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七章:啟蒙歌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啟蒙歌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倫堂里,李皚佔據了上風,在講學即將結束的最後時間裡,大打抒情牌的李皚獲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

他為了準備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了。

久到幾乎李皚自己都彷彿相信了自己準備好的說辭。這一刻,當預備好的托兒齊齊起身鼓掌表示歡呼的時候,李皚終於相信了自己代表著民意。

這個民,當然說的不是什麼小老百姓。

就如同文彥博當年與神宗皇帝所言「與士大夫治天下」一樣。在朝鮮,其實也只是與兩班貴族治天下。

李宗因為朱慈烺的關稅,因為那一句保證王室權力的同盟合約而導向大明。但李皚很清楚,自然有一大波人不悅大明的進入。

別的不提,就說那漢城交易會,不知壞了多少人的生意。

就因為那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便讓那些軍將怨聲載道。

更別說朱慈烺開遼東,開海外。這固然可以讓那些親近大明,有意開疆擴土的人獲利。但事物是兩面的。

不管是開遼東還是殖民海外,先需要有人移民。一旦人身禁錮得以解脫,那麼土地剝削就將大大降低。如此一來,佃農若是刻薄對待,人家就直接跑了。

無論如何,這些都將大大增加土地耕種的成本,利潤也將由此降低。

未來預期的利潤是未知不確切的,因朱慈烺而起的利益傷害卻是結結實實的。

如此,也不難預料會有這麼多人站起身來,為李皚喝彩。

就如同後世的全球化會損害底層人民,只能造福跨國大企業一樣。兩班貴族之中,一樣不少人會因此利益受損。

觸動既得利益階層,那是比觸動靈魂還難的事情。

但朱慈烺卻信心十足。

他相信,人心向背,絕非是這些歷史洪流面前絆腳石可以阻攔的。

在大明近三百年的經營之下,在朱慈烺國事訪問的熱潮之中,在中華文明強大的吸引力面前,這些阻攔都將證明只是螳臂當車。

朱慈烺臉上綻放著自信的光輝,他的身上彷彿加持了四千年來燦爛文明下的力量,說話鏗鏘有力:「正好,最近有一啟蒙一般的歌,朕想唱一唱。看看,在場眾人們,是否記得這樣集體的記憶。」

一旁,李允兒目光灼灼,激動難言:「偶像級的陛下,是要放歌一曲了嗎?」

她不由想起了當初朱慈烺草船借箭上演時,那英姿風範。

柳英彩見李允兒如此,也不由心中突兀地升起了一種期待。朱慈烺的才華,可是被李允兒念叨了不知多少次了。

李皚心中微微有些不妙的預感,但當它的目光落到柳英彩身旁一個男子身上時,心中一定,大石落地。

那男子微微躬身,拇指向上。

這是大事預備完畢的暗號。

這時,落到李皚心中,再看向朱慈烺,就猶如自己是西遊記里的如來佛一樣,任你如何蹦躂,都跳不出我的手掌心。

李宗、崔鳴吉、李昊以及金尚憲等朝鮮權貴們確實頗為期待地看向朱慈烺。

今日的一場講學,不管是天下坤輿圖還是人口論,都堪稱耳目一新,乃是劃時代的理論。他們明白,這是朱慈烺在確立自己的執政思想,在確立自己的道統。無論如何,這都是一代大儒才能做得出來的本事。

只以今日所聞,就足以證明朱慈烺學者的身份是絕對夠格的。

朱慈烺很自信自己的理論基礎,這是站在歷史巨人肩膀上的優勢。

「朕的一啟蒙意義一般的歌曲,是《我的祖國》。」朱慈烺笑著看向李皚。

李皚預感到了不對,試圖調轉話頭:「哈哈,真的嗎?這可是朝鮮。第一句怎麼唱,在場的同胞們會不會?」

「一條大河……波浪寬……」李允兒輕輕地唱了出來。她笑著看向柳英彩,低聲道:「這可是曹溪寺燃燈節那天,水師歌舞團紀念抗日援朝戰爭的歌曲呢。自那以後,可是人人傳唱。」

柳英彩側耳傾聽,李允兒不是第一個起頭的。

這一紀念並未遠去抗日援朝戰爭的歌曲喚起了所有人共同的記憶。

開頭輕輕唱了出來,李皚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僵硬。

這個頭被開啟,接下來的事情就不再是李皚能夠控制的了。歌兒,依舊在繼續地唱。

李宗看向身旁,金尚憲動情地跟著高唱。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這是美麗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到處都有明媚的風光……」

李皚的臉色越難越難看。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觸動了這樣一個隱藏情節。要知道,壬辰倭亂,這是大明對朝鮮的再造之恩呀。

這年頭可不是後世有美國這樣一個級大國駐軍南朝鮮。

抗日援朝以後,大明始終保持著天下第一大國,天下第一強國的姿態。再沒有歷史上大明滅亡情況的眼下,大明的榮耀與恩情,那是朝鮮人絕不敢忘卻的。

既是良心上的報恩,亦是強大的大明,絕不會放過一個二五仔。

「好山好水好地方條條大路都寬敞……」

「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

「這是強大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到處都有和平的陽光……」

朱慈烺亦是跟著輕輕地唱了起來。

尤其到那「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的時候,更是深深地注視著李皚,看著李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越來越僵硬。

「好好好,既然如此。就讓臣下,為陛下鼓掌好了。」說著,李皚大力鼓掌,打斷了朱慈烺的傾情演奏。

台下聞言,亦是漸漸想起了鼓掌之聲,打斷了合唱。

李皚一邊鼓掌,一邊退後,卻不是退向自己的位置。而是退向出口,隨後右手併攏如掌刀重重劃下。

轉瞬,門口沖入數百武士,高喊:「倭寇殺進城了,跟我保護王上1

朱慈烺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看著李皚露出了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