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一章:京師住了外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京師住了外國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宗義成喜歡在京師的生活,喜歡這裡的冬天,喜歡這裡的春天,喜歡這裡的夏天,一樣也喜歡眼下的秋天。

對於這個天下第一大都會,恐怕也沒有人會拒絕在這裡紮根的吸引力。比如對履貧瘠,京師的繁華就顯得太誘人了。

不止衣食住行這樣生活品質的部分,宗義成更找到了自己生命的真諦:商業。對蠻以繁榮,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負責著朝鮮與日本之間的貿易。商業貿易之一詞對於宗義成而言,可以說是刻入根骨之中的追求。

但是,雖然佔據了政策便利,但日朝貿易的開展卻十分不舒心。作為官方貿易,自然身受諸多政策因素的影響。

這也讓對履貿易一直停滯在每年兩三艘船的規模上。甚至,若是情勢不好,連這個規模都維持不了。

只不過,在而今的大明,宗義成發現了新大陸。

在這個士農工商,商本末業的地方,竟然感受到了對商業的寬容。

大明的商業本就是十分發達的,壓制商業發展已經是年初的時候。明末大明的工商業都是十分發達的,以至於出現了教科書中表述的資本主義萌芽。

朱慈烺所做的,無非是將那些來自行政力量,來自社會意識的壓制搬開罷了。中國從來都是上行下效的國度。中央集權下的帝國,皇帝的意志可以最大程度上地改變著這個國家。

既然皇帝陛下對工商業釋放善意,甚至自己就是恆信商行的幕後東家,原本商業為末的風氣漸漸扭轉。至於規定商人衣著這類的行政指令,自然悄然廢除。

沒有了行政的壓制,沒了對商業的歧視,甚至有恆信商行這等龐然大物將一路上會遇到的阻塞趟開。

宗義成在京師發現了越來越多讓人感覺驚喜的存在。

這個國家在悄然變化,而且變化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一切,都讓宗義成感覺如魚得水。在一番思慮之後,他將對履商行總部直接開到了京師,專註起了與大明的貿易。

這時候,對蘆重身份突破了大明對日本的貿易封鎖。原本宗義成還擔心大明官府會對宗義成的日本背景有所封禁,但當宗義成在順天府中註冊的時候,卻是發現一路暢通,只是再三強調了要求照章納稅。

當然,也不是說所有的東西都是好事。

首先就是京師的房價,原本還只是五百元的一處獨棟小四合院,再回首聽聞的時候,就已經漲價到了八百元。而這,中間才僅僅過去了半年的時光。

這自然是讓宗義成頭痛不已。伴隨著宗義商行擴張,員工的住宿問題開始變得越來越貴,以至於宗義成不得不挪出一部分利潤買了幾處地皮,現在已經在開建了兩棟筒子樓,試圖解決員工住宿的問題。

想到這些,宗義成還不得不感嘆了一下明人的厲害。在大明買地皮,所有權是不能買的,只能買使用權。而且使用權也不是永久,只買了七十年。就是新建的屋舍批下來的地契房契竟然也只有七十年。

「距離當初抵達京師……想不到已經過去了半年呀。」宗義成感慨著時光流逝的悄然無聲。

當初在京師買地皮買房子可沒這麼麻煩,這一切都是而今皇帝陛下登基后才有的事情。

撇去這些話題,宗義成也難免開始回憶起了過去。

作為當年偷渡到京師的日本使臣,他是與阿部忠秋一起抵達京師的。

而今,阿部忠秋圓滿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探明了大明國內的情況回去了日本。但宗義成則選擇留了下來。

他喜歡這裡,被這個城市,這個帝國的魅力所深深的吸引。

儘管,他在對馬島上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然則,對馬島再好,也只是一個小村莊。國際都會的魅力只是輕輕地搖擺一下,便讓宗義成做出了選擇。

宗義成慣常地起了個大早,隨後上了京師百姓們喜歡的一處休閑:遛鳥。

遛鳥自然是有去處的,比如就在街旁的開口笑茶莊。

茶莊是典型的大明樣式,對門大開,擺開一處處桌椅。小二捧著餐盤,上面的熱氣騰騰的蒸籠包子散發著誘人的香味,陪著小二的吆喝聲,別具風味。

宗義成進了茶館,便招呼著在場熟悉的人。

「宋二爺,可有段時間沒見了吧。哪兒發財呀?」

「喲,這不是寶三哥么,看這精神勁兒,可是部里官運亨通嘍?」

「嗨,掌柜的,今個兒怎麼沒見劉博士了。有幾天沒聽評書,可想念的緊呢。」

……

一口利落的京片子喊出,不是知根知底的,絕不會想到眼前這一位竟然是來自日本對馬島。

就是宗義成自己,在沒有提及自己出身的情況之下,也越來越難想起來自己還是一個日本人了。

他甚至沒有掩飾自己的本名,直接就以宗義成之名行走京師。

中華地大物博,什麼稀有姓氏都有,宗之一姓也是有的。大名鼎鼎宗澤便是。

「原來是成爺。」

「成哥,有陣子沒見呀。」

「看來是有發財的活兒嘍。」

……

眾人見了宗義成,都是招呼著,掌柜也是笑道:「成爺,您的位置給您留著呢。這是新品?聽聞您又淘換來了一隻杜鵑,那音兒,在隔壁茶莊里博了滿堂彩。今天,是要來這兒展風采了不成?」

「隨便玩玩,隨便玩玩,三兒,提著。」宗義成招呼完了,順著掌柜的示意落座了自己的位置,又將鳥籠交給了身邊伺候著的書童,開始了嘮嗑。

大多數時候,宗義成並不怎麼說話,而是到了聽著在場的人說著閑話。

開口笑茶莊名字簡單,往來的客人也是什麼人都有。

戰爭對於多數人來說是殘酷的,但從某種角度而言,也是一些人的幸運。戰爭給了已經固化的階層一個劇烈流動的機會。

曾經的貧民抓住機會,經商致富。不仁的富豪在戰亂中被賊匪洗劫,妻小感受著家道中落。他們混雜在一起,少有戾氣,而是感慨著和平的不易。不少人彼此熟識,交談著最近聽聞的消息,是宗義成慣常打聽消息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