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章:講學成均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講學成均館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李允兒與柳英彩自然是在朱慈烺準備的草稿之上見過朱慈烺的文章。但是,比起李允兒,柳英彩顯然許多話能認得字,卻全然不懂得意思。

但是,柳英彩覺得這些說到底,顯然還有一層隔膜。

彷彿哪裡不對勁一樣。

李允兒沉吟稍許,又道:「其實,若是英彩姐姐有空,可以去漢城江南的九龍村看看。這些年,陛下來之前,朝鮮動蕩不安。胡虜進犯,江山淪陷。官府壓榨,民不聊生。陛下來了以後,便見戰亂沒有了。匪患也平靖許多,最重要那些年年會倒斃路邊的貧民百姓,也少了許多。我不懂得陛下是如何做到的。但……我覺得陛下這樣的大事,實在是不容易。」

朱慈烺要興商貿,辦工坊,又開遼東,許多活不下去的朝鮮人都偷偷跑去了遼東尋活路。

大明經濟復甦,自然也是大量進口朝鮮物產,由此活民無數,如此總總,李允兒一個女孩子家,雖然都不明白過程,卻都知曉結果。

說完,李允兒又輕嘆了一聲:「其實,陛下也得罪了不少人。」

「嗯?」柳英彩心中一顫:「如何說。」

「陛下要做好事,活民無數。卻是斷了別人的財路……就如那興商貿,講究的是毫無阻塞,無人敲剝,無人卡要。可陛下一來,便是利劍斬臟手。誰不恨得牙痒痒?又比如聽聞陛下興遼東屯墾,更放了話,去了遼東便可入漢家籍貫。不知多少活不下去的人去了遼東,離了朝鮮。可這樣一來,自然是貴人們沒了佃戶,土地無人耕種,便是要留下人,亦是得降低租子。如此總總,誰不恨?更別說……」說到這裡,李允兒意識到了什麼閉上了嘴,道:「對了,這一回的講學,英彩姐姐準備好了么?」

李允兒與柳英彩是李昊送進去的女人,為的其實也就是讓皇帝陛下對李昊有好印象。顯然,這就涉及到朝鮮王位之爭了。朱慈烺偏向李昊,自然是讓李皚惱恨。只是這些細節李允兒顯然就沒有必要與柳英彩提。

「陛下要講什麼,也不和我們提。能如何準備,只是心中不慌,處事不亂罷了。」柳英彩聽李允兒打斷對話換了話題,心中一顫,卻又微微有些放鬆,跟著換了話題,心亂如麻。

……

成均館、明倫堂。

進了成均館,在整個館內最中間的地方矗立著新擴建的明倫堂。這裡合併了另一處藏書閣,請了來自大明的設計師與工程隊,在皇帝陛下宣布要來朝鮮以後就開始修築。一連忙碌數月,今天,明倫堂到了實現它意義的時候了。

大明國皇帝朱慈烺將於今日上午十點舉行自己的講學。

皇帝陛下宣布的政策,開展兩國政治、經濟新動向,那是很常見的事情。可皇帝陛下此刻搖身一變成了學者,卻是讓不少人感覺大為新奇。

比如而今新上任的左議政金尚憲。

不同於官場里姍姍來遲者為尊的傳統,今日的崔鳴吉抵達明倫堂格外的早。作為朝鮮朝中排前的高官,崔鳴吉同樣也想明白朱慈烺胸中所想。

畢竟,不管是中華同盟,亦或者大明中興的緣由。他都頗為好奇。更想明白朝鮮是否也有這個機會,可以再度興盛。

與金尚憲懷著同樣心情的人顯然不少,明倫堂里很快便濟濟一堂,已然擴建得足夠容納千人的大堂里坐滿以後,依舊源源不娜私入,擁擠在過道之中。

維持秩序的成均館官員教師們忙得忙頭大汗,還好有禁衛軍親衛營的將士們維持著持續,又及時關閉了通道,這才讓堂內顯得安靜稍許。

金尚憲環顧了左右,從未覺得朝鮮的權貴們竟然如此的行動迅。這才開場不到一百息的時間就前後抵達。

今日的觀眾不僅有朝鮮王室,李宗、李昊、李皚亦是匯聚了朝鮮朝廷里叫得出名號的官員,包括崔鳴吉這樣的高官,亦是包括鄭永文這樣的中堅官員,幾乎紛紛到常當然,亦是少不了朝鮮的名儒,青年才俊,此刻都是聞名而來,靜候著朱慈烺的講學。

明倫堂的修築是參考大明京師大學堂里階梯教室一般布置的,其實也是如後世的人民大會堂一般無二。

不同的是,台上可沒有那麼多椅子,而只是放了一張主席台。

簡單,更是簡潔。

朱慈烺緩緩從後台里走出來,卻是頗為讓人感覺意外地沒有身著皇帝常服,則是一身青衣長衫,看起來格外全然是另一番感覺。

脫去皇帝常服以後,眾人似乎也觀察到了這位皇帝的年輕。

而今剛剛二十齣頭的朱慈烺實在是青春朝氣得讓人嫉妒。但更是讓台下的李昊忍不住感嘆:「這個世界,未來將是陛下的呀。」

李宗也顯然現了這一點。過往交談國事,談論天下大政,兩國要務。在這樣的氣氛之下,眾人總是有意無意地忽略龍袍之下這位皇帝的年紀。一身龍袍彷彿就像是法袍一樣,加持了朱慈烺不可侵犯的神秘感,讓人不敢去揣測。

而今,眾人意識到朱慈烺的年紀以後,都是明白了一點,朱慈烺光是耗,就足以耗上半個世紀再退休。

那時候,一切的敵人再如何強大,都會倒在時光的流逝之下。

比如,李宗就自覺自己已經沒幾年好活了。

事實上,依著朱慈烺的年紀以及國內迅成長的醫療水平,朱慈烺相信……朱慈烺足以活到給李昊孫子冊封的那一天。

台下,李皚顯然也明白這一天。他沉默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又閉著眼睛默默地想了想城內的安排。這時候,再抬眼看向朱慈烺的時候,李皚氣色一變,卻是不由地眯著眼睛笑了起來:「真是年輕得讓人嫉妒……但這世上,不是還有一個詞么?天妒英才……」

一陣閑話撇去,朱慈烺背著雙手,走上了主席台。

當朱慈烺走上台的時候,台下無不是齊齊默契地安靜了下來。

場內,一片靜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