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章:皇子取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皇子取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無菌保溫箱外,襁褓之中的嬰兒引得眾人圍觀。

生產結束,又是在無菌保溫箱里,孔洛靈自然重新回歸了那個大方得體的婦幼保健醫院院長上,不再阻撓眾人入內。

圍觀的眾人自然包括皇室外戚,就連鮮少出現在眾人身前的太上皇崇禎皇帝朱由檢也出現在了此間。

一番恭賀之中,朱慈笑得表情都僵硬了。

很快,一個重要的議題被提了出來。

「皇子誕生。也該起個名字了吧。兒可考慮好了?」朱由檢笑著恭賀,也是感慨著時間飛逝。當年的幼童成了中興之君,連孩子都有了。

而這似乎就成了一個分界線,朱慈的成熟形象可就越來越凸顯了。就連朱慈自己,也覺得一瞬間心態不一樣了。

從今往後,他可就不再是一個愣頭青。不僅是人子,也是人父。儘管,風雨變遷下來,朱慈的內心早已成熟。

「名字,其實想得差不多了。就是在想用哪一個。」朱慈道。

其實,取名字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難。不簡單是因為想個好名字實在是讓人感覺煞費苦心。但不難呢,也是因為其實只需要考慮最後一個字的右邊半個字就好了。

這不是尋常百姓家,取名字簡簡單單隨便取個就好了。

這是皇室,是大明皇室。

朱慈是成祖爺朱棣的子孫,朱元璋給朱棣一脈定的字輩是:高瞻祁見,厚載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簡靖迪先猷。第三個字按五行相生的順序而定。

朱慈是「慈」字輩,從「火」旁。

故而,兒子的名字就是「和」字輩,從「土」旁,姓名格式是「朱和土」。

也就是說,朱慈的任務就是找出一個合適的土字旁的字就可以完成取名大業了。

雖然說起來簡單,但要找出一個合適的字,非博學大儒不可。朱慈雖然有些心怯,可皇后卻是自幼讀書,還真找出來一個字。

。朱和,念su。

,形聲字。字從王從,亦聲。「王」指「王室」、「王公貴族」。「」字音、義同「主」,讀為「入主」、「進駐」。「王」與「」聯合起來,且「」位居王字右上部,表示「在手、肘部琢玉」。

也就是說,意思就是有疵點的玉。也就是和普通百姓家取名字取得賤一些好養活一樣。

只不過,皇后取名字的本事那層次境界顯然就比起狗兒貓兒要強上許多層了。

「最終,定下來的名字就是,朱和了。」朱慈道。

朱由檢自然是比起朱慈這個穿越客博學多了,很快就理解了意思,笑道:「人無完人,月滿則缺。這是中庸之道呀。這個名字取得好。」

「謝父皇。」朱慈笑道。

隨後,一旁自然有人將朱慈寫下來的名字印下,傳給宗人府的人,給新皇子登記進冊。

當然,現在也還沒有人提里太子的事情。這年頭幼兒夭折的幾率很大,雖然現在大明的醫療水平突飛進,連天花這等讓人聞之色變的絕症都有預防的手段,但毫無疑問,養兒百日,大家都不著急。

當然,反過來說,有了新皇子的順利生下。朝中對朱慈出國的擔憂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漢城的政變傳出,朝中奏請陛下禁絕國事訪問的奏章飛一般進入朱慈的案頭。甚至激進一些,都有報紙上刊文說應該殺陳貞慧等支持朱慈國事訪問大臣以儆效尤。

奏章自然是被朱慈按下不表,冷處理了。

報紙上的刊文自然也是不用管。

因為,很快就會有遠征公司等諸多殖民公司、貿易商社入股交好的報紙刊文互相駁斥。

孩子生下,朱慈一連小半個月都是變成了宅男,彷彿怎麼看都看不夠一樣,就看著小寶寶,甚至復原了後世的遊樂園,在宮中建立了一個兒童遊樂園。又開始費盡心機地開始審閱全國的教材,一連組織了三波人馬針對性地重新編撰教材。

朱慈不怎麼打算將孩子養在深宮,他也註定不會只有一個皇子。故而,他還是想將孩子匿名進普通學校里的。當然,普通只是說形式,可學校本身卻必須優質。

同意,皇后也沒閑著,他更是直接就讓恆信商社買了地皮,招募了人手,建立了一個幼兒園。打算提前學習起了幼兒教學。

在對待孩子這件事上,朱慈與皇后都是一如後世的父母一般。

當然,朱慈的身份畢竟不一樣。私事耗費一些時間,公事也迅速將注意力牽扯了過去。

作為大明皇帝,他的案頭之上很快就出現了眾碌卻著他來批複。在宮門之外數著日子翻牌子的番邦使節,藩屬使節,各色國內代表都需要朱慈抽出時間接見。

當然,大部分的緣由都很簡單,恭賀朱慈喜獲麒麟兒。

只不過,對於不少人而言……

恭賀朱慈喜獲麒麟兒僅僅只是一個由頭。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然不會因為簡單的禮儀而大費周章。

朱慈也是如此,所以在大明二七八年十二月的這個冬天裡。十九號的上午讓朱慈不得不早起,在西苑的昭和殿接見了琉球王國王弟,而今就讀陸軍學校的尚質。

比起二十一歲的哥哥,尚質一樣也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郎。

當然,在這個時代。十四五歲就可以結婚生子。已然娶妻的尚質也是一個標準的成年人了。

覲見的禮節一舉一動都是十分標準,顯然久經練習。

昭和殿里,尚質表現得十分嚴肅,也是暗地裡打量著這位喜獲皇子的皇帝。雖然早就知曉朱慈年輕,但尚質初見朱慈,還是不由驚嘆這位皇帝的朝氣蓬勃。

以及年輕人特有的銳氣。

「臣,恭賀陛下喜獲皇子。此乃琉球國上下進獻之賀禮。」尚質說罷,便見朱慈招收喚人收下禮單,隨後交還一份回賜禮單。

朱慈笑道:「琉球王有心,朕知曉了。這也是大明對於外藩的心意,收下吧。」

尚質恭恭敬敬地收下。他深吸一口氣,平抑心境,正題就要開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