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四章:再來一段佳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再來一段佳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個時空里,中日之間總的來說戰爭的幾率是很低的。

對於大明而言,十數年的內憂外令帶來了巨大的破壞,軍隊雖然因為平叛戰爭得以磨礪得鋒銳,卻沒有理由再開啟一場戰爭。

兩百年後,克勞塞維茨說戰爭是政治的延續。

而今,適用於眼下一樣沒有問題。解決日本問題的辦法有很多種,但戰爭這個選擇顯然是投入巨大,而收益極低的一種。

朱慈雖然想要賺日本人的銀子,卻顯然不需要戰爭來解決。畢竟,是日本人求著要進口大明的生絲呢。

是日本困於大明的貿易封禁,而不是反過來,大明困於日本人的閉關鎖國。

反過來說,就算要打仗,顯然也是日本人主動挑起更有理由。

伴隨著被閉關鎖國,大量的歐洲列強殖民者被迫退出日本的外貿舞台,日本人的生絲缺口也變得更加龐大。

這個時候,要說日本人被封鎖極了狗急跳牆顯然更合常理。

當然,有兩位日本使者在京師的見聞作為打底,朱慈相信有那個膽量敢於再跳起戰爭的人並不會多。

朱慈暫時不再有官方活動,朝鮮國王李宗也終於可以喘息一口氣,自己在宮中繼續處理中華同盟的後續事宜。

當然,朱慈這邊是還得繼續安排的接待的。

這一回,李宗安排了李昊作為接待導遊,鞍前馬後給朱慈使喚。當然,這是戲言。

對於李昊而言,他卻自己主動做到了這個程度。鞍前馬後,任勞任怨。同時還發揮了主觀能動性,一聽朱慈要打算遊山玩水,說不定還要繼續搞一個微服私訪。李昊又一遍情洗刷了京畿道治安以後,想到了一個問題。

「皇帝陛下不會朝鮮話吧?若是記得沒錯,是那位陳貞慧,趁大人會朝鮮話。」李昊道。

一旁,李昊的得力手下姚育感嘆道:「大明真是物華天寶,人傑地靈。這位陳大人才思敏捷,學習的本領更是讓人望而興嘆。聽聞陳大人是突擊學了不到兩月就掌握了日常的朝鮮對話。」

李昊眯著眼睛,卻是一下子想到了另一位精通漢話的朝鮮仕女。

語言這個問題還真是一個不大不小又很關鍵的問題。若是語言不通,那就一了百了,全然沒法溝通對話了。歷史上,因為語言不通出現的誤會以至於鬧大的例子比比皆是。

旁人可能只是看到擔憂之處,李昊卻敏銳地抓到了一個機會。

「但正是如此,這位陳大人也是領了其餘職司。聽聞,大皇帝陛下有意新建一個職司叫做外交大臣。現在,陳貞慧大就是總領一應外交事務,更有那東華報,就是他親手辦下來的。這樣的大員,豈會一直留在皇帝陛下的身邊擔任通譯職司?這豈不是大材小用?」李昊說著,目光一亮:「你應該知道忠翔府正郎家裡的那一段佳話吧?」

「吏曹忠翔府?可是鄭永文家裡?臣下記起來了。那一段佳話說起來也是差點有些丟人了。不過還好是個明人還是個有財力之人願意出來善後的明人。要不然,這事可就沒法收場了。」姚育感嘆地說著:「那個李岩倒是福氣不淺埃」

吏曹就相當於大明的吏部,忠翔府就是吏部下面負責一應人事關係的部門,堪稱關鍵部門的要害人物。

大明皇帝陛下來朝鮮之前,朝鮮多數官員就被要求通曉漢話。大部分兩班貴族大多有些家底學起來不難。但也有一部死硬分子,死活不學還抵制漢語的。比如鄭永文就是這等死硬分子。當然,也不是說鄭永文筋骨有多硬朗。而是說,鄭永文將寶壓在了國王會屬意堅持朝鮮話的一側上。

只可惜,李宗宣布加入中華同盟。漢話這等細枝末節的問題一下子被抬高引人矚目。春江水暖鴨先知,鄭永文很快就體會到了水溫的變化。

這是大明與朝鮮關係繼續升溫,並且越來越緊密,越來越強勢的徵兆。

這個時候,鄭永文繼續堅持不學漢話就毫無意義,自然是迅速變換了態度。

如此一來,自然就不免有些「趣事」。

比如外語教學里,總有幾個身姿俊朗的漢家男子讓待字閨中的朝鮮閨秀一見傾心。

鄭永文之女便是如此,而且還是瞧上了遠征公司的一個普通員工,李岩。

書生與千金小姐的故事總是喜聞樂見的。千金小姐芳心暗許窮酸書生,日後飛黃騰達,如膠似漆。雖然李宗與姚育都已經是一方權貴,不需要渴求。但兩人亦是年輕過,落魄過,如何不明白這種故事的爆炸性威力。

當然,在朝鮮國這種環境里,這種遭遇顯然是極低的。階級固化之下,一個窮酸書生想要高攀千金小姐那根本沒門,在大明還能參加科舉,在朝鮮,連參加科舉的資格都沒有。

但眼下顯然不一樣了,也怪不得姚育會感嘆,還好是個明人。

若非是個明人,那遠征公司的少東家又大為欣喜地花費人情請出高名衡代為提親,更是彩禮雄厚,這一段佳話就要變成丑象了。

當然,若是個普通明人,迎娶千金小姐估計還有希望,但要轟轟烈烈路人皆知,那定然是沒門。

「大君的意思是」姚育有些猜到了。

作為一名究竟宦海考驗的中年人。姚育明白接待多數老男人的要點。也明白大多數男人聚集一起會討論什麼:去哪裡搞錢,去哪裡搞權,去哪裡搞女人。

朱慈雖然年輕,可誰還覺得朱慈還年幼呢?

「沒錯」李昊笑道:「別的不說,我那位允兒妹妹,定然會槐然,皇帝陛下要不要,要誰,要幾個通譯官當然是皇帝陛下的事情。若是再來一段假話,自然是歡喜萬分。縱然不成,那還能虧了誰?」

姚育猛地點頭,大為贊同。

兩人顯然都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不對,朝鮮人作為中國皇帝妃子的例子又不是一兩回了。有的時候,枕頭風的威力,可是超乎想像的厲害呢。

當然朱慈會不會收下,又能不能讓朝鮮人把握住機會,那顯然是兩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