就低下了頭。

金西石是金自點之子。

當年金自點得勢,與清軍攪和到了一起,被明軍率軍殺去。故而,金自點如此仇視明人並不讓人以外。

但頗為奇怪的是,也許是明人用武力敲開朝鮮大門的做法讓朝鮮人頗為難以接受,故而金自點雖然身死,金家卻沒有收到多大衝擊。

甚至,幾次有人想要彈劾金西石等當年親情派也是被人李宗默默扣下來,反而明裡暗裡貶斥了幾人。

那時,建奴依舊氣焰囂張,大家還能理解。

但後來建奴被滅國,金西石依舊穩如泰山,這就讓人不解。只是,有了前人的教訓,倒是沒有人敢惹金西石了。最後只能解釋為國王心思深不可測,大家不願意再惹金西石。

就是崔成恩,雖然是當年領議政崔鳴吉之孫,卻是已然失勢,在摸不清金西石身份的時候,自然不敢給自家背後的鳳林大君樹敵。

現在,不管金自點再有多大的背景,哪怕是國王真的念舊情或者因為什麼亂七八糟的原因重用金西石,那都不再有問題。

誰讓他膽敢行刺大皇帝陛下呢。

「著重從畏罪自殺這個角度去辦死這件事想法上當然沒有問題。皆大歡喜,尤其是王上,定然是十分歡喜。」崔鳴吉緩緩地說著:「就是明人大臣,也未必希望此事宣揚。但是」

大家都不是蠢人,如何聽不出這話外之音。

聽話聽音,崔成恩猜到了,這後面果然有一個但是。

「但是這是你真正的想法嗎?」崔鳴吉銳利地看著崔成恩。

一旁,朴正勇一聲不吭,低著頭走遠了,將場面清開。他已然料到,往後這捕盜廳可就不是原來那幫子人的天下了。往後呀,可就是這崔家爺孫的天下了。誰讓崔成恩得了一個救駕之功呢。

眼下,不不管是從前還是往後,這朝鮮不僅是王上的,更是大皇帝陛下的。

原本,大皇帝在京師,也就顧不上這等偏僻之處了。

現在,大皇帝駕臨朝鮮,誰敢忽視大皇帝的威嚴?

更何況,崔成恩事實上早已戰隊完畢。這一點,從他救了皇帝陛下那一天起就決定了。那麼,是讓李宗高興,還是讓朱慈滿意已經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