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四章:拯救鄭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拯救鄭氏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失去琉球,可以說是薩摩藩難以承受WwW..l.

不過,退一步講。也並非是不能承受之重。

琉球固然重要,但現在已經不是戰國時代了。從前薩摩藩可以攻滅外藩,壯大自己。現在有幕府將軍,日本已經統一。與德川家光的意志違背,才是無法承受之重。

當然,德川家光也不是愚蠢之人。他對於島津光久也並非全然壓榨。

作為補充,薩摩藩將會進入第一批對大明貿易開放的範圍之中。薩摩藩本來就在日本的西南部,靠近大明很近。就算之前中日之間沒有開放合法貿易,也依舊有相當眾醬只望來薩摩藩與外界貿易。

德川家光的這個補償稍稍安慰了眾人憤懣的心境。

只不過,比起預期會有的對明貿易收益,失去琉球的收益卻是板上釘釘的。

想著駐紮在奄美大島上的三千鐵炮隊,島津光久心情好一陣抑鬱。

當初為何要打琉球?

為的就是薩摩藩中過剩的軍力無處安放,扯出琉球,上面的日本官員、軍隊、百姓也一樣要撤回。

失去了琉球的稅收,到時候這些負擔都要從薩摩藩本就不寬裕的財政之中擠出資金,堪稱亞歷山大。

樺山久守的話激起了島津光久的共鳴,那兩個字吐出,更是猶如在絕望之中劈開一道帶著希望的光芒,照亮了島津光久陰霾的內心。

「就這麼干!但是……這個計劃,必須完全的守密。」島津光久的目光嚴厲地掃視在場所有人:「不管你們之前與鄭氏有怎樣的交情,絕不能在這個緊要關頭透露出一點風聲1

「哈伊1

「哈伊1

「哈伊1

……

所有人肅然應命。他們當然知曉這個機會格外難得。

要不是鄭芝龍也吃准了日本人有求與他,如何會將自己全部身家都搬到日本來?難道,他就不怕被黑吃黑么?

故而,若是一旦走漏了風聲。

面對已經進入日本國土的兩萬餘明人,面對其中至少三千餘精銳的路上軍隊,數百艘戰艦……

這不僅是一條肥羊,也是一條披著羊皮的惡狼。

區別只是現在他需要偽裝一下,故而收起了自己的爪牙。但若是驚動了他,便會露出自己原本惡狼的面目。

……

伯尼-布萊恩最近的狀態不錯,上帝保佑,他竟然如此好運,在撤離日本的貨棧以後,竟然找到了一個新的取代點-琉球。

這裡比起日本的貿易一樣閉塞,只不過在伯尼船長的決斷之下,他拆出了一根紅夷大炮,成功獲得了國王陛下的恩典,得以順利進駐琉球。

這裡果然是一片未經開的處女地。至少,在所有歐洲人身上是如此。他們第一次到這裡,採購了堪稱讓人驚喜的貨物。來自中國的茶葉、絲織品、精美的瓷器以及眾多來自大明的書籍。

他們有理由期望,當這些貨物回到歐洲時將會引起怎樣的轟動。

要知道,此前這些都是葡萄牙人的特權呢。但現在,讓英國人獲得了。

當然,如果要說有那麼一些不順利,顯然也是有的。

在看到英國人裝滿了一船的東方貨物以後,荷蘭人如同餓極了的獵犬,嗅著味道跟進到了這裡。

荷蘭人並非不知道琉球這個地方。

只是,與大明有過戰爭的荷蘭人顯然消息十分不靈通,竟然到現在還不知道這裡已經成為大明皇帝陛下特許的貿易港口,無數的大明商人抵達這裡,讓這裡的中國貨物應有盡有,供應不限。這在過去,是幾乎不敢相信的事情。

聽到這個情報,荷蘭人迅心動了。

有感於在台灣收到鄭氏龐大的壓力,熱蘭遮城的荷蘭官員迅行動,試圖同樣在這裡獲得貿易的機會。

「哼,竟然也讓他們成功了。」想到這裡,伯尼有些不高興。

無論如何,壟斷的貿易總是利潤驚人的。有一個人分享,並非只是說減少了一半的利潤。在大多數時候,減少的利潤會多達七成,甚至九成。

不過,為了同樣獲得進入琉球貿易的權利。荷蘭人的代價花的不輕,琉球國王似乎明白了這一貿易權利的珍貴,足足在索取了一千支火銃,二十門小型火炮以後這才答應荷蘭人進入琉球貿易。

想到這裡,伯尼的心情總算開懷了幾分。

這樣的行為至少讓荷蘭人在東亞的力量迅減少,這對於十分弱勢的英國商人而言,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海上馬車夫不僅是商人,也是賊人。他們在東亞進行的搶劫、殺戮行為足以讓伯尼心驚膽戰。

「但同樣,公司在琉球的貨棧想要順利貿易下去,甚至獲得更多的貿易份額……不得不與當地的權力人士打好交道。比起魯莽的荷蘭人,我想,英國人或許才更是合適的商人。」荷蘭人太強勢了,這樣的強勢讓他們面對大明帝國都有與之一戰的衝動。

當然,這個衝動也並非是荷蘭人的受創。西班牙人為了保衛菲律賓的殖民地甚至也動過一舉征服中國的念頭,甚至還派出了軍隊……

還好最後不了了之,不然誰也無法想象從今往後歐洲商人在東亞的艱難處境。

撇去這些雜念,伯尼很快就理清楚了思路。他想到了一名交好的琉球果園,鄭啟武。鄭啟武是鄭迵的孫子,也是而今琉球國王信任的將軍,不僅掌握著琉球國的炮隊,也在訓練著荷蘭人手中獲得的火槍隊。

武器是外國人的,大多數琉球人之前完全沒有使用過。

這個時候,伯尼就找到了機會。他承諾無償為琉球軍隊訓練士兵。

雖然最終這個好意被婉拒,但伯尼卻在鄭啟武的心中掛上了號。加入了中華同盟。不管到時候大明會不會保護琉球,至少軍隊操練是不用擔心教官了。

比起更像是海賊的黃毛番子,來自宗主國的大明教官顯然更具有威信。這些,都是在累累勝仗上打下來的基矗

懷著拉關係的心情,伯尼叩響了鄭啟武的家宅大門。但他運氣不佳,一打聽,卻現鄭啟武在軍營之中。

伯尼盤算著船隊接下來的行程,又跑去了北大營。

北大營在里城的城北外一個半山腰上,山腰靠海,新修築著一個炮台,安放著從英**艦上拆卸下來的紅夷大炮。

同時,也是琉球官軍訓練的地方。

報上了名字,伯尼如願見到了鄭啟武。

鄭啟武人如其名,五大三粗,目光有神,是那種外粗內細的人。

伯尼努力學習了東方的禮儀,但還是被複雜的禮節弄出了不少笑話。在這樣的經驗之下,伯尼獲得了一個意外的優點,直接說事:「為了感謝鄭將軍為貨棧的幫助,我與船上的幾位軍人考慮以後,決定提供我們最大的幫助。我們願意以雇傭的身份加入進琉球的軍隊之中,幫助琉球抵達可惡的日本人。」

鄭啟武聽了,心情很開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連外藩都來幫助我琉球,這說明我琉球是得道之邦埃伯尼先生有這樣的心,本將軍非常高興1

這個開心並不作偽,但伯尼卻預感到了一些不對勁。

果不其然,鄭啟武轉念話鋒一轉,道:「但可惜的是,現在就連我都要感嘆英雄無用武之地。伯尼先生的幫助,恐怕也是用不上了。」

「這……」伯尼一臉茫然。

想著這位千里之外的客人到了琉球也願意幫忙,更願意一同作戰。鄭啟武少了幾分警惕,多了幾分高興,笑道:「大明已經出手。願意與日本人談判,撤出琉球上的日本人。這可是一個大喜事。籠罩在琉球上空四十年的陰雲驅散了。從今往後,我琉球真的是平安了1

「恭喜將軍,恭喜將軍!沒有戰爭,而是和平。大家一起貿易生財,這當然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伯尼生澀地說著漢話,心中卻隱隱有些失落。

沒有戰爭,也就沒有他們的機會。想要擊敗荷蘭人獲得東方貿易的大權,顯然沒那麼簡單了。

拜別鄭啟武,雖然沒有獲得希望要的東西,但伯尼還是打起精神。

作為船長,也作為公司在琉球的實際負責人,伯尼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想要來遠東財,需要的不僅是足夠好的身體,也需要足夠好的心理,面對一次次挑戰。

他需要更多的份額。

在荷蘭人加入到了琉球的貿易競爭之後,人少資本也少的英國貨棧很快就不得不停止了收購。或者說,搶購。市面上的明國商品,只要是有的,幾乎都被荷蘭人買走了。若不是限於琉球人定下的份額,英國人甚至買不到足夠的貨物。

饒是如此,即將回到歐洲的最後一艘商船依舊有最後一艘商船空了一大半。

儘管可以妥協購買一些不值錢的琉球貨物,但海上往來耽擱,時間跨度極長,不弄到利潤最高的明國貨物實在讓伯尼難以忍受。

最終,伯尼想到了一個人:「鄭芝龍。」

「他們真的離開明國,前往去了日本?甚至,加入到了薩摩藩的陣營之中?」看著眼前這名老酒鬼,伯尼心情激動。

老酒鬼是里城最大酒樓醉仙樓的常客,曾經是一名老水手,後來開了酒樓。但他偏偏不願意免費喝自己的,總要別人請。

很多人排隊請他,為的就是從他口中掏出一條珍貴的消息。

老酒鬼聽了這紅毛番子的話,嘿嘿直笑:「你這漢話不錯,就是腦子不太靈光。我提醒提醒你,這是第二個問題了。」

「是我的失誤!請尊敬的先生恕罪,侍應生,請再來一壺,不……一桶,一桶你們這最好的酒1伯尼打起精神。

老酒鬼打了個嗝兒,笑道:「這消息吶,到了我這兒,沒幾日也要傳出去了。你要去買鄭氏的貨就抓緊。他們可巴不得換點糧食布匹建材。可要是等大明開放對日貿易換取琉球的消息傳出去,鄭氏說不定就被日本人吞吃進骨頭裡去嘍……」

「合作愉快1伯尼目光一亮,丟下酒錢,撒腿就跑。

但很快,他有猛地想到了什麼,趕忙重新跑回醉仙樓,又花了一百兩銀子買了一桶酒獲得了另一個消息:鄭芝豹就在琉球!

……

鄭芝豹眼皮子一直跳,也不知想著什麼。

經驗告訴他,這是自己最近休息不好的緣故。但是,直覺有告訴他,不妙的事情正在生。

「難道是與大明官軍作戰?這一天,要來的話,也躲不過……」鄭芝豹想到這裡,心情焦躁。

打贏第一波,他有信心。

但他面對的不是大明北洋水師第二艦隊,他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帝國。惹怒了陛下,分分鐘就有第二個,第三個,乃至第十個艦隊撲過來。也許他可以越戰越勇,但面對必敗的結局,沒有人能打起精神來。

「該來的,總歸來的。」鄭芝豹是在里城見到的伯尼。

鄭氏商行做走私生意,一樣也做合法生意。琉球開放貿易,鄭氏商行不去白不去,一樣也建立了據點。

鄭芝豹本來打算在這裡休息休息,打聽下消息。卻沒想到,消息自己上了門。

「我想,我這個消息足以換取鄭氏的友誼。我認為,他價值千金1伯尼有心炫耀一下自己的漢語水平。

但鄭芝豹完全沒有心情,他心理越來越不平靜了:「有什麼,直說好了。值不值,也得說出來才曉得。」

「大明已經應允日本國,願意用對日本貿易開放換取琉球脫離薩摩藩的控制1伯尼悠哉地說著,看著鄭芝豹身子一晃,明白自己來對了地方。

「琉球問題……解決了?」鄭芝豹驚出聲,心中猛地鬆了一口氣,但很快又提了起來。一個讓他感覺恐懼的後果猜想了出來。

不用擔心與大明作戰了。

琉球問題已經解決,琉球國與薩摩藩的戰爭不會爆了。

但是……

鄭氏的麻煩來了,大麻煩!

「消息……什麼時候的消息?」鄭芝豹猛然感覺到了時間的緊迫,他要爭分奪秒,這是在拯救鄭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