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八章:政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政變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明倫堂里,刀兵之聲驟然響起。

披甲執銳的御營官廳士兵踏著整齊的腳步,當當地出響聲,步入明倫堂里。中午明媚的陽光在這一刻,被森冷的刀鋒所降溫。

眾人側目看過去,目光落在這御營官廳大將高敏甘的身上,皆是倒吸一口氣涼氣。這高敏甘可是曾經手握御營官廳兵馬的內禁衛大將,勢力盤根錯節。此人此刻出手,定然代表屋外還有數萬朝鮮兵馬已經倒向了李皚。

伴隨著大門的打開,原本被齊唱所遮蓋住聲音顯露出來。

那是砰砰砰火銃開火的聲音。

毫無疑問,有來有往。

這也意味著,對面也同樣有火器。

幾乎瞬息之間,寧威面色凝重地跑了過來,身邊是披掛整肅,扛著藤牌的大內侍衛。他們不由分說地護衛著朱慈烺退向舞台之後。

寧威看向朱慈烺,等待朱慈烺的命令。

朱慈烺卻是搖了搖頭,對方的馬腳還沒有顯露呢:「倭寇?倭寇怎麼會打進漢城裡。分明還在原州,李皚,你帶兵進明倫堂。不僅是藐視朝鮮法度,在朕面前擅動刀兵,更是欺君犯上之罪。這一罪過,你想好後果了嗎?」

「欺明人之君那是明國死罪一條。但我李皚所為的一切,都是為了朝鮮。父王,倭寇來襲,他們要奔著大明皇帝去,此地不宜久留。還請父王隨我離去1李皚說罷,側身一讓,示意李宗離開。

李宗看著帶著披甲執銳武士到自己身前的李皚,眼中全都是陌生。

他明白,這個一直以來被自己當做棋子平衡棋盤的長子在現自己已經被拋棄之後,就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而事實上,可以看出來,李皚慢著李宗做了很多事情。至少,能夠指揮這麼多精銳兵馬就是李宗全然不知道的。

這是政變。

而他的結局……將是什麼?

李宗的思緒有些飄散,面對現實,他很快就講目光落到了朱慈烺的身上,起身走過去:「我不跟你走,我要與陛下在一起。」

但迎接他的卻是利劍。

李皚親手執著一柄長劍,儘管依舊套著劍鞘,但李皚接下來的話讓人絲毫不懷疑他有拔劍弒君的膽量:「倭寇是明人引來的,父王過去,只有死路一條。」

李宗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卻見李皚早已不耐煩。

此刻,高敏甘拿起長刀,道:「還等什麼?王上被奸賊迷惑了本心,胡言亂語。快帶王上走,去見御醫1

李皚露出了讚賞的表情,幾個武士衝去,架著李宗離開了明倫堂。

李昊看著這一切,望著明晃晃的刀兵,顫聲地指著李皚:「這是政變!你這是叛亂1

「大君,這個時候還糾纏什麼?快走1姚育說罷,連忙扯著李昊跑。

李皚拿出了劍對著國王,李昊更是喊出了這一切的真相:叛亂。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政變。

一切幕後主使者,赫然就是眼前這個一貫以溫良恭謙形象示人的朝鮮世子:李皚。

望著那明晃晃的刀槍,在場的朝鮮人們紛紛感覺自己的兩腿有些軟。

李皚的準備顯然頗為充分,四門打開,明倫堂四個方向的大門紛紛出現了朝鮮士兵。赫然就是此前被執行清洗的朝鮮官軍,御營官廳兵馬。

李昊腳下一軟,心道:這回完了,逃不出去了。

「諸位不必亂跑了。父王被姦邪蠱惑,罔顧朝鮮利益,我李皚身為朝鮮世子,自當清君側。諸位大臣只要認清形勢,自然無憂。」李皚說罷,這才讓堂上混亂不堪的情勢稍稍安靜下來。

金尚憲與崔鳴吉沒有走,他們站起身,崔鳴吉冷冷地看著李皚:「犯上作亂者,必將死無葬身之地。更何況,你此來針對大皇帝陛下。更要惹起滔天大禍1

崔鳴吉話音落下,金尚憲又道:「此刻回頭尚且還有機會,世子,我最後喊你一聲。切莫自誤啊1

「大明……?哈哈,這明國本就該亡了。若非出了一個朱慈烺,何來的甚麼中興?只要我登上王位,聯絡那八旗精銳。這天下就能由我朝鮮兒郎改寫。三百年了,三百年來屈居半島之上,跪地求饒的命運,朝鮮兒郎受夠了1李皚放生大笑。

朱慈烺看著眼前的一切,輕聲道:「果然,果然。從仁川金西石開始,就是你在一切幕後主使吧。」

李皚傲然道:「便讓你死了也瞑目,是又如何?」

場上一陣嘩然,在場朝鮮精英們紛紛震驚了。既是震驚於李皚的膽量,又震驚於李皚的陰狠隱忍。

這一切,絕非是一時起意,定然是圖謀已久了。

但對於不少人而言,也是紛紛激動難言。他們的確是被李皚立志讓朝鮮獨立雄起於東亞而鼓舞起來。

朱慈烺緩緩頷。

另一邊,李皚說完,也不再廢話,揮手就讓身邊御營官廳的朝鮮士兵衝過去,試圖抓住朱慈烺。

寧威看了一眼,輕蔑地冷哼一聲。

只見轉瞬就是上百個震天雷丟出,又穩又准地砸入朝鮮御營官廳軍手中。

高敏甘見此,卻是明白震天雷的厲害,連忙後退,身後十數名士兵齊齊舉起盾牌將四面八方乃至於頭頂之上都舉起盾牌。

一片慘叫聲響起,煙霧升騰瀰漫。

與此同時,東門更是也跟著響起一片震天雷爆炸開的聲音。無數預備好的親衛營將士紛紛沖入。

見此時機,原本一直默不作聲的高名衡連忙朝著李昊大喊:「大君,現在還留著,是要當一輩子的大君嗎?」

朱慈烺亦是招呼著眾人,還派了兩人去接李允兒。

李昊如夢初醒,連忙連滾帶爬,跟上明人的動靜。

說時遲那時快,隨時眾多的信息量,但其實都只是一瞬間生的事情。

內外夾擊打破包圍之後,朱慈烺便在護送之中安布離開明倫堂。

見此,李皚大為氣急。

他雖然知道御營官廳不善戰,卻也不知道會弱到這個地步,當即怒吼:「還愣著幹什麼?快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