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八章:情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情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朱慈烺這樣放飛了一下思緒,便很快擺了擺手:「不用管了,臨時再換人也不便利。只要能將通譯的事情做好,朕也不管那麼多,總之這一場結束以後,朝鮮之行也就圓滿完成了。兩個小女子,每日進出朕身邊都要過三重搜檢,能做得什麼事出來?」

魏雲山遲疑稍許,但還是躬身應下。

沒錯,皇帝陛下身邊的安保可謂是格外的嚴密。更何況還是兩個生面孔女子,每日進來當值,宮門口搜檢一次,到朱慈烺身邊聽用的時候搜檢一次,再召見的時候還要搜檢一次。

在眾多護衛之下,朱慈烺實在想不到留兩個小姑娘能有什麼威脅。

世事,許多時候就是這樣的光怪6離。

朱慈烺覺得一切都是無誤的時候,寧威走了進來:「陛下,吳三桂求見,道是有緊急軍情。」

「吳三桂?緊急軍情?」朱慈烺與兩人對視一眼。

寧威自然是一臉茫然。。

魏雲山作為情報頭子,也是一臉茫然帶著緊張,若是還有重要軍情,錦衣衛漏報了,那可就是工作失誤了。

「宣。」朱慈烺看了看時間,揮手放人進來。

吳三桂一路走入景福宮,回想著此前聽聞到的消息,也是禁不住好一陣緊張。畢竟,他可不是曾經的大明高級將領,手握重兵的關寧軍少東主了。現在,他是遠征公司的一個普通商人。曾經,或許可以仗著軍功,仗著家底傲視群雄。

但現在,世事變遷,吳三桂距離朱慈烺是需要越來越仰望了。

一路經過搜檢,吳三桂見到了朱慈烺,將神興寺的事情道出。

聽到神興寺打算攻打漢城的事情,朱慈烺頓時一愣。

魏雲山低聲道:「陛下,臣去將柳英彩拿下1

「等等1朱慈烺走到了偏廳里的沙盤上:「徐聞所部現在到哪裡了?」

很快便來了幾名中書舍人,匯總了軍情更新了位置。

「徐聞正在率軍奔襲進犯原州的倭寇。」魏雲山跟了過來,又道:「這裡是尚志嶺,距離神興寺很近……」

「天理教,天理教。這些邪教,一旦動起來,那規模可就不小了。」寧威看著軍情,又皺起了眉頭想起了一件事:「我們的軍情恐怕泄漏得很快,要不然倭寇不可能這麼巧出現在原州這個地方。漢城……恐怕更危險。」

表面上,原州是大戰開打的地方。若是被天理教埋伏此處,明軍固然危險,可要對付朱慈烺可沒那麼簡單。漢城距離仁川不遠,朱慈烺要跑還不容易?

顯然,敵人的後手肯定是在漢城。他們只是想吞掉這數萬大軍,好面對將來大明的這頭巨獸的憤怒罷了。

「陛下……臣……」寧威想說什麼,卻被朱慈烺擺擺手,拒絕了。他知道,寧威是想護送朱慈烺去仁川。

可這樣一來不就等於認輸?

朱慈烺將吳甡、高名衡、陳貞慧等大臣喊來。魏雲山與吳三桂簡要地將情況介紹完畢。眾人一聽,紛紛都炸鍋開來。

「竟然有這等事情。他們這是不要命了嗎?這簡直是以卵擊石1吳甡先是震驚得不敢相信。大明之強盛,帶甲之兵百萬,更有平定建奴滅國之威。實在很難想象朝鮮國中有人如此喪心病狂。

但事實如此,情緒化毫無意義。吳甡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當務之急不是表感言,而是做出決定應對。

「陛下,臣這就去尋朝鮮國王,徹查此事1吳甡剛站起來就被高名衡扯祝

高名衡道:「朝鮮國王恐怕也控制不住事情。不能太高估朝鮮人的力量。這個緊要關頭裡,萬事只能靠我們自己。」

朱慈烺緩緩頷。朝鮮官府的本事,朱慈烺是已經有過切身體會的了。這比不得朱慈烺自己新建的一套班子。朝鮮立國百年,就如同一個垂暮的老人,已經頗多腐壞。就是此前那個摩尼山案子,也依舊沒有徹查清楚。

陳貞慧又道:「如此說了,漢城其實才是最危險的地方。現在當務之急,是必須預備好最壞的結果。做最壞的處置準備。」

高名衡聞言,當即一臉肅殺:「臣這就令朱笛所部星夜急行軍入朝。」

「動兵,朕不怕。」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但若是因此將朝鮮的事情弄糟了卻是不值得。更會中了那些人的奸計。他們不外乎是想要破壞大明與朝鮮的關係,亦或者讓朕的中華同盟破產。因為陰暗處的小人荒廢大計,不值得。必須將此事徹底剖根挖底,全部解決。」

聞言,在場大臣們都是陷入了一陣沉默。

的確,如果這個時候大舉徹查,只能搞亂此前的所有步調。也會因此打草驚蛇,浪費了吳三桂提供的寶貴情報。

這一回,有李岩隨手救的孩子透露了他們的機密,下一回呢……?

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

魏雲山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他面色凝重:「臣請罪。」

朱慈烺搖搖頭:「現在不是論罪的時候。」

魏雲山微微放鬆,道:「聖上隆恩。」

「那麼……朕得意思,是這樣……」朱慈烺拍了拍在,寧威帶人檢查了一下四周,躬身一禮,這是附近無誤的意思。

隨後,眾人聽著朱慈烺將計劃道出,隨後迅記下,反覆推演補充……

很快,一個計劃悄然開始成型。原本沉默寡言當作透明任務的吳三桂被拉了進來。此刻他的心中激動萬分。

他萬萬沒有想到,當自己已經離開權力中心以後,竟然還會有機會參與到決定一個國家命運的時刻里。

當然,決定的是朝鮮國的命運。

誰讓而今朝鮮的未來已經實際上掌握在了朱慈烺的手中呢。

這個時候,吳三桂亦是意識到,這個世界,當官或許不再是唯一出人頭地,青史留名的途徑了。

他靜靜地聽完計劃,補充了一些意見以後,全部計劃已經成形。

「時間有些倉促,諸位抓緊吧。還好……講學與漢城交易會幾乎同時舉行。該我們給他們……一些驚喜,或者說驚嚇了。」朱慈烺笑著,只覺得胸中一片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