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章:女天皇與新皇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女天皇與新皇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京都有一處特別的寺廟,是東福門院修行的地方。裡面的主人篤信佛教,卻是所有信徒之中身份最為特殊之人日本天皇。

天皇的皮膚很白皙,面目秀美。坦白來說,這位天皇並不具有天姿國色的容貌。但任何人見過她都會被另一種氣質所吸引,或者說,這時她身份與生俱來的氣常因為,這是天皇。日本明正天皇。

沒錯,很難有人會想到。而今日本國的天皇竟然會有一位女天皇。

今年二十二歲的明正天皇顯然比起奈良時代那些出色的前輩來說要可憐得多。在強勢幕府的力量之下,明正天皇興子更多的是神宮的女祭司。甚至,因為是身份高貴的天皇,興子一輩子都只能孤獨終老地走完這一生。顯然,沒有人能夠娶她。沒有人有這個能力突破幕府將軍的強大力量,也沒有人有這個夠格的身份可以迎娶女天皇。

當然,也許算得上幸運的是。興子在自己十八歲的哪年將皇位讓給了同父異母的弟弟紹仁。現在日本當任的乃是后光明天皇。

一切的風雨都有了弟弟去擔任,明正天皇便可以安安靜靜地在伊勢神宮之中用自己那每年五千石祿米來度過這註定孤寂的一生了。

「上皇陛下。」一名年輕的侍女躬身前來,有些惶恐不安:「陛下請您前去。」

稱略微有些雜亂。

但以興子的聰慧,很快就理解了侍女指的是誰。

「弟弟……為何喊我?」明正天皇顯然不會料到,原定史上自己將忍受七十三年的孤獨。但現在,命運的齒輪在中華神舟大地上改變以後,一切都將不一樣了。包括明正天皇的孤獨……

……

皇居之中,席地而坐的后光明天皇很急躁。

不同於興子的安靜與孤獨,后光明天皇紹仁性格就頗為激烈了。

紹仁是后水尾天皇的第四皇子,幼年名作素鵝宮。在四年前被立為太子,在三年前從姐姐明正天皇的手中獲得讓位成為天皇。

顯然,不比後世大多數人印象之中的天皇。江戶時代的天皇註定是悲催的。

相比身為幕府將軍之女的明正天皇,后光明天皇紹仁的不幸也許更甚。因為,他失去了一個男人在精神上最重要的東西:事業。簡單說,天皇失去了權力。

這一點,從紹仁的父親后水尾天皇時期就已經如此了。

寬永四年,日本發生紫衣事件,朝廷為了財政,事先未同幕府商量,允許大德寺和妙心寺僧侶數十人穿紫衣。但是幕府制定僧侶之諸出世法度、京都大德寺及妙心寺之紫衣敕許無效。

讓日本朝廷顏面掃地。

又過兩年,德川家光竟然讓自己的乳母面見天皇。不同於中國,領導頗為樂意接見底層百姓,更喜歡在底層百姓面前彰顯自己的仁慈。但在日本顯然不一樣,等級森嚴的日本里,春日局這樣一個無官無位的人卻能面見天皇,只能被天皇當作是奇恥大辱。更覺得幕府絲毫不將天皇放在眼裡。

作為反抗,后水尾天皇為了斷絕德川家光讓自己外孫繼承皇位的意圖,直接讓興子登基成為下一任天皇。最終,又在素鵝宮長大以後,讓素鵝宮繼位成天皇。

可以說,素鵝宮的登基從頭到尾就帶著屈辱。

當然,眼下還只有十三歲的紹仁是不明白這一切的。

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已經退位兩任的父親,后水尾天皇政仁要把自己和姐姐喊過來。甚至,政仁都不願意用自己的名義,而是要用素鵝宮的名義。

果不其然,當興子在皇居之中見到素鵝宮被政仁揮退出去單獨留下自己以後,心中升起了怪異的感覺。

「朕收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1政仁目光灼灼,讓興子心中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這位父親,今天有些不一樣的特殊呢。

「還請父親大人示下。」興子並沒有天皇的威嚴,在父親面前,她一如既往的乖巧。

「大明皇帝要來日本國進行國事訪問!他們已經在朝鮮完成了國事訪問,讓朝鮮為之變色,當權者李宗下台。這是一個機會!興子,這是天照大神對於天皇的仁愛。為了大日本帝國,為了天皇……我需要你做出努力,聽我的計劃1政仁說完,雙眼放著光。

興子迷茫地聽著政仁將計劃一一說出,最終身子僵硬了下來,有些抗拒,又有些一樣的期待。

……

京師。

結束了一天辛苦軍訓的尚質得到了特別的假期,讓他回歸到了一個幾乎遺忘了的身份狀態之中琉球王弟。

而今琉球國國王是尚賢,但尚賢頗為悲催的一輩子都沒有留下一兒半女。這讓琉球國王愁白了頭髮。

但國本不可動搖,於是,尚賢實際上就成了琉球國的世子。只不過,尚賢還沒有到完全失去生育機會的時候,並沒有人去觸霉頭。

尚質並不想回想自己為什麼會被選派到京師里。

有些親信覺得這是國王尚賢的權術,擔憂王弟干擾自己生孩子。當然,也有人覺得這是重用,是親信。

尚質更明白王兄的意思就是前者。

大明是琉球王國的救命稻草,這一點,在日本人逼迫越來越緊的現實面前,更加如此。

今天,來自琉球王國的使臣在陸軍學校為尚質請了假。鮮少批假的陸軍學校破例統一了。這引起了不少人的艷羨。

當然,很快就到了普天同慶的日子。

時間過得非常快,距離一月傳來喜訊皇後娘娘懷孕以後,現在已經到了十一月了。

天氣驟然轉冷,但京師的氣氛卻顯得十分熱鬧歡暢。

「母子平安!咱們大明,迎來第一個皇子了1街頭巷尾轉瞬傳出了歡的喜訊。

尚質亦是發自內心地為大明感覺高興。嫡長子,又是皇帝陛下喜愛的嫡長子。這幾乎可以意味著大明的繼承人問題將毫無疑慮。

在殘酷的政治鬥爭面前,這幾乎是最好的開局了。

「好了,也該……前往為陛下祝賀了。而這,也意味著最後一個拘束陛下留京的理由,結束了。」尚質很明白,朱慈之所以願意乖乖留在京師幾個月,只是為了陪同皇后罷了。

那麼,此前停頓的一切國務,都將加速開啟!

琉球王國,到了決定命運的關頭。

……

京師上午。

坤寧宮裡,孔洛靈驅趕走了圍觀了滿屋子的大明權貴們:「都擠擠攘攘的做什麼呢,這生產大事,一等一重要的就是清凈乾淨。一個個的,哪個身上不是帶著萬千的病菌,若想皇後娘娘無事,還請都退出去。」

幾個皇后家的姊妹聞言,心中自然是大怒。

但朱慈聽了,卻是心中讚賞,面上也不由地直接開口道:「孔醫師說得是。我們也都是心急了,我們這就退出去,這就退出去。」

說罷,朱慈就帶頭出了早已被布置成無菌病房的寢宮。

其餘人見此,紛紛都將嘴巴里的話都吞進去。

孔洛靈感激地給了朱慈一個眼神,也是繼續忙活去了。給皇後娘娘接生,孔洛靈雖然竭力找了全國最有經驗的醫師、穩婆。可還是架不住這巨大風險下的壓力。

生產是一道鬼門關,而給皇家看病,更是一道兇險的鬼門關。

看好了,那自然是無礙,說不定還有一些封賞。可是看壞了,那就壞事了。保不齊就得抄家滅門。要說醫鬧,皇帝們雖然不是敲詐勒索。可病人傷患卻很容易簽連到醫生身上。故而,太醫院裡儘是一些太平庸醫。吃一些治不好也治不壞的平庸藥方。

也就是朱慈這位從後世來的現代人對醫鬧深惡痛絕,這才借力陸軍醫院以及京師婦幼保健院的清涼東風將這風氣刷新。

對於清潔的問題,在場眾人紛紛茫然。

這年頭的人並不清楚病從何來。

當然,朱慈也不是很清楚。可他卻有基本的醫療衛生觀念,比如簡單的醫療清潔原則。朱慈自然不會將精力都花在醫院上。但醫院裡面卻有朱慈醫術上的推動者,顯然,孔洛靈就是這個執著的幸運兒。

她不會想到,自己會在醫學史上留下怎樣的鼎鼎大名。

生產時發生難產,自然是一道鬼門關。但這顯然還不是僅有的一道。更加讓人難以察覺又致命的是產褥熱。

也就是產後致病菌侵入****引起的疾病,在後世,這是產婦在坐月子時易患的比較嚴重的疾病,一般醫院都可以治療妥善。

但在大明這念頭卻是無數待產產婦的噩夢。

更為特殊的還在於產褥熱還是一種富貴玻在醫院生產的產婦很容易感染產褥熱離開人世。以至於在十六世紀的歐洲皇室都因此陷入恐慌,引以為上帝對富人的懲罰。相反,沒錢去醫院在自己家裡生產的窮人卻很少有產褥熱感染。比如朱慈這個時代一百年前愛德華流失出生兩周后,他的母親簡西摩爾就因產褥熱離開人世。

毫無疑問,而今的大明也同樣有這樣的擔憂。

在婦幼保健院出來之前,甚至連陸軍醫院都出現過不少產褥熱的病例。

對此,無數醫官都是憂心忡忡,生怕皇後娘娘也因此落下這個恐怖的病症。

以皇帝陛下夫妻伉儷情深,說不定就要拿幾個腦袋泄憤了。

當然以而今朱慈對孔洛靈的態度,不僅醫生們憂慮大減,就是京中權貴,也紛紛記下了這個印象。連皇帝陛下都克制自己在醫學面前尊重醫師。他們這些人若是弄一個醫鬧出來,顯然可以遇見到皇帝陛下到時候會處置誰。

總之,不會縱容醫鬧便是。

話歸原題,孔洛靈不愧是陸軍醫院裡新一代的優秀醫師。他就任婦幼保健醫院以後,便很快找到了產褥熱的原因。

他懷疑,產褥熱是由內科醫生、護士以及病人的間接接觸感染所引起。

事實上,這一點幾乎與這個時空兩百年後匈牙利內科醫生伊格拉茲塞邁爾維斯的發現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匈牙利的醫院顯然那要臟許多。

更加讓人感覺忍不住哭笑不得的是,接生是一個苦差事,故而相當部分的手術都是資深一生帶著實習醫生所做。但那些實習醫生每日的任務都是排的滿滿當當,大部分時候,在給產婦接生之前,他們剛剛做完屍體解剖的學習任務。這中間,毫無間隙。以至於他們身上沾染著死者血液體液的白大褂都不會還。

當然,再給產婦接生的時候,肯定會難免摸一摸白大褂擦拭一下手上的污物,然後繼續給攙扶接生。

雖然,在後世看來,實習解剖完了竟然毫無清潔連衣服都不還實在恐怖。

但是,你若是站出來說這些醫生們的手不幹凈,會給產婦帶來病患,那定然是會引起整個醫生們分開的。

史上,不管是同樣發現了這一緣由的美國內科醫生奧利弗霍姆斯還是伊格拉茲塞邁爾維斯,都由此收到了大量的嘲諷。

認為這是對醫生的嘲弄,無法認可,無法原諒。

一直到賽邁爾維斯徹底推廣了術前清潔收書,這才終結了十九世紀讓歐洲上層惶恐了幾百年的富貴病產褥熱。

坤寧宮是紫禁城一等一的宮殿。

但要從衛生角度來說醫院的清潔,那顯然還有差距。

尤其這麼一堆人擁擠在屋內,甚至還有想接觸產婦的,那更是讓孔洛靈升起了對產褥熱的恐懼。

如此,也難怪孔洛靈發飆。

此刻,坤寧宮裡。

忙碌許久以後,緊張有序的生產之後,一聲清脆的嬰兒啼哭之聲響起,在寂靜的宮外顯得是那麼的驚喜。

「恭喜陛下,母子平安。」孔洛靈滿頭大汗地說著:「可以入內了。」

朱慈沖入屋內,看著皇后滿頭大汗地看著床邊的無菌保溫箱,裡面正是朱慈的孩子,兩人雙目對視,眼中盡皆柔情。

朱慈輕聲地說著:「辛苦了。」

皇后微微一笑,忽而聽外間遠遠地傳出里啪啦的鞭炮之聲。

這是慶賀的煙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