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百一十六章:新紀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新紀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不同於此前皇帝出宮都是要地方百姓負擔徭役、負擔開支。?火然?文w?w?w?.?

這一會的出宮,朱慈可是直接讓內庫給的真金白銀,從無拖欠。甚至,還破例動用了頗為少見的銀元。

在京師等大城市,寶鈔的信譽已經開始恢復,但在不少偏遠地區,就算知曉寶鈔可以繳稅,也是大戶們的事情。銀子,還是最有力的硬通貨。

無論如何,這個結果都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甚至,就是朱慈也沒想到結果會這麼好。

畢竟,朝鮮之行,將朝鮮收入大明版圖之中。不管是關稅主權、司法主權還是聯合軍權,都說起來有點虛。

對於多數大明官員而言,他們更擔憂朱慈的安危,更覺得皇帝出宮是一個敗家的活動。

「當年鄭和七下西洋,後人都傳言此舉勞民傷財。但朕就納悶了,明明成祖爺幾番大戰,勞民傷財之深無過於此,若是七下西洋純粹是耀武揚威去的,如何還能支撐下去,還連辦七場?就是開頭有耀武揚威的心思,後來難不成一直都是?只有一個目的。」朱慈目光灼灼:「海外貿易有大利埃」

朱慈這一回是海陸並進,望來朝鮮,自然也是靠著貿易大賺了一筆。

對於很注重財政的朱慈而言自然不會做冤大頭。

於是,一場國事訪問完畢,財政收支綜合算起來,竟然沒虧,還收支平衡了。當然,朝鮮人也不虧。此前幾年建奴肆虐,他們可是受夠了貿易困頓的苦楚。這一回前來,雖然負擔了不少接待費用,卻一樣是賺了。不管是朱慈採買的物資還是隨行的商人,都不是白要強買的。

「陛下聖明。」吳隱隱擔憂,看著朱慈,彷彿生怕朱慈又要調轉車頭,繼續朝著朝鮮出發。

朱慈才沒有那麼浪呢。

他此刻滿心都已經是紫禁城裡的嬌妻。

一別數月,朱慈亦是頗為挂念著皇后呀。

載著這樣的思緒,專列很快就抵達了海州。到了海州,就不得不轉乘水師艦船。這裡是渤海內海,風平浪靜,船隻亦是高大堅固,自然再也無人擔憂安危。

海上行船晃得朱慈暈暈乎乎,一直到天津港轉入內河漕運下了御船,朱慈這才緩了回來。

回到家鄉,那種在外奔波著心神的緊張感悄然退了下來。

平靜與放鬆過後,數月來藏著的疲倦席捲上來。朱慈在御船上一直睡到了通州,及至寧威低聲說著已經靠岸的時候,這才悠悠轉醒。

換成馬車,在已然開闢好的御道之中,朱慈賓士疾入,重回紫禁城。

皇帝陛下的回歸顯得極其平靜,沒有鑼鼓,沒有歡,亦是沒有什麼儀式。而朱慈顯然也並不關注這些,他只是靜靜地看著越來越靠近的紫禁城,看著宮門,看著殿內熟悉的宮女推開大門。

裡面,盈盈一笑朝著朱慈擺手的皇后:「陛下,回家了。」

「回家啦。」朱慈淺淺一笑,奔過去抱住皇后,輕輕撫摸著隆起的肚子,喃喃地說著:「我呀,也在這世界,安身紮根嘍。」

自己的血脈即將誕生,這對於一直以來都是靈魂異客的朱慈有著迥然不同的感覺。

彷彿,自己的命運與這個世界開始變得越發的真實,越發的緊密。

……

「陛下回京了。」京師大學堂里,傅山忙碌了一天的課程,回到了自己的教授辦公室里。

辦公室很大,但裝飾十分簡潔。待客的茶几座椅書桌以外,便是一排又一排的書櫃。

書柜上間隙地放著幾個椅子,每個書櫃里,時不時都貼著幾張嶄新的書籤記錄著閱讀的標記。

作為當年太原保衛戰的功臣,傅山本來是有機會走上官場的。

但傅山卻選擇了拒絕。這倒不是傅山有意清高,而是他尋到了更值得自己去傾注精力的存在。

比如:學問。

最終,在朱之瑜的盛情邀請之下,傅山選擇了擔任京師大學堂史系教授,列席全校學術委員會委員。

史學在科舉功名的壓制之下,很長一段時間裡是有些被壓制的。若非近年科舉題材大改,八股文已然被動搖,策論史論不斷提高出現幾率,史這一門本來中國擅長的學科恐怕就要有些落寞了。

史這樣的文科,對於後世的中國人而言是有些輕視的。

就如同明人認為史學是小道雜學,無用於科舉一樣,後世的中國讀史也是一門沒什麼用的學科。大多數時候,學史無助於找到一個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

以至於有人甚至覺得,文科這樣的學科,就註定應該是精英化的存在。沒有足夠的家底拜託市儈,註定無法在學科之上有所成就。

傅山傅青主這一位一代大家並不擔心錢財的問題。

他更看重自己的研究對象。

沒錯,傅山選擇的赫然就是當代史。

這位波瀾群書,除經、子、史、集外,甚至連佛教伊斯蘭天主教經典都精心覽讀的大能自然將目光聚焦到了皇帝陛下的身上。

「當啟明市的第一個水力紡紗機發出吱呀吱呀聲音的時候,就註定了大明已經走向了另一個時代。一個新經濟形式發端並且迅速著裝成長的時代。曾經,我們有必要感嘆朝廷對於成組織群體聚集一起的恐懼,以至於擔憂這樣一個新生事物很快就會滅亡。但我們必須慶幸,這是一個幸運的時代。最開明的人掌握了權力,讓最聰慧的人將自己的聰慧運用到了正確的地方上。」傅山看著自己草稿的第一頁,緩緩翻到了最後一頁。

隨後,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天下坤輿圖。

目光落在了朝鮮的位置上,隨後移到了日本,落到了北美。

「史將證明,這是一出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偉業。通過擴張朝鮮的小試牛刀,我們的同胞將邁向世界。聚集在大明旗幟下的中華兒郎已經遺忘了太久的雄心,漢唐的偉業,不再沉淪。在帝國的炮艦面前,一個屬於中華的新紀元,開啟了。」傅山提筆落下,望著那副世界地圖,久久凝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