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二十章:朕還沒放在眼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朕還沒放在眼裡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德壽宮裡,各處華商的護衛隊迅列隊,齊步慢跑,朝著宮門衝去,更是接受著在場無數人的注視。.這樣裝容整肅,戰力彪悍的軍隊實在是威風凜凜,讓人情不自禁昂挺胸,只覺得揚威國外,好不暢快。

德壽宮佔地很大,從消息傳來到列隊衝出,總還有一段時間。

這是一個時間差,也意味著朱慈烺的隊伍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之上顯得格外的醒目突出。這時的德壽宮周圍儘是亂兵,有的搶了個盆銀缽滿,也有的空手而歸。此刻見了突兀冒出來的隊伍,自然是紛紛目光大亮。

不一會兒,就有數十名亂兵嚷嚷著衝過來,要他們交出車馬。

不用朱慈烺吩咐便有十名侍衛列隊衝去,只一個照面,便見砰砰砰的三眼銃開火過後,便是慘叫撒腿狂跑的遠去腳步聲。

「這些雖是亂兵,卻各個都有來頭。陛下,趁著叛軍還沒反應過來,我們快些跑出城吧。」李允兒擔憂地說著。

朱慈烺卻是微微一笑,並不將亂軍放在眼裡:「左右都是些亂兵,朕還沒放在眼裡。況且,朕在漢城城中尚有禁衛軍一個整編團的兵馬,足有兩千人。雖然其中一千零落在此次叛亂之中。但還有一千在景福宮裡。只待我穩住陣腳,合併景福宮內的兵馬,便是橫掃全城叛軍都足夠了。」

「可是……」李允兒再想說什麼,忽而卻驚訝地呼出聲:「後面也來了叛軍,是從成均館里追過來的1

寧威明白李允兒的擔憂。因為分兵各自逃跑,朱慈烺身邊已經只有百餘名侍衛了。單從數量上來看,他們要面對的卻是上萬的叛軍。

果不其然,打跑了幾十亂兵以後,彷彿是捅了馬蜂窩,很快便見宮門前又出現了數百亂兵。他們本就垂涎漢城交易會內的財帛,久久沒有離去,這會兒見來了一波敢挑釁的,自然是氣得打算在這裡撒撒氣。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眼見前頭來了亂兵,後頭卻又來了追兵。

來的,赫然便是李皚。

李皚是一路追來,眼見手底下這幫子人果然不行,連阻塞人家都做不到,不放心地親自帶兵殺來,打算將漢城交易會的漢人財帛收入囊中,作為往後與大明開戰的軍資。當然,奔著放心的原則,自然是要自己親自見了落袋為安才算放心。

卻不料,這追過來以後,卻是在這裡見到了朱慈烺。

李皚當然熟悉朱慈烺的一切,更是知曉柳英彩的存在。既然柳英彩在此,顯然朱慈烺也就在此了。雖然柳英彩被捆綁住並沒有刺殺成功,但李皚並不擔憂。

「那是那一部兵馬?立刻讓他們聚集人馬,抓住朱慈烺1李皚不再廢話,當即下令。

一旁的高敏甘聞言,連連應命,急忙封官許願一頓,喝令前面的叛軍合圍。

眼見前後十數倍的人馬圍來,李允兒與柳英彩眼中紛紛浮現了擔憂的表情。

唯有朱慈烺見了,卻是從容地從馬上拿出一桿長槍,指著德壽宮前的亂兵,道:「沖潰眼前之敵,勝利,永遠屬於大明1

朱慈烺說罷,寧威高吼一聲,上百人連帶著李允兒與柳英彩齊齊衝去。

上百名侍衛迅護衛朱慈烺身前,隔著二十步的時候,三眼銃率先開火,砰砰砰地打落眼前一片子亂兵以後,便見明軍侍衛們齊齊抽出騎槍。

就連朱慈烺,亦是不甘落後,手中一干銀槍舞動猶如游龍,手刃一敵以後,麾下侍衛更是打了雞血。陛下尚且如此勇猛,他們豈敢落後?

只片刻間,奔著搶劫而來的叛軍就毫無阻攔之力地被百餘人的小隊沖入。

本就鬆散的陣列在這一刻轉瞬沖潰,猶如一顆顆聚集起來的玻璃珠被一隻巨大的鐵鎚迅砸入。本就鬆散的玻璃珠被砸到的部分頃刻之間破碎消散,其餘部分的玻璃珠自然是迅散開,飄零散落各處。

在強大的鐵蹄面前,叛軍們絕望地現自己竟是怎麼打都打不過。對面雖然只有百餘人,更是有上千叛軍追擊。可他們就是攔不住,任何攔路者,盡皆被砍瓜切菜一般地砍殺在地。

數百叛軍猶如豆腐渣一樣,頃刻之間就跑散了。

朱慈烺一行人順利抵達了德壽宮宮門。

李皚黑著臉,看向高敏甘。

高敏甘額頭之上大汗淋漓,不住地擦著汗。這會兒,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無能的屬下辯解了。

他看了一眼德壽宮,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大王!那朱慈烺雖然衝散了一部兵馬,可不也是被咱們逼到了牆角了么?末將這就率軍衝去,定然將那朱慈烺為大王擒住1

「你這蠢貨,也不想想這德壽宮裡眼前是個如何場景。那裡面,是漢城交易會,是漢人的商隊!難道會閉門不納?」李皚只覺得自己當初瞎了眼才會選擇這麼一個手下,更覺得這朝鮮的兵馬可真是太差勁了。

高敏甘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又急忙道:「末將這就急令全城各處的兵馬來圍攻德壽宮。」

說罷,高敏甘就要去下令。

李皚臉色稍緩,想起來了什麼,又道:「必須儘快!還有,景福宮的兵馬不能少,景福宮必須儘快拿下,這德壽宮你也親自去攻,拿不下德壽宮,拿著你的腦袋來見我1

「是,是1高敏甘說罷,急忙前去下令調集攻城機械。

這時,一個驚訝的舉動讓高敏甘大喜過望:「等等,用不上攻城機械了。開門了,那朱慈烺還沒進去1

李皚心中微微升起了不妙的感覺。

這時,朱慈烺騎在馬上,看向遠方的李皚,笑道:「本來,我還擔心若是一時半會,擒不住你難免後患無窮。可現在……倒是不用擔心了。」

李皚心中的不妙預感越來越大,但嘴上卻是一點都不饒,面露譏諷:「眼下你四面楚歌,還有閑心說這痴人狂言?朱慈烺,若你能束手就擒,我還能饒你一命1

朱慈烺搖搖頭,不再廢話:「諸位,該是你們出手的時候了。」

德壽宮外的這個中午難得的起了微風,吹起朱慈烺臉上鬢,衣帶飄飄,英姿勃,說完,就見朱慈烺側身一讓,示意眾人往後看。

李允兒與柳英彩齊齊看過去,赫然現德壽宮裡,陣列儼然地走出了約莫兩千餘人的兵馬。

黃色的軍裝整齊劃一,主要有退伍兵組成的護衛隊們此刻重新列陣,彷彿又找到了當年從軍的感覺。而且,一樣還是在皇帝陛下的統帥之下。

看著兩千餘護衛隊組成的方陣,朱慈烺笑著招手。

見此,護衛們似乎回想起了當年跟隨在朱慈烺麾下一次又一次打敗眼前勁敵時的景象。

「吾皇萬歲,大明萬勝1

「吾皇萬歲,大明萬勝1

「吾皇萬歲,大明萬勝1

……

歡呼齊齊高喊出聲,眾人側目看去,紛紛不禁心中熱血澎湃。

李允兒與柳英彩都是怔怔地看著朱慈烺被無數將士們歡呼著。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兩人不由都是胸脯劇烈地起伏著,為這樣的景象所動容

「這樣強大的力量……怎麼會被陰謀小人所擊敗呢?」李允兒喃喃地說著。

柳英彩沒有評論,只是道:「他們起進攻了……」

兩千餘護衛隊大步衝去,而這時,急匆匆追擊而來的李皚身邊卻只有一千餘人馬,就是高敏甘迅調遣兵馬,也只是聚集了附近本來打算洗劫漢城交易會的亂兵。

這些亂兵方才親眼見到了朱慈烺只有一百餘人就如何砍瓜切菜一般殺敗他們,眼下見又來了兩千餘明人士兵,紛紛沒有戰意,只一接戰,就如雪崩一般垮塌。

當潰退的勢頭升起時,再想止住就不僅是要面對眼前強大的敵人,更是要面對為數不少的潰兵。

李皚看著眼前轉瞬逆轉的一幕,腦海里久久回想著朱慈烺今日在成均館明倫堂時關於殖民的話語。

尤其是那一副天下坤輿圖。

遠征公司……各處華商……一個個商社與殖民公司,那都是大明的力量。

就如同他們聚集在漢城現在掀起的力量……那一樣是屬於朱慈烺的。一樣是可以為大明皇帝所用的力量。

而他……卻僅僅只是調開了朱慈烺身邊的親衛。

「世子,快跑吧1高敏甘滿頭大汗,甚至帶著一些淚水,看著手底下人完全不看一戰的情勢,他絕望了。還算有些良心,高敏甘逃跑的時候還喊了一聲李皚。

李皚聽著這個重新降級的世子稱呼,心中苦澀,搖著頭卻怎麼也不服輸:「跑?不能跑。必須在尋一處地方據守,要是逃出了漢城,那才是真的完了。只有守著才有希望。我還有城外的數萬兵馬,還有天理教的援軍,我不會輸,不會輸1

「那……世子邸下,就請最後揮一下作用吧1說罷,高敏甘知曉那伙倭寇的成色,連自己還不如,此刻見了明軍的厲害,哪裡還信,當即滿臉決絕,一把撤下李皚,身周士兵一擁而上,將李皚拿下。

隨後,高敏甘諂媚地看向殺來的明人護衛隊:「我已擒下李皚,我有功,我有功啊1

朱慈烺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看著李皚被高敏甘拿下,不由地搖了搖頭:「只可惜李皚算計了數月的時間,卻不會想到自己招來這麼一個豬隊友。」

「一併拿下。」朱慈烺說罷,就看向柳英彩與李允兒,笑道:「一切都結束了。」

柳英彩回過神來,李允兒也想起了那個伸縮刀刃的匕,異口同聲地問道:「陛下是早有準備?」

的確,如果不是早有準備,哪裡會提前聚集好遠征公司與各處華商的護衛隊?

又如何會準備好那伸縮刀刃的匕……在柳英彩身前秀了一把?

朱慈烺聞言,卻只是淺笑,留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走吧,集合好景福宮的兵馬,回成均館用午餐,一切荒唐都該落幕了。朝鮮的一切,都已入朕的囊中嘍。」

幕後主使被抓,亂兵稀鬆的戰鬥力也顯然只能欺負欺負平民。原本,朱慈烺還需要耗費口舌來說服朝鮮人在一些政策上讓步。

但現在,有李皚這一處亂子冒頭,不管朱慈烺怎麼揉捏朝鮮上下,都已然再無問題。不僅可以順勢清洗那些敢於反叛大明的派系,更是可以加強對朝鮮內政的掌控。到時候,遲早可以將朝鮮從藩屬國……變為諸侯國。

要知道,諸侯國的內政可實際上還是由中樞統領的。

腦海之中悠悠地想著這些善後的事情,朱慈烺的身後,柳英彩與李允兒卻是一陣大起大落,只覺得這一輩子都再也不會有更驚心動魄的事情出現了。

擒獲李皚,朱慈烺啟程回去成均館。那裡,李宗還沒解救出來呢。

這一回叛亂,朱慈烺早有準備,幾乎可以說是毫無損。甚至還可以獲得更多的政治利益。但顯然,這一場叛亂打擊最大的就是李宗。

這不僅打擊到了李宗的父子親情,更是重創了李宗的威信。他對這一場叛亂幾乎毫無察覺,這不能不讓人懷疑他對權力掌控的力度。

與此同時,成均館里,鄭永文接手了看管國王李宗的任務。

唯一有些不美的是,除了李宗、金尚憲等朝鮮大臣,不管是鳳林大君李昊還是明朝幾個高官都沒有抓到。

為此,鄭永文不斷下令,前往各處搜查。

他很賣力,更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兒,竟然被一個明人給拐走了。這難免會影響他在李皚心中的地位。

作為一個中級官員里的領頭羊,鄭永文很清楚自己距離議政級別的高官還有很大距離。若是因為女兒與李岩的婚事耽擱,那就太可惜了。

為此,鄭永文格外的賣力。更是將重心落在了李宗的身上。

「王上,事到如今,還是認清現實吧。」

「明人沒了那朱慈烺,群龍無,定然天下大亂。到時候,我朝鮮順勢崛起,豈不美哉?」

「就如世子所言,明人虎狼之心,此刻趁著朱慈烺自己送上門,一舉收拾,正是最好時機。王上又何必螳臂當車呢?」

……

李宗斜著眼睛瞥了鄭永文一眼,緩緩搖頭:「在孤看來,螳臂當車的,卻是你們。」

說完,李宗朝著鄭永文身後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