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五章:倭寇動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倭寇動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聯軍軍營里,聽了徐聞所言,林慶業也很快就變得格外凝重:「末將明白了……這一戰,要戰決。.」

「更要小心謹慎。」徐聞猜不透倭寇到底什麼打算,只好與林慶業再三囑咐。

與此同時,當平定倭寇的大軍出以後,漢城城內原本擔憂恐懼的氣息也似乎由此消散。除了街頭巷尾會議論著一點後續追蹤以外,大家對於倭寇就很快都放心了下來。

倭寇再厲害,也頂多一兩千人。哪怕他們深入內6為禍,也定然會被剿滅。就算朝鮮軍隊不放心,可大明也出兵了一共七千兵馬呢,平定一個小小倭寇,實在是手到擒來。

伴隨著安全的風險撤去,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承平之時。

時間,朝著大明二七八年的六月一日抵達了。再有五天,就接連會有盛會在漢城打開。

一共兩場盛會吸引了全城所有人的目光。一個,便是讓市井百姓與勛貴高官都矚目的賺錢大事:漢城交易會。

隨同御駕而來的商人們與遠征公司等海商們一同加入進來,趁著皇帝陛下國事訪問的東風,朝鮮上下無不矚目,近日裡,更是全城客棧飽滿,就連投親的人也加了數倍之多。

靠著這樣一場盛會,無數人都期盼著能夠藉此大賺一。

同樣,成均館里,明倫堂亦是開始改造,用以容納更多的人旁聽。可以遇見,到時候的明倫堂一定會爆滿。不同於市井氣息更厚重的漢城交易會,這裡雲集的全都是朝鮮國的官員、學者、士子以及王室勛貴。總而言之,就是這個國家的精英之輩。

無他,將要在這裡舉行講學的將是大明帝國大皇帝陛下朱慈烺。

這位皇帝即將在這裡進行自己在朝鮮時候的最後一個公共活動:講學。

對於皇帝陛下,朝鮮人大多數的印象先是一個傑出的軍事家。他平定了朝鮮國內親情派金自點的勢力,又殺敗了清軍滅了清國,平定了內亂,戰功赫赫。但是,當皇帝陛下宣布要講學的時候,眾人這才意識到了朱慈烺的另一個身份。

他是一個皇帝,也意味著除了軍事,他更是這個帝國政治權力的最高階梯。現在,皇帝陛下即將抵達成均館,卻是要舉行一場註定在世界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一的演講——這個世界的未來。

……

當漢城裡重新恢復太平景象的同時,東出漢城的聯軍緩緩放慢了腳步,進入楊平郡。

他們開始安營紮寨,聯絡楊平郡的地方官員。城內的郡守帶領士紳供應著軍資,對於明軍在城外野地駐紮的舉動感覺頗為好奇。

畢竟,朝鮮的軍隊軍紀也委實算不上好。若是有機會讓朝鮮軍隊進入了城內,那定然就是一場雞飛狗跳了。

徐聞在帳內見了郡守,一番客套,收下了犒勞,隨口問起了軍情。

「還好大軍來得早……」郡守潘鳳文是個養尊處優的中年文士,保養得體,此刻說著生硬的漢話,感嘆道:「聽聞隔壁的原州……已經有了倭寇的蹤跡。」

「度竟然如此之快?」徐聞聞言,不由凝眉道:「倭寇雖然素來近戰敢於突殺,但攻城之事,豈會如此這般簡單?我看楊平郡城防亦是不俗,從江陵一路來此,難不成就連一座可以擋住倭寇的大城都沒有?」

「說來慚愧的是……」林慶業此刻插話道:「到現在,我們依舊無法確認來犯的倭寇領是誰,人馬有多少。而且,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這一回的倭寇……情況很不一樣。」

「哦?」徐聞想起了嘉靖年間的抗倭戰爭。

果不其然,潘鳳文開始面色凝重地提起了這一回倭寇的厲害。

「他們開倉放糧,周濟百姓,須臾之間就拉起了數萬民眾。尤其這一回倭寇打出的旗號是反明……而且並不如何暴虐,少有殘殺之舉。根據現有的消息,這一回來犯的雖然有不少倭人。可也有不少朝鮮人,甚至……漢人……」

徐聞眉頭一挑,聽明白了關鍵之處。

這其實就和當年嘉靖年間肆虐的倭寇頗為相似。與其說當年的倭寇肆虐是真的海外的流浪日本武士厲害,還不如說是因為禁止海上貿易以後凋敝的東南沿海失業嚴重,百姓民不聊生,於是倭寇肆虐,反而引得不少百姓爭相跟隨。

再加上不少大戶因為海上貿易與海商多有聯絡,又因抗倭戰爭時走私貿易的關係態度曖昧,以至於倭寇之患愈演愈烈,最終到了朝堂舉國震蕩,以傾國之力剿滅這才收拾下去。

「日本人一直以來都試圖竭力打開大明的貿易封鎖。前些年,有西洋商人與鄭芝龍聯手供應,日本國內的生絲需求還算正常。但伴隨著大明國力越振作,還敢走私的情況就越來越稀少了。」徐聞身為水師6戰隊的江陵,自然是消息靈通。

當然,還有一條消息他沒說。

遠征公司其實開通了前往日本的航線,更將大明的外交使者王夫之派遣了去。

也正因為如此,雖然可以用貿易封鎖的報復作為理由解釋的通,可實際上只要細想就會覺有邏輯不順的地方。

大明已經有意重開海上貿易,這個時候挑釁顯然是不智之舉。除了激怒皇帝陛下以外,不會有任何好處。更是距離重開海上貿易的初衷南轅北轍。

「如此,那就說得通了。」潘鳳文不知道王夫之與遠征公司的事情,此刻一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我也探查到了不少消息,聽聞這一回倭寇進犯,為的就是這一點貿易封禁之事,試圖逼迫朝鮮與大明……」

林慶業與徐聞幾乎都同時笑出了聲,潘鳳文感覺有些尷尬,不過也明白了兩人的意思。

「想要我大明屈服,哼……倭寇也未免太夜郎自大了。」徐聞說著,忽然見林慶業的副將與一名身著飛魚服的情報軍師急急忙忙跑了進來。

只聽兩人各自在林慶業與徐聞耳邊低聲說出。

兩人一聽,都是匆匆告別潘鳳文,前往了隔壁軍情推演廳。

「情報可信嗎?」徐聞忍不住問出了聲,臉上殘留著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