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二章:劃分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劃分天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倫堂台下議論紛紛,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到了十一點的時候。但眾人卻絲毫不覺得時光流逝,順序而過。

朱慈烺示意眾人起身發問。天下各國之情況,朱慈烺盡皆都能答上,隨後站起來發問的人少了,欽佩之情卻多了。撇去身份不提,朱慈烺每日里可都是在學習著。不需要擔憂財富的時候,工作不再是賺錢的任務,而是成了自己完成人生理想志趣的途徑。

就好比做手工一般,當你不賺錢的時候,做出來的東西精緻美感,大可以品味期間的樂趣。但若是拿出去賣的貨物,則不免要計較功耗利潤,大失其味。

朱慈烺津津有味地看著地圖,彷彿是看著一個絕代美人一樣。大明的疆域依舊是如後世一樣,像是一隻雄雞。腳踏著海南與台灣。只不過,比起後世的領土,而今的大明顯然要顯得更加肥碩。

首先是整個北亞地區,蒙古與西伯利亞,都被皇帝陛下標註成了紅色的背景色。整個中亞一直到海,整個中南半島一直到越南,以及朝鮮,這裡都是被標註上了專屬於大明的紅色。雖然其中許多地方都不屬於實際控制領域,有些地圖開疆的意思。

但這顯然代表著他的意志,也意味著帝國將來會真正貫徹。

當然,還有一道黃色的虛線,將東南亞、日本、澳洲、中南半島等東半球大部分疆域都圈了進來。

這代表著近期大明將要擴張的區域。

朱慈烺一邊展示著地圖,一邊解釋著場景,待在場漸漸沒有什麼問題了,這才開口道:「屬於地球的東面,將是中華同盟未來十年裡擴張的地方。東方,將於此崛起。但同樣,我們將面對來自西方的挑戰。我們的挑戰不僅來自地方土著、惡劣的氣候、初期巨額的成本、醫療、資金的缺乏。更重要的還是我們的競爭者。為了奪取世界範圍內遼闊的資源空間,勢必將爆發包括科技、貿易、文化、軍事等全方位的挑戰。」

朱慈烺說著,停頓了下來。一旁,李允兒眼疾手快地捧著一杯熱茶遞了過去。朱慈烺放下了空空如也的茶杯,笑著致謝。

趁著這個空閑的時間,台下炸開了窩,眾人議論著,卻是各執一詞。

少數的幾個贊同的話語以後,質疑與非議之聲便接連響起。

忠翔府的鄭永文看到了李宗眼中的遲疑,當即起身道:「天下雖大,安居之處卻寥寥。那海島蠻夷之處,皆是煙瘴之地。民既不知禮儀,地亦是遙隔萬里。若耗金銀百萬,換取版圖一張,未免台有些耗費了。」

言下之意,顯然是覺得那些地方實在沒什麼值得看一眼的。

眾人聽聞,都是不由地露出了點頭贊同的目光。就連金尚憲這種頗為親善大明的官員此刻亦是忍不住遲疑了起來。

財政就是一個大問題。

大明有擊敗建奴,滅國清國的戰利品斬獲,甚至還遼令一出,還有大量出賣宅田的銀子。再加上紙幣恢複信用帶來的彈性財政能力。大明的財政情況可謂是歷年以來最好的一個時期。

但朝鮮顯然就完全比不上大明了。他此前不僅需要竭力供奉給清朝的貢品,負擔後勤糧餉,僕從軍,甚至因為丁卯胡亂與丙子胡亂兩次大亂讓朝鮮稅源凋零,朝廷財政狀況持續赤字,一直到多了關稅才稍稍好轉。

這種情況之下,跟隨大明的戰車一同開拓,顯然有些沒有膽氣。

錢是男人的膽,這話用在朝鮮朝堂之上,也是頗為相似。

朱慈烺聽著眾人的質疑,卻是不甚意外,亦是並無幾分失望。拉著朝鮮官方一同行動自然不錯,可朱慈烺也不指望朝鮮官方多有本事。

他只是想儘力多擴張一些力量罷了。畢竟,現下吞併朝鮮難以進行也得不償失,那麼如何打好外交牌便是核心之處。

一個人再如何強大,也總需要一些小弟來幫忙壯聲勢。

故而,朱慈烺的目標,更有頗多朝鮮地方士紳。比如……宋東元這些在仁川就已經漸漸走上大明戰車的朝鮮實力派。

宋東元聽得很認真。自從跟著吳三桂辦了工坊以後,宋氏可就因此大賺一筆,繼續擴張。只可惜,仁川的罐頭市場很快就飽和了。去其他地方賣雖然有做,卻進展不順。

倒是其餘幾家的種植園頗為順利。

但土地資源總是有限的,朝鮮國內的人地矛盾亦是十分突出。這個時候,大家都是不約而同地盯上了國外。

比如遠征公司最近就打算募集鼓動,招募居民前往台灣開拓定居點。

在海外,那裡的土地可是近乎無限的,只要有本事,盡可開墾。

「這就是朕所言的陳舊見解了。煙瘴之地一詞並不盡然,這詞最早是用來形容江南,形容嶺南的。比如大明的荊楚湖廣,乃至蘇杭。甚至,亦是也有形容三韓之地是煙瘴之地。然則,現在如何呢?」朱慈烺笑吟吟地看著鄭永文。

鄭永文聞言,想要強辯,卻很快被問住了。

湖南湖北是大明糧倉,嶺南之富裕,更是明末罕見的平靜之地。

朱慈烺默默丟出去一個戰五渣的評價,環顧眾人,等待著下一個挑戰者。

果不其然,又一人站起來,盡皆側目。這一位竟然是朝鮮昭顯世子李皚。

「臣下其實也有一點疑慮。開疆擴土,自是好事。然則,這打下來的疆土,卻又要算上誰的呢?」李皚目光灼灼。

朱慈烺看向李皚,敏銳地感受到了一些不善的意味:「向外開疆擴土,除大明朝廷以外,朕暫時不打算各處藩屬國以官方名義進行。朕的意思,是如遠征公司一般,以公司的形式,在大明境內註冊,以大明殖民公司的方式,接受大明朝廷的管轄。當然,朝廷也會根據不同類型的殖民公司授予在海外境內使用武器、設置組織管轄殖民地的權力。」

吳甡微微頷首,這一步其實已經是十分巨大的讓步。要知道,洪武年間,結社可是不允不如同後世結社是寫進憲法的權利,在洪武年間,結社卻是被當作是要謀反的徵兆。更別提使用武器,建立公司武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