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一章:孤兒寡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孤兒寡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看向兩人,搖了搖頭:「好了好了,既然如此,就跟在一旁侯著聽用吧。」

說完,朱慈烺擺擺手,也就揮退了兩人。不多時,朱慈烺便與李昊開始商量著出去逛的事情。

見此景象,李允兒並不覺得意外。她的滿足感很低,只要能夠在一旁看著朱慈烺就夠了。倒是柳英彩,此刻見朱慈烺對自己熟視無睹,卻是破天荒地感覺到了有些失落。

她的異類與美貌,別樣的氣質讓她只要是女兒裝現身,到哪裡都是回頭率第一的存在。更何況,朱慈烺與他還有著那一場互相救命的恩情緣分。

但今日重見,卻是毫無異動。這對於準備了一肚子計策的柳英彩而言,不啻於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挫折。

輕輕地深呼吸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緒,柳英彩很快就微微感覺到了一些釋然。

朱慈烺每日要見的人,要處理的事情格外紛雜。光是帝國主要官員,就已然高達數千人。再加上朝鮮這裡一路見的官員、貴族、學者、宗教領袖乃至華商代表,都是數以百計。

這樣的情況之下,忘記掉一個曾經路上偶遇的小女子……似乎也並無什麼特別的,就是想一想,其實也很簡單。

這樣想著,眼見朱慈烺打走了李昊,朱慈烺走過來,笑著看向兩女,道:「想不到,一別許久,竟然能在此重見兩位佳人。」

「這是下官的榮幸。」被耳提面命過的兩人自然是謹守禮儀。

李允兒心裡甜滋滋的,覺得朱慈烺沒有忘記自己,更是歡喜。而柳英彩,卻是心中剛剛平均下來的心弦重新又被勾動了起來,久久不能平靜。

不待兩女多說,朱慈烺又道:「提前說一下朕的安排,原定出行遊玩的計劃取消了。五日後,就是朕在成均館講學的日子。這應該就是朕在朝鮮最後一個大型活動了。到時候,面對的不僅是朝鮮軍政要員,更多的是來自朝鮮全國各地的士子。我希望兩位擔任好同聲傳譯一職,將朕所言,清晰無誤地翻譯給所有的觀眾。」

說完,朱慈烺也不待兩女回復,笑著點了頭,尤其頗為促狹地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柳英彩,轉身離去,瀟洒寫意。

而柳英彩……

怔怔地看著朱慈烺的背影,卻感覺自己剛剛平靜下來的心一下子又嫌棄了波瀾,咬著牙道:「好像……太被動了1

李允兒當然明白自己曾經在仁川見過朱慈烺一面,只是……

眼下又朱慈烺又是如何認得鄭永文這個義女柳英彩的?

柳英彩對視著李允兒的目光,淺淺一笑,她察覺到了李允兒的觀察。很快,她便扯起了其他話題,充沛的尋年與任務讓她很快就與柳英彩一見如故,成了手帕交。

待打走了李允兒,柳英彩心中微微有些不寧,她想著遠在神興寺的父親,心道:「不知……那一場計劃進行得如何了……」

……

「安能大師……又見面了。」神興寺山腳下,挑著菜的安能看著草叢裡冒出來的洪七娘,嚇了一跳。

「是你?洪七娘啊,怎麼,你又跑過來了?唉,我和你說。上一回那是剛好湊巧,能找到個機會。現在想見你兒子?那是不成了1安能見了洪七娘,目光一亮。今日的洪七娘換了一身打扮,有了銀子以後,洪七娘不用再每日勞作,又仔仔細細梳妝,頭不再亂糟糟,衣裳不再散著臭味,更是剪裁得體,露出了成熟風韻的身姿,看得久居寺廟的安能一陣口乾舌燥。但一想到最近山門裡種種怪異的情況,安能還是忍著留戀,無奈地說著。

最近寺廟裡舉動格外非常,不僅來了許多平素安能不認得的人,更是規矩一下子森嚴無比。才三日,就有七個不聽話的僧人被嚴懲,直接杖斃死了四個。

一想到此前做的那些事情,安能如何還敢見洪七娘?右手再舒服,也沒腦袋重要。

這樣想著,安能又是忍不住瞥了一眼洪七娘的身姿。

「安……能……大……師1洪七娘拖長了音,忍著內心裡的酸楚,嬌滴滴地說著:「您也不是不知道,妾身其實……這些年都是一個人過來,唉,只可惜這幾日又見不到孩子,心中擔憂得不行。只要大師肯帶我兒子去我家中……什麼都依大師。到時候,還有禮金相贈,只求大師在山門裡照看好我兒。」

說完,洪七娘一雙眼睛,淚汪汪地看著安能,身子湊過去,身上清香飄去。

啪嗒……

安能身上挑著的蔬菜落下,胯下當即敬禮:「干……幹了1

洪七娘忍著鹹魚手,又好言好語安慰著安能,見安能有了反應又是欣喜又是害怕。喜得是救齣兒子有了希望,害怕的,卻是這安能眼中的**。

「大師,左右要來人了。妾身去莊子里候著,還請大師早些來,也免得妾身被莊戶欺……」說罷,洪七娘重重鬆了一口氣,離去了。

「今晚!今晚就將這事辦了1安能說罷,卻是轉身就回了神興寺。

洪七娘回了莊子,一干莊戶們看了一眼洪七娘穿的花枝招展,身上甚至還有幾個臟污不堪的泥手印,一下子猜到了什麼,紛紛指指點點了起來。

「不守婦道1

「哼,一個寡婦,總是十天半個月不見人影的。誰知道是去哪裡鬼混了……」

「指不定這一身衣裳的銀子是從哪裡弄來的錢呢,說不定就是去了那窯子窩裡……」

……

洪七娘淚如雨下,躺在床上,只覺得渾身都沒了力氣。

女人本弱,為母則剛。洪七娘不是沒想過就這樣一死了之,但一想到孩子那凄苦絕望的目光,洪七娘就振作了起來,顫顫巍巍地拿出了一個藥包,倒入了一壺酒力,架起爐子,靜靜地溫著酒菜,等候著天色入夜。

夕陽西下,洪文賢滿目驚喜地敲響了門。

洪七娘勸著洪文賢去隔壁屋裡歇息,看著忽然就顯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安能,淺笑著:「大師,該吃酒了。」

安能以為這是交杯酒,欣然應下。

噗通……

十息過後,安能栽倒在地。洪七娘衝到隔壁屋,抱起洪文賢逃命似得逃向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