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四章:出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出征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零四章:出征

「少東主在漢城想要做一個大生意,辦交易會,活躍在朝鮮的商人都為少東主聚集去了。這一回過去以後,咱們各地的分銷夥計也都好乾了。這個緊要關頭,更不能讓倭寇攪和亂子。你擔憂的事情,也是這幾天我想的。人手,還是得加。刀槍也得購。」胡文軒皺著眉頭說。

「不過,朝鮮衙門見了恐怕會不喜畢竟是買刀槍這等事情。」魏慶勇遲疑地說著。

「不用擔心,那自然會對付好。」對此,胡文軒卻並不在意:「大不了走一趟京師,去一趟同盟指揮委員會。」

「那就好多購買些有力的武器。人少些也心安。」魏慶勇說著,這才鬆了一口氣。

兩人說著閑話,談論得一時間有些興起,也沒注意左右有人偷看偷聽。待兩人話題收尾,一下子就發現了洪文賢趴在窗子上,定定地看著兩人。

「小傢伙,你聽得挺起勁嘛。怎麼,有何見教呀?」胡文軒笑著,有心要逗弄下孩子。

小傢伙卻並沒有搭理胡文軒,而是怔怔地看著護衛隊頭領魏慶勇手中的短火銃:「這就是火銃嗎?」

「小傢伙見識不小嘛。」魏慶勇也是笑道。

洪文賢沒有接話,卻是定定地看著胡文軒,道:「你是這裡最大的官,對不對。我我其實是從」

「兒呀,你又胡言亂語了。」洪七娘不知何時過來,笑道:「這些年,妾身照顧不上孩子,讓他受了許多欺負,經常說著不著邊際的話。方才,我正想尋胡掌柜談談生意呢,我這醬菜呀,那是李岩李掌柜親自品嘗過的。正想尋幾位一起入個股呢,一不需要出錢,二不需要出力,就佔個名頭,幫妾身一同參詳參詳」

洪文賢被洪七娘推進了小屋子裡。

但此刻,洪文賢卻是根本沒有被洪七娘嚴厲的眼神止住,他預感到,小夥伴的死代表著自己偷聽到事情非同小可。

更何況

「大明皇帝起事東海」洪文賢自小讀過書,明事理,被賣去為小沙彌的記憶更讓他敏感謹慎。

這個聰慧的小男孩敏銳地意識到了自己恐怕知道了一個能驚天動地的大隱秘

這時,外間的胡文軒隨口說道:「正好,我也要親自去一趟漢城。帶著各地的商戶參加少東主舉辦的漢城交易會。洪七娘有意,也可以一同上前去買賣貨物嘛。在我遠征公司的地盤,你倒是儘管放心。這個漢城交易會啊,那是連皇帝陛下都親自題詞說會越辦越好的盛會1

洪七娘千恩萬謝,洪文賢目光一亮。

漢城北門,一場簡略的誓師儀式舉行完畢。一共一萬朝鮮大軍以及六千明軍出發,朝著東南方向的楊平郡走去。

朝鮮大軍主力其實並沒有這麼少。

好歹也是人口千萬的中等國家,朝鮮的兵力數萬,具體多少雖然不知,但明眼人都明白漢城之內的朝鮮軍力一共在五萬兵馬的數目上下。

但是,朝鮮人內耗的德行在關鍵時刻再度爆發。

前日,一場械鬥在軍營之中舉行。幾名親近大明的朝鮮將軍官曾經的上官揍了一頓。緣由,自然是過往不滿的恩怨。

哪怕是後世一向以軍紀好聞名的解放軍,也一樣有傳出體罰等負面新聞。至於其餘軍紀環境更差一些的外**隊,更有軍中互相火併之事發生。

這年頭,朝鮮軍中出現這樣的事情,實在是頗為正常。

但這個關頭出現這樣的事情,顯然是壞事了。

果然,不少朝鮮本土派軍官當即借題發揮,想要再干幾架打一常雖然反應迅速的明軍很快就扣押了下來,可隨之而來的軟性抗爭便是接連出現。

為此,作為本土派里威望最高的大將高敏甘稱病不起,表達不滿,其餘人朝鮮將領趁勢罷工,鬧僵了起來。

聞訊而來的明軍主將徐聞聽完了詳情大感愕然,卻是無可奈何地感覺有力沒法使。

他本來以為,會是佔據多數的朝鮮本土派將領看不慣親明派將領得勢找茬,沒想到率先動手的反而是親明派的將領。

理虧之下,徐聞只得厲行軍法,懲治了幾個尋釁的將領以後卻也只好放棄對朝鮮軍的指望。他留下餘下的兩萬左右的朝鮮軍隊,交給為數三百餘人的教官團繼續操練以後就帶著一萬還算可靠的朝鮮軍由林慶業統帥,出發前往江陵平叛倭寇。

儀式進行得很簡短,皇帝陛下沒有搞什麼隆重的誓師出征大典,與李宗勸勉了幾句就出發前往江陵。

徐聞離開了漢城,心中想著接下來的任務,卻是久久苦思。

「倭寇來的太奇怪,太突然了」作為剛剛進入朝鮮亂局的明軍將領,擔任水師陸戰隊統帥的徐聞有著局外人的敏銳,他尋來了林慶業,問道:「倭寇進犯的情況是如何的,目前收到的消息怎樣了?」

林慶業聞言,卻是先感嘆了一下軍情完備:「根據錦衣衛以及地方官府的消息,目前倭寇已經離開了江陵,果然是朝著內陸進犯了。地方官府的消息很混亂雜亂無章,只是一個勁說倭寇如何厲害,抵抗不及。還是錦衣衛的消息準確關鍵。除了江陵被破以外,倭寇似無攻堅能力。只是進展頗為神速,若是州縣不防被突入了城門,便大禍臨頭。故而,他們進犯得極快,看樣子是打算將朝鮮打個對穿。」

徐聞輕哼一聲道:「若是想在西海岸接應人馬,那倒是他們活到頭了。」

兩隻艦隊分別駐紮在釜山與仁川,倭寇要是來,倒是自投羅網。

不過,顯然也不能寄希望於敵人的愚蠢。

「我覺得,倭寇這一回來得太巧合,太湊巧了。就是一路突進,也實在說不通。內陸多山,交通不便。就算是只搶掠金銀,也實在沒必要突入這麼深。當然,這些都不影響我們擊敗他們。只是為將需要謹慎。一共動用兩個禁衛團雖然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可若是落入歹人的奸計里」徐聞說著就不由地收住了聲。

幾字微言說

今天早早就得去看牙,嘆氣,默默求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