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七章:倭寇侵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倭寇侵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神興寺里,夜色已深,四周寂靜無人。一個小沙彌打著瞌睡,似乎並沒有聽到什麼詭秘的事情。

「是……」貞能又仔細地看了一眼黑暗之中打著瞌睡流著哈喇子的小沙彌,搖搖頭,心道自己可能是想多了,輕呼出一口氣,離開了。

一直裝睡了一刻鐘,洪文賢這才重新醒來,想著貞能師叔的鐵砂掌,戰慄著身子,後背濕潤一片。

一直到天色亮,換班的其他小沙彌來了以後,洪文賢依舊回想著這這一幕,心中全然一片恐慌,喃喃地說著:娘……快救我吧。

……

江陵。

此江陵自然不是彼江陵。

位於朝鮮東面靠近日本海的港口,江陵的港口顯得頗為破敗,因為朝鮮與日本的貿易並沒有在這裡開啟,而是更多的一來對馬島,故而,江陵的港口這裡除了一些小漁船以外,並無多少船隻停留經過。

當然,要說除了漁夫們就沒有其他的客人,那顯然也不盡然。

比如,壬辰倭亂的時候這裡就曾經遭到過倭寇的肆虐。

只是伴隨著時間的流失,江陵的百姓們對於倭寇的記憶已經漸漸遠去。甚至,就連海賊倭寇的八幡船近來也不再出現在日本海的海面上。

這一切,自然是蓋因大明皇帝抵達朝鮮,隨同而來的,還有原本駐紮在登州的北洋水師第一艦隊、第二艦隊。第一艦隊駐紮在仁川,第二艦隊駐紮在釜山。為此,自然是誰都曉得這是針對什麼。

海面之上,自然是由此平靜。

當然,這些朝堂之上的風波對於江陵的百姓而言實在是容易看淡,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們依舊安靜的打漁,安靜的忍受兩班貴族的剝削,亦或者……

安靜地現海面之上出現了八幡船。

「海面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崔在興迷茫地看著海面之上的黑點,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在仁川丟了面子以後,崔在興感覺再也待不下去,索性移居到了江陵來。這裡雖然地方較西部貧瘠,卻沒有什麼爭端,安安生生一輩子打漁,等老到不能動了去海里餵魚也算是一個還算不錯的結局。

但今日,他預感到這個命運的巨大齒輪開始扭轉,一切都要變得不一樣了。

海上的黑點漸漸靠近了,陌生來客的面貌也漸漸得以分辨。

待到港口裡的漁民們看到了海面艦船的模樣以後,驚恐嘩然之聲驟然響起。

「是八幡船1

「倭寇來了!

「該死的,這裡不是日本,這是朝鮮國埃他們竟然來了!又來一個壬辰倭亂嗎?」看著海面上,八幡大菩提的模樣,崔在興咬著牙,竭力壓抑著心中的惶恐。

這日子,還真沒個安生了。

但是,當崔在興注意到海面之上十數艘船具是整整齊齊,都是一模一樣的安宅船。八幡船並非是一種船隻的型號,而更多的是一種統稱,用以描述日本海賊。

最初是熊野水軍的九鬼加隆每次出航都要打著八幡大菩提的旗幟,因而其被稱作八幡水賊,其座船被稱為八幡船。後來久而久之,就用以描述日本海賊。

故而,大多數的日本海賊手上的船隻可能是關船也可能是小早,再厲害一些的,也可能都是安宅船。如果在搶掠之中還俘獲了中國人的福船,那麼福船也可能出現在海賊的隊伍之中。

但眼下,海面之上整整齊齊,一共十三艘安宅船浩浩蕩蕩衝來,看得崔在興有些頭暈目眩。什麼時候,日本海上面有這麼強大的倭寇了?

但是……不管如何奇怪,如何詭異。倭寇進犯,絕非是虛幻。

眼見崔在興呆地看著海面上衝來的倭寇,一旁的崔老九急了眼,也不由分說,與身邊的人一起連忙扯著崔在興離去:「這個生死緊要的關頭,那還管得了什麼,大哥,快都跑吧。嫂子還有幾個孩子都得你照料,你可不能瘋了啊1

聽崔老九如此說,崔在興這才如夢初醒,撒腿狂奔。

逃散的漁民很快就有將消息傳入江陵城。但是,距離壬辰倭亂遠隔半個多世紀以後,城內再也無人記得還有過那樣一場波瀾壯闊的戰爭了。

江陵城的城防破敗,兵丁不能堪戰,就連城內的江陵大都護也為這突兀起來的倭寇感覺到震驚。

但也僅僅只有震驚了。

突襲入內的倭寇一如既往的兇悍而強大,手持倭刀的他們近戰犀利,落寞的武士們一路狂沖猛攻。但夜色落幕的時候,江陵城上轉瞬升起了代表倭寇的八幡菩提旗幟。

窩在山中的崔在興擔憂地看著江陵城裡的火焰,心道:那些藏起來的漁船也不知如何了……

依照曾經碰到倭寇的慣例,倭寇雖然兇悍,但也不是特別難纏。一般而言,他們搶完了可以搶掠的一切錢財也就走掉了。

但是……

這一回攻入江陵大都護府的行為讓崔在興感覺到了憂慮。

「如果只是搶錢……為何要燒城……?」崔在興的心在下沉。

他預感到,這一場大難不會輕易地結束了。

江陵大都護府級別不低,而今駐地被燒,官員被殺,民眾被搶。這是將朝鮮的臉面按在地上摩擦。

崔在興猜不到倭寇們為何會如此做,但他能猜到……知曉到這一切以後,漢城之內會是如何大的震動。

這將不僅是對朝鮮的挑釁,更是……

對大明大皇帝陛下的挑釁啊!

……

「該死的倭寇!這是在挑釁1朱慈烺怒而將剛剛收到的軍報啪地摔在桌子上。所有人齊齊站起身,紛紛勸慰著朱慈烺息怒。

此前召開同盟會議的會議廳里,重新聚集了中國與朝鮮的兩國官員。包括剛剛歇息了沒幾天的李宗,也重新疲倦而痛苦地出現在了這裡。

對於朝鮮而言,最近這些年似乎是一個多事之秋。年年辛勞,卻是年年都有意外橫生。

「陛下請息怒。」李宗寬慰地說著。

這當然是一句禮節性的安慰。

但高名衡卻是擰著眉頭道:「情況恐怕並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