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九十八章:出兵平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出兵平倭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景福宮的會議廳里,眾人一聽高名衡似乎要推脫,場上氣氛頓時一變。

當即就有鄭永文高聲出列,道:「是不簡單。那倭寇殺我國民,掠我百姓,更是毀城燒衙。目無我朝鮮有此一國,有此一君。王上,下臣唯請親批戰甲,募集勇士,戰那倭寇。縱然死了,也算得上胸中無愧1

「好一個胸中無愧1李宗感動地說著:「只是如此忠臣義士,孤又如何捨得讓你出戰戰死。再者,你一個文人,談何行軍打仗。我朝鮮上下,就沒個敢戰之士么?」

「恐怕,往後是沒有了。」鄭永文微微瞥了一眼高名衡,輕哼一聲。

高名衡目光一凝,當即就聽出了對方口中那隱含嘲弄之話。

顯然,他們說的就是中華同盟而今已經執掌了軍權,教官下派,當先就將漢城之中的數萬大軍給接管了過去,準備開始改組兵馬。

這個時候,全軍之中人心惶惶,都擔憂自己什麼時候被裁汰掉。哪裡還有什麼士氣作戰?

哪怕就是強硬要他們重新恢復編製,那也顯然不是朝鮮人自己說話就能算數的了。得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說話才能算數。

要不然,這一回的會議顯然也開不起來。

更重要的是,倭寇進犯朝鮮,糟蹋的不僅是朝鮮的主權,更是對大明的挑釁。

高名衡的話語引起在場所有人的側目,一半的目光怪罪地落在了高名衡的身上,另一半的目光則是期盼地落在了朱慈的身上。

李宗對鄭永文的贊同可謂是一顆軟釘子頂在了朱慈的身上,讓他無法沉默。

「倭寇進犯,必加嚴懲。這毋庸置疑,對中華同盟境內和平的維護,讓我們必須挺身而出。但是,高愛卿的擔憂當然也不是沒有道理。倭寇進犯,必須加以區別。第一,這是個別海賊的行為,還是日本國的國家行為。第二,針對倭寇的進犯,事涉日本國民,有必要要求日本對此進行處置,聯合進剿。第三:對於倭寇必須立刻進剿,窮追不捨,一經抓捕,立刻審判執行,亦不給日本國干涉之機會。」朱慈說罷,看向高名衡與吳示意。

兩人參加會議之前就已經收到了大量的消息,自然,針對這一回倭寇進犯也提出了相當多的議案。

此刻見朱慈決意進剿,兩人都無疑慮。

見此,朝鮮人們紛紛長長出了一口氣,李宗感激連連,朱慈卻只是擺手。

他又如何不知道這一回倭寇的進犯來得特別奇怪,但既然是有倭寇進犯,那自然必須予以回應。

台上,吳與高名衡簡要地商討以後便開始討論進剿方略。

大明比起朝鮮不愧是久經斬獲考驗的大國,一個個調兵遣將的計劃安排出來,場上眾人都是紛紛點頭。

「駐紮釜山的第二艦隊即可前往日本海,進剿海上倭寇力量。」

「駐紮仁川的第一艦隊移駐釜山,監視日本動靜。」

「水師陸戰隊進入漢城待命,與朝鮮官軍一同進發。」

「調集駐紮在鳳凰城的遼東鎮進入朝鮮」

當吳與高名衡的計劃說完以後,場上眾人紛紛看著看向朱慈。

這時,世子李皚在李宗耳邊輕輕低語幾句。李宗眉頭一擰,打破了沉默:「孤方才注意到,大部分的計劃都是水師。雖然倭寇主要以在海上移動,但他們這一回沖入江陵城,毀城破衙,端的是跋扈非常。孤的擔憂是,他們恐怕會深入內陸。水師陸戰隊的確是天下勁旅,但若是對方深入內陸,以一支水師陸戰隊之軍力加上其餘朝鮮兵馬,這恐怕」李宗擔憂地看向朱慈。

朱慈思慮稍許,便覺得李宗的擔憂的確有道理。

水師陸戰隊兵馬最初始的時候只有六百餘人,這一回排遣他們出戰,是因為其中有相當大部分是日本武士。這些人是大明的外籍軍團,花銷低,戰鬥意志堅韌,對付同樣是日本流浪武士組成的倭寇十分對症。

但水師陸戰隊擴充至今,又經歷林慶業回歸朝鮮軍隊的事情,一共只有千餘人馬。這樣的人馬,在三千里江山的朝鮮上實在是太稀少了。

至於朝鮮軍隊,因為軍權異位的變動,正是軍心動蕩的時候,讓他們打打下手已經是極限,再要做多的,顯然會力有未逮。

按照原計劃,是徐徐圖之,等紅娘子的遼東鎮兵馬進入朝鮮就不用擔心兵力短缺。可是鳳凰城距離漢城路途遙遠,以倭寇之機動,朝鮮地方之糜爛,都可能留下讓倭寇肆虐的時間差。

「等朱笛所部遼東鎮兵馬進入朝鮮,時間恐怕會來不及。」朱慈沉吟稍許,便道:「高愛卿,跟隨水師陸戰隊一同去的,朕決定再加兩個禁衛團。」

「陛下!這些都是宮中親衛1高名衡當然知道大明還有一直兵馬,戰鬥力強大,是軍中精銳選拔出來的榮耀之師。

可是,這些是皇帝陛下的親衛埃是保護皇帝陛下的,這一抽調,那豈不是皇帝身邊的保衛就要出漏洞了?

朱慈不以為意,又似乎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朝鮮人,道:「禁衛軍乃是各軍強兵選拔出來的,朕每次作戰時,都將身邊的禁衛軍作為後備軍在關鍵時刻投入戰常每戰必勝,攻無不克。區區一個倭寇算得了什麼?況且,朕又不是將兵馬都抽調走了。還有一個近衛團呢。」

不同於大多數人想象之中,中央的就一定是厲害的。

在王朝末世,很多時候就是因為中央的力量太過於衰微,以至於讓地方諸侯做大,天下大亂。

故而,一聽高名衡又表示異議,不少朝鮮大臣都想到了這一點。

朱慈闢謠完畢,一旁的高名衡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還想說點什麼掙扎一下,但一想到朝鮮大臣們的目光,他遲疑著,最終還是嘆息一口氣,道:「臣謹遵聖命。」

朱慈笑著頷首,站起了身:「諸位愛卿且放心好了,區區倭寇,還算不了什麼。就算再來一個壬辰倭亂,我大明也一樣可以輕易評定。」

「陛下聖明。」

「吾皇萬歲」

眾人轟然稱是,一片謝恩的山呼之中,李皚輕輕地笑了起來,隱藏在眾人的歡呼之中,顯得格外另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