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章:軍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軍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城北大營里,眾人聽林慶業越說越是起勁,越說越是激動,不由都是圍了過去。就是那些來得晚了的,此刻也有旁人不斷地重複著林慶業在明軍時的所見所聞。

眼下,明軍要接管朝鮮軍權,往後朝鮮軍隊的做派,自然也是要朝著明軍靠攏。比如林慶業,身上就帶著根深蒂固的明軍作風。

高敏甘聞言,冷哼一聲,卻不得不承認林慶業說得有道理。

駐紮在漢城的朝鮮官軍當然還是鳳毛麟角地有幾個熱血未冷之士的。此刻聽了,都是不由再三感嘆。

糧餉從國庫里出來,就得被有司截胡一筆,到了軍中,上官又要劫走一筆。再往下發的時候,落到士兵手裡,連養活自己都做不到,哪裡來得為國作戰的力氣?

至於隊友護衛,戰後功勞賞格,那更是無不讓人悲觀。

此刻聽聞林慶業如此讚揚明軍,幾名年輕一些,熱血未冷的朝鮮軍官固然心中不舒服,覺得自尊受挫,可稍稍一想,都不由露出了艷羨的表情。

若是朝鮮也能如此,那自然是太好了。

從前,這樣的期盼只能是奢望。可現在,卻是真的實現了。只不過,是以一種損害所有既得利益階層的開場方式進行。

不能再吃兵血,也可以遇見再也無法將士卒當作奴僕一樣趨勢。更重要的是,還得去賣命打仗。

這對於渴望沙場里掙功名的人而言,自然是喜不自勝。

但這對於許多只是想作威作福的人而言不啻是一個噩夢。

毫無疑問,高敏甘是後者。

故而,他並不理會林慶業口中說的那些。他雖然可以理解,卻實在無法產生共鳴。

想到這裡,高敏甘輕輕吐出一口氣,微微一拱手,便開口告辭。

高敏甘一走,卻沒有如往日一樣,其餘朝鮮軍官紛紛跟著散去。

方才聽了林慶業等人所言,卻還是有三個年輕一些的朝鮮軍官留了下來。

高敏甘見此,重重地又是從鼻孔里哼出一口氣,轉身離去了。

見高敏甘也只有如此,不少朝鮮軍官卻是紛紛膽大了起來,在外頭轉悠了一圈,又紛紛跑去尋了林慶業。

遠處,偷看著這一幕的高敏甘冷哼一聲,心道:這幾日,就暫且讓你們得瑟,過幾日哼哼哼

想到這裡,高敏甘喊來幾名親信,一同去了自己家中的一處別院。

「一會兒進了裡面,大家都規矩些。事到如今,我也不會瞞大家,也該是我們發威的時候了。抓住這個契機,就將這這些年丟掉的東西統統找回來,甚至封侯拜相,都不在話下。當然要是壞事了。別說身上的那一身官袍,就連脖子上的腦袋能不能留住,那都是兩說。諸位,聽明白了嗎?」高敏甘一掃往日的笑眯眯,此刻厲聲看去,果然見一乾親信紛紛露出鄭重的神色。

「是,屬下都明白了。」

「大將你放心,這關頭,大家都知道輕重。」

「接下來的事情,大將要末將往東,末將絕不敢往西1

見此,高敏甘這才稍稍安歇,鬆了一口氣,進入了別院。他也並非是真的信不過眼下這些人。要知道,既然能帶這些人進入別院去見那一位,那當然是經過重重篩眩暗示測試又調查之後才會做出的事情。

事實上,伴隨著最近一連串的舉動。這些部將已經猜到了一二。只不過,他們顯然還不知道整個事情的全貌。

這一番話說出,與其說是高敏甘不放心他們,還不如說是在安慰他自己。

見高敏甘不說話,一乾親信部將自然是更加紛紛沉默。

但很快,他們就理解了為何高敏甘要如此鄭重。

他們在別院的後花園里見到了李皚。

朝鮮世子李皚。已經定下了謚號昭顯世子的李皚。

當然,對於朝鮮將官們而言,消息靈通的他們知道的還不止於此。他們還知道原本佔了上風的李皚自從明人進入朝鮮以後就已經失勢了。

在強大的明人面前,擁有著親清烙印的李皚顯而易見地將不再受到國王殿下的親信。此前一切權勢也將伴隨著國王殿下的漠視而收回。

權力場上,棄子的結局是異常悲慘的。更何況還是在王位繼承這等註定會掀起血雨腥風的事情上?

「諸位朝鮮柱石來此,孤可就心安了。漢人有一句話說得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眼下,天下大勢已為孤掀起。諸君,這大好三千里山河,可準備好與孤一同共賞了嗎?」李皚笑著看向高敏甘。

準備已久的高敏甘聞言,當即率領眾將齊齊高呼。

「為世子效命,赴湯蹈火,萬死不辭1

「為世子效命,赴湯蹈火,萬死不辭1

「為世子效命,赴湯蹈火,萬死不辭1

眾人齊齊高呼,見此,李皚更是大笑。

很快,李皚就將接下來的安排一一道出。

一干朝鮮軍官見李皚早已準備妥當,深謀遠慮,設計周全,紛紛驚嘆。他們既是感覺眼前這世子爺厲害非常,又是感覺振奮不已。覺得自己要做的這個事業大有前途。

「好了,諸君領完各自命令以後,都各自回去周全行事。一等大事發動,未來兩班上位,皆有諸君名號1李皚好一通囑咐與封官許願以後,讓眾人禁不住齊齊振奮,旋即各自安排去了。

與此同時,景福宮忙碌完了一應事務以後,朱慈愕然地看著眼前兩個亭亭玉立,英姿颯爽與美貌柔情的女子,失笑道:「原來兩位就是朝鮮的通譯官了?」

「若論漢話與漢學,朝鮮境內,下官應是不輸旁人了。」李允兒淺笑地說著,看著朱慈,星星眼大放亮光。雖然朱慈不再穿著諸葛亮羽扇綸巾的戲服,可身著皇帝常服的朱慈更顯威嚴,別添讓人感覺金光燦燦的氣質。實在是勾魂奪魄,讓李允兒恨不得想畫下來。

「若論朝鮮風土人情,朝鮮境內,下官亦是不輸旁人。」柳英彩躬身守著,身板挺直,氣質別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