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零九章:做大事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做大事的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京中風起雲湧的時候。尚志嶺亦是來了幾個新到的客人。崔成恩抬頭望了望眼前的峭壁,又打量了下眼前的朴正勇:「你確定……這裡能上去?」

「小人小時候上去過……」朴正勇回憶起了自己當年當採藥小童的時候,但很快他就不由地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福的肚子,有些玄乎。

見此,崔成恩搖了搖頭:「罷了,好不容易得來的消息。那九龍眼就在此處,我們不能再錯過了。」

說罷,朴正勇深呼吸一口氣,帶著人爬了上去。

峭壁之上,赫然有一處山寨。

裡面,接應的人見朴正勇抵達,大喜過望:「剛好,九龍眼眼下正好一人在寨子里。」

見此,崔成恩不由感慨起了自己的幸運。這朴正勇竟是恰好是尚志嶺的人,也有幾名親信都在天理教的寨中。

崔成恩點了點頭,身後一行人披甲執銳,跟著人沖入了寨中一處寒酸的小房間里。

見幾人來臨,九龍眼震驚過後頗為平靜:「這一天還是來了。我要知道我刺殺的是大皇帝……我哪裡還敢動手……我招了。」

……

「什麼,伏擊明軍?」楊平郡里,林慶業見到了急匆匆趕來的崔成恩。

崔成恩急切地道:「不僅如此,還有幕後主使。應是在漢城預備著發動,對陛下不利1

「這些賊子,真是膽大包天1林慶業的震驚難以描繪,他可是明白大明之強盛的。輕輕鬆鬆就能動員百萬大軍,對付一個孱弱的朝鮮實在是舉手之勞。

這些人發了什麼失心瘋,竟然要激怒這樣一頭復甦的雄獅。

但很快,林慶業又不由地感慨起了眼前這崔成。

崔成恩在摩尼山救了皇帝陛下一次,眼下,卻又是得到了這麼一個關鍵信息。這一回……又是妥妥的救駕之功了。

當然……

前提是要救下來。

「來人,立刻去將李李團長請過來,我有要事相商1林慶業說。

……

大明二七八年六月六日,上午。

這是朱慈烺預定下來講學的日子。

李允兒深呼吸一口氣,走進了成均館里。

作為朝鮮版本的國子監,成均館可謂是朝鮮的最高學府。對於不能讀書的李允兒而言,這裡也算得上一處聖地了。

當然,聖地已經有些破敗,還是這一場皇帝陛下的講學讓這裡得以重新煥發生機。四面八方抵達的學者、士子以及官員行走在成均館內,都顯得興緻盎然。

她的身邊,柳英彩倒是很平靜的模樣,淺淺地笑著,也不怎麼打量著成均館里的事情,發著呆,彷彿在想著什麼心事。

自從知道自己的生父是一個邪教頭子以後,原本在瑤池超然的柳英彩覺得自己一下子脫離了原來出塵的狀態。

原本只是一名殺手的時候,執行任務,完成任務即可。

現在,忽然間發現自己所有的任務其實都是一種試煉。並無多大的難度,柳英彩開始感覺內心空落落的。她有些懷疑自己的人生價值了。

更重要的是,比起過去,她的身邊牽出了無數根線,左右著她的人生。她第一次對任務的合理性開始產生了懷疑……

「要殺他嗎?」柳英彩心中想著,忍不住問道:「允兒。」

「你在發獃哦。」李允兒關切地問著:「太緊張了嗎?」

對於眼前這個英氣逼人的少女,李允兒有些極大的好感。至少,光是這副帥氣的面容出現在女人身上,就足以讓淑軟的李允兒感覺心跳加速。

「嗯。」柳英彩感受著李允兒灼灼的目光問,有些不那麼自在,不過沒有感覺到惡意,她很快就放鬆了下來,又道:「你覺得,大皇帝是個怎樣的人?」

「陛下呀……」李允兒想起了朱慈烺扮演諸葛孔明時那副俊朗的模樣,笑道:「那可是咱們百萬朝鮮少女心中的偶像歐巴呢。」

柳英彩噗哧地笑了出來,他本來是很嚴肅地考慮朱慈烺是怎樣人的。結果,得到了這麼一個膚淺的問題。

但柳英彩恰恰卻是不看臉的人:「你明白我不關注男子容顏的,要關注,也該是你這般的淑女。」

李允兒的面龐騰地就紅了起來。

柳英彩笑了,繼續道:「說正經呢,你說陛下是個怎樣的人。況且,你我二人被送到這裡來,大君是個什麼心思,誰不知曉。只是每日陛下除了講學的事情會召見我們聽用以外,這幾日連出宮的次數都不多。就是每一次,都是一大堆人荷槍實彈地跟著,好不自在。」

李允兒聽完,卻是更加面色通紅了,聲音訥訥地,低聲道:「這種事,大君尋我來,其實也是找錯人了。況且,陛下與皇後娘娘恩愛,誰人不知,往來鴻信傳書,可是牽挂著呢。這個時候尋外室,卻也是沒心思。當然,最重要的,允兒是覺得,陛下是個做大事的人。」

「做大事?」柳英彩耐心地引導著。

李允兒點頭,作為原定歷史里被嫁給多爾袞的朝鮮公主,李允兒其實見解獨到,也是頗有政治嗅覺:「在陛下看來,平定內憂外患,建設強盛大明。推動中華同盟,將世界置於中華範疇之中。這是青史留名的偉業,兒女情長此類,自是不多心思的。」

柳英彩有些迷茫:「中華,是怎樣的概念?」

「唔,便是漢家兒郎之域吧。」李允兒沉吟稍許,又道:「我朝鮮儒沐中華,數百年一來,亦是中華一員。不是番邦夷人,不知禮義。」

說著,李允兒感覺一陣傲然。

這就如同後世的文明世界與不文明世界一般。

「禮義……」柳英彩對於這個卻是懂了。

山門裡,一樣是尊師重道。雖然看似是世外高人,其實也一樣深受塵世的影響。若無禮義,自然也就亂套了。

中國自古以來,或許就不是什麼法制社會。比起法律,更加作為社會秩序核心的是禮儀,是道德。這是儒家的內核所在。

只可惜,伴隨著後世到了清朝,文化**,文字獄高壓可怖,除了訓詁學這類沒有政治風險的文化研究以外,思想層面上實際上進入了一種落後。

相反,明清交際之時卻是有眾多的思想大家出現。朱慈烺毫不懷疑在中國一樣也可以出現一個思想啟蒙的大潮。

只要……這個國家依舊保持著擴張與進取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