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六章:隱秘驚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隱秘驚天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姚育滿臉驚喜,身後領著一人走來。樂文

那人,赫然就是吏曹的鄭永文。

只見鄭永文躬身一禮,笑道:「說來慚愧,這是在下一位老友的遺腹女。這些年,都是下官養育,平素最喜漢文。今日聽聞大君有意招募侍奉皇帝陛下的通譯官,這邊急忙過來,還請大君一看。」

說罷,鄭永文側身一讓,讓眾人看到了身後那女子的容貌。

只見這女子身形挺拔,頗為高挑,不同於這年代其他女子的竹竿身材。這女子前凸后翹,尤為誘人。膚色白皙透著紅潤與健康的淺淺小麥色,讓人一看過去,便頓時大感清新之色。

這年頭,謹守禮教,溫婉可人的女子,不管是鄭永文、姚育還是李昊,都是見慣了,看慣了。但如眼前這女子這般青春健美,身材誘人的女子,卻是鮮少有見。

就如同,吃慣了紅燒肉,突然來一個開水白菜,那滋味,當真是神清氣爽,格外怡人。

李昊與姚育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認可:「就是她了1

姚育又問道:「對了,敢問千金芳名?我這就去吏曹安排哈哈,剛好,還可以與鄭大人一同去忠翔府。」

鄭永文笑著應下:「放心,這事一定辦理妥當。」

此前,朝鮮朝廷是沒有通譯官這個職位的。但鳳林大君說有,正管的部門長官也說有,那自然就有了。

顯然,鄭永文也明白姚育與李的心思。如果直截了當說是進獻美女,朱慈十有是不願意的。可若是進獻通譯官畢竟是官員嘛。這年頭,誰會想到除了後宮還會有女人當官呢?

「至於小女的名字」鄭永文笑道:「柳英彩。」

鄭永文親女兒被李岩當個外語教師拐走的事情不僅傳遍了漢城,也風一般地傳入了景福宮裡。

陳貞慧拿著這件事情當個趣事說與朱慈聽,朱慈聽了,也是啞然良久才道:「這李岩我記得沒錯的話,是當了戰俘,進了勞改營吧。看來也是有些本事,竟然還跑到了遠征公司里去。」

朱慈當然不會關注李岩這樣一個已經是小人物的命運。

不過,他還是記得遠征公司當年的確是招收過一批勞改犯。

當然,能讓吳三桂出資貼人情去給李岩提親,那顯然也足以證明李岩的本事不得了吳三桂親信看重,要不然是絕不會廢這麼大人情的。

陳貞慧將了解到的事情一一說出,尤其是漢城交易會的事情,更是讓吳三桂頻頻點頭。

嚴格來說,從智力方面去看,後世的現代人與古代人之間並無多大差距,甚至能夠出現在歷史舞台之上的,無一個不是精英能幹之輩。

他們欠缺的,只是知識量罷了。

一旦給他們一個舞台,給他們一個時機,一樣可以干出讓人驚喜的事情。

毫無疑問,漢城交易會就是這樣一個存在。

這個打破古代貿易模式,帶著濃郁後世氣息的東西可是頗為讓朱慈耳目一新。

「陛下,吳三桂打算請陛下蒞臨漢城交易會。」陳貞慧道。

這顯然是讓朱慈前去站台了。

朱慈沉吟稍許,卻是搖頭:「商業的事情,行政力量不宜介入過多。權力的事情多了,正緊的買賣生意反而就不好做了。而且,那一天還是講學的日子。不過么,安排個人,也幫朕去賣一樣東西好了。拍賣所得,建立一個基金會,用以鼓勵朝鮮前往大明的學子作獎學金。」

說完,朱慈提筆揮就,寫了一副字給了陳貞慧。

「漢城交易會要越辦越好。」

陳貞慧笑著應下,心道這一副字送出去,那基本上就是一封聖旨了。

可以說,漢城之內什麼鬼魅魍魎都不會敢在這裡搞什麼敲詐勒索。如此,也算是能夠安慰到吳三桂,足夠他貼出去的人情,也能夠給這漢城交易會撐出場面來。

雪岳山,神興寺里。

小沙彌洪文賢打了個盹兒,睏倦不安地守著夜。但很快,他就驚醒了。醒來的洪文賢驚恐地看著四面,眼見夜色雖然還是深沉,卻是一片平靜,這才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他剛剛夢見了一同進入神興寺的一個玩伴。但那個玩伴已經死了。

死之前,玩伴惶恐不安地與洪文賢說著聽到的幾個字句:教主,打漢城,昌德宮,景福宮

然後玩伴就被發現了。大師叔貞能面無表情地拍碎了玩伴的腦袋,隨便尋了山間一個小坡地就地掩埋。

從那以後,洪文賢就開始做惡夢。

因為他也聽到了。

唯一還算好運的是,洪文賢根骨不錯,更難得的是會認字。因為這個原因,他甚至得以在方丈大師的禪房裡伺候,時不時打開暗室的門。

方丈大師身邊的貞能師叔說那是神興寺的藏經閣,藏著最要緊的經文。

但洪文賢敏銳地感覺到了這是假話。

因為

他的玩伴就是不小心進了藏經閣

方才,洪文賢做了個噩夢。

夢裡,他夢見了玩伴。

而現在,他就在那個秘密藏經閣門前守夜。

吱呀

門開了,方丈座下的貞能師叔的聲音傳了出來。

「教主請放心,少教主已經安全抵達了漢城,到了此前世子安排好的鄭永文家中。全朝鮮各個香主都已經安排好了,分壇之中,不頂事的都已經清理完畢,剩下的都是決意起事攻打漢城的人。」

「好,著重的還是那個大明皇帝的事情。等東海的事情安排好了,起事的事情也可以確定了」

緊接著是方丈的聲音響起。

「等等好像有人」貞能警惕地說著。

洪文賢驚恐地聽著這一組對話,想起了玩伴的遭遇:「我好像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東西。」

但是,眼下能如何辦?

又要如何辦?

想跑,那肯定是跑不掉的。

可是反抗么?

十三四歲的小孩子,能反抗什麼?

想到這裡,洪文賢忽然間閉上眼睛,歪在柱子上,打著瞌睡,聲音不高不低。卻是一副熟睡得根本聽不進的模樣,嘴角甚至還流著哈喇子,彷彿夢到了什麼好吃的。

「噢,原來是守夜的小沙彌。」雲慧不以為意,道:「去吧,也該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