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二章:看你乾的好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看你乾的好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李岩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出了鄭府,心中微微有些不安寧。但只要一想到鄭家小娘子對自己的傾慕,李岩又感覺自己一下子年輕了十歲,禁不住哼著歌兒,一路朝著華商會館里走去,整個人都感覺飄在雲端。

原本,李岩只是打算多結交一些權貴,好為接下來的漢城交易會做準備。未曾想,當了一個教習外國人的漢語西席,卻能有這般境遇,真是好生讓人感慨,前所未有地為自己作為一個漢兒感覺自豪。

從前還只覺得自己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發自內心自豪。但現在,卻是真切感受到了一個強大文明的好處。

這樣走了半路,快到華商會館門前的時候,李岩忽而聽路邊一聲大喊。

「李……敢問是李東主?李岩,李東主?」一個打扮得整潔乾淨,穿著一襲素淡月白短衣長裙的婦人躬身一禮,道:「奴家是江原道雪岳山山腳的洪七娘,曾經於李東主有過一面之緣。今日此來,特有一事相求事涉我母子性命,願付百兩白銀,做牛做馬,只求李東主搭救1

「你母子性命?你……喔,想起來了。你是那個白菜雞絲醬的農戶。只是……罷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你隨我來。」李岩在吳三桂還沒有加入遠征公司的時候,就已經隨同商隊各處出發,亦是曾經遠去過江原道,赫然就是指點過洪七娘的那個明國商人。

見李岩應下,洪七娘大喜,她也不敢多加打擾,跟著過去。一見左右無人,這才拿出準備好的銀錠,當即跪拜在地,又將雪岳山神興寺的事情前後說出,懇求道:「切身不求李東主做主,只求李東主願意安排我等母子逃離苦海,去那大明福地。」

李岩眉頭猛皺。

自古行商坐賈,都是圖財。想要圖財,那自然是和氣生財,少有做何等激烈對抗之舉。尤其地方衝突,會得罪地頭蛇的事情,在不觸碰利益的基礎之上,向來是能少做就少做,能不碰就不碰。

毫無疑問,李岩不欠洪七娘的。只是買了人家味道不醇θ飩矗並無恩情拖欠。相反,只有洪七娘欠著李岩的恩情。若非是李岩路過,順口說了一句漢城最近有商機,洪七娘連一百兩銀子都拿不出來。

可是……

後世有個典故,說的就是德國納碎迫害猶太人時候的故事。

為了躲避納粹的迫害,一個猶太家族迫切需要尋求強力人士的幫助。經過仔細的考慮,最終有實力幫助他們的是兩名有力人士,但顯然,命運只有一次選擇機會。

兩名有力人士,一人是一名木材商。木材商有恩與猶太家族,甚至也借過猶太家族的錢。另一名則是一名銀行家,受過猶太家族的幫助,也欠過猶太家族的錢。

最終,猶太家族分兵兩道前去尋求幫助。

而結果,木材商對前來尋求庇護的猶太家族保護很好。至於那名銀行家,則是隨手就把前來尋求庇護的猶太人給賣了。

最終,猶太人紛紛感嘆說:幫助你的人會願意繼續幫助你,而你幫助過的人卻未必願意幫助你。

李岩毫無疑問是前者。

也許是送佛送到西,也許是那句「大明福地」觸動了李岩,也許……只是李岩是個好人。

「我給你一枚玉佩,你拿著這枚玉佩,去原州的華商會館尋遠征公司的人,我會吩咐下去,將你藏在商隊之中,跟隨回國的船隊抵達上海。但是……這些銀子,我卻是不需要。這對我來說,是舉手之勞。對你來說,就是命運轉折,去了異國他鄉,孤兒寡母要用銀子的地方還很多。留著吧,我還有事,先走了。若有其他問題,你持著玉佩,去尋遠征公司的同僚就好。不用我吩咐,大明兒郎向來是仁心善意之人。」說吧,李岩拱手道了一聲好運,進了華商會館。

洪七娘握著手中還殘留著自己體溫的銀子,眼珠子滴答滴答灑落,心中無邊的欣喜與感動劃開。

……

翌日一早,華商會館里,吳三桂陪著笑,送走了前來通風報信的一名朝鮮官員。一見李岩滿面春風又要出門去當家教老師,禁不住冷哼一聲,道:「李岩,你做了什麼事,現在還懵懂無知嗎?」

吳三桂一語說罷,就見李岩呆立著,轉過身迷茫地看著吳三桂,一臉失措。這幾日的李岩可謂是奔波連連,作為吳三桂的有力助手,遠征公司在朝鮮業務的實際執行骨幹之一,漢城交易會的策劃、聯絡客戶、聯絡分銷商甚至聯合其餘大明商人,都有李岩的深度參與。其中,結交朝鮮權貴只不過是一小部分工作罷了。

這麼大的工作量,這麼複雜的局面,足可是讓李岩瘦了一拳。只有那一股子精氣神還在撐著,彰顯著李岩這些天來的奔波成就,看著漢城交易會在短短時間裡,看到了即將召開的喜悅之成就。

此刻,一見吳三桂怪罪,李岩茫然失措,腦海里不住地打折轉兒,禁不住道:「可是哪裡出問題了?是約好的幾位貴客毀約不來,還是其餘大明商人怕了意外?頭兒……」

「哪裡出了問題?這麼大大事情,你不和我說,捅出了這麼大的簍子,你還一臉茫然?」吳三桂板著臉,壓抑著心中的情緒,悶聲道。

李岩聞言,卻是苦著臉,皺眉苦思起來,良久,卻依舊無可奈何地一連猜了數個問題,卻始終沒見李岩點頭,只得

「這麼大的簍子,你捅出來也不和我說,哼,差點就壞了事。我貼進去的人情,你自己想好以後怎麼給我幹活。至於損失……那五千明元,我先墊著。」吳三桂說完,見李岩臉色越來越白,都快要忍不住了。

李岩低聲道:「都依頭兒的話……我哪裡痛了簍子,該怎麼罰,我都認了。」

「那就行了,還愣著幹什麼,跟我過去提親,看看你乾的好事1吳三桂見李岩徹底上套,再也忍不住了,大笑地說著:「不然,白費了我豁出去的人情,去請了高名衡高大人出面給你提親!那五千兩銀子的彩禮,可也不便宜啊1

「啊!啊!啊1李岩一臉驚愕。

dt幾字微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