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三章:回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回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倭寇平定了。??火然?文 .?ra?n?en`

冬青的身份也揭露出來,他被李皚身邊的侍從認了出來。隨後,陸陸續續的物證從倭寇的營地之中搜檢得出。

並沒有什麼倭寇,有的,只是一群徹頭徹尾的陰謀分子。

他們搜羅了一批流浪武士,更多的是集結了大量的陰謀家造反叛亂。

當得知李皚已經被擒的時候,冬青試圖自殺結果被看守的錦衣衛直接卸掉了下巴,從牙縫之中找到了毒藥。

很快冬青就知道天理教的結果。

沒有人想到,這一切的緣由竟然是來源於柳英彩路上的一面之緣。

當然,若非朱慈偶遇柳英彩,錦衣衛又盡職地調查了,恐怕也不會對此有萬分的防範。

無論如何,一場政變已經輕鬆被平定。

朱慈迅速召集了三法司前來會審,對此,李宗默默接受。事涉朱慈,自然不可能簡單就由朝鮮人自己處理。當初金西石的案子更是在目呢。

李宗有時候甚至會不由地想,若是當初自己下了決心,不管是否事涉李皚都嚴加追查,是不是就能避免這一切呢?

朝鮮,將越來越遠離曾經那個朝鮮了。

史沒有如果。

三法司尚且在從京師出發的路上還未到達,但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李皚的結局。

謀逆叛亂,這是十惡不赦的罪名。留待李皚的只有死亡的結局,區別只不過是凌遲還是秋後問斬。

當然,株連九族是做不到了。李宗總不能跟著送命。

沒了一個世子,朝鮮的政壇也迎來了一個新的動蕩。在叛亂之中意志不堅定的被迅速清晰,李昊這樣一匹黑馬就這麼迅速地一躍而出,在六月十日的這一天正式被朱慈在景福宮的正殿上冊封為朝鮮世子。

李宗對此依舊沒有半點波瀾,默默地執行了這個命令。

雖然發動叛亂被針對的是朱慈,但整個叛亂之中,受創嚴重的其實也有國王李宗。誰都知道,李皚能夠迅速掌權,甚至到了勾結了軍中大將的地步,完全是因為李宗的放縱。

尤其是在這樣一場叛亂之中,李宗毫無準備,亦是給了不少人口舌。

在他們看來,這位國王對朝鮮的掌控能力顯然是十分值得商榷的。

沒過幾天,李宗就大病一常似乎是當日被烈日炎炎炙烤后的後遺症。雖然有朱慈身邊御醫團隊的傾力救助,李宗身體很快就情況轉好。

但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已經年過半百的李宗再也沒有力氣支撐起繁重的國務了,他上表請求退休,也就是轉為太上。

這樣一個例子在朝鮮史上顯然是罕見的。但在大明,這卻是現場就有的例子。

顯然,李宗有機會可以與朱由檢一起討論退休后的生活規劃了。

朱慈很快就批准,新的朝鮮國王亦是一匹黑馬躍出的鳳林大君李昊。

李昊剛一上任,除了竭力清洗著李皚餘孽以外,便是開始大力推動著朝鮮軍隊的受訓。顯然,剛剛發生的叛亂大大地加大了所有人對於軍權的關注。

漢城上下,又是一片熱熱鬧鬧。

這一場權力格局的動蕩里,顯然是十分有利於大明的。能夠從中作梗的反明派在這一場政變之中被清洗得七七八八,接下來無論做什麼,都能顯得遊刃有餘。

大明二七八年六月十三日,景福宮。

早餐剛過,朱慈拆閱了從京中皇后寄過來的書信,淺淺地笑了。他報平安的書信寄了回去,亦是將那個對應經緯度點四面八方都是回家的故事說給了皇后聽。

只不過,皇后顯然並沒有多大的興趣關注萬里之外的另一處。他更關心……朱慈什麼時候能回京。

一別近半年,皇帝陛下的子嗣也將蒞臨人間了。

朱慈捏著書信,久久地遙望著西面的窗檯,直到外間想起了寧威的聲音。

「陛下,吳大人、高名衡大人、朱迪將軍以及陳貞慧大人等隨駕大臣求見。」

「宣。」朱慈轉過身,到了偏廳里。裡面,幾個侍女正在撤去冰塊,最近的天氣說變就變,剛剛一場大雨傾盆落下,澆滅了朱慈外出遊玩心情的同時,也讓天氣一下子轉了涼。甚至,就連朱慈也打了幾個噴嚏,惹得不少近臣紛紛念叨著朱慈該注意休息了。

很快,吳、高名衡以及陳貞慧都到了偏廳。

朱慈招著幾人用了果點,隨後在偏廳之中坐下。

幾人跟著落座,卻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朱慈見此,來了興緻:「有話就說呀,怎生的一個兩個,都要裝作木頭人一般了?」

見此,眾人這才輕咳一聲,最終推讓了一番,由吳開了話頭:「臣等是來啟奏,望陛下早歸京師。域外蠻荒之地,說到底都是太……危險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白龍魚服,終非安事。」

說完,吳也是有些惴惴不安。

大明極少有皇帝出宮,就是有一個如正德皇帝這樣的,也是做賊一樣,生怕被發現,生怕被趕回宮中。他心心念地想去一趟江南,只可惜,還是得打著平亂寧王造反的名目前去。

反觀清朝,如民間津津樂道的乾隆爺七下江南,那可就截然不同了。當然不是說朝堂之中就沒有反對聲,恰恰相反,不僅在江南的漢臣們竭力反對,就連不少滿人大臣也出聲反對。

無他,一場出宮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這年頭不是工業社會,農業剩餘終究是有數的。再加上政府管理緩解的**損耗,一場皇帝的出遊是消耗極大的。

有道是窮家富路,在家隨便吃十幾塊的外賣,但出去隨便吃個飯就是幾十塊,更別提每天幾百塊的住宿費用了。再算上車馬費,以及各種意外的開支,那就是一個巨大的數字。若是再將這樣的數字乘以幾萬,十幾萬,那就更不得了了。

皇帝出宮,便是這麼一個性質。

也許,宮外的天空固然是風流倜儻。

但落在旁人眼中,如吳等人看來,卻擔憂會如隋煬帝一般,重蹈覆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