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七章:火攻日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火攻日本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串木野的全稱叫做市來串木野,但對於大多數並不認得日文的中國人而言,就只認得後面三個用中文寫得名字,串木野。故而,鄭森沒有特地翻譯,只是直接叫串木野。

對薩摩藩而言,串木野這裡算得上是一處不小的城鎮了。至少有好幾個作坊,商店數十,可以購買到足夠數千人用的早飯午飯與晚飯。

帶隊的樺山久守對於此行很有信心,將人馬安置在串木野以後就出發前往中國城探查消息。他並未發現自己竟然很偶爾地巧合之下,被人探聽清楚了消息。

天色不早,夜色里出行更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若不是不想被明人發現自己來過,樺山久守甚至不會在夜色之中出行。出去一趟麻煩,回來一趟自然也麻煩。折騰得累了的樺山久守磕著枕頭就睡著了,只是囑咐了一邊身邊的武士凌晨拂曉就喊醒自己。

凌晨時分,對於不需要耕作的這些商民們而言,還是在蒙頭大睡的時候。

這個時候,也是人最放鬆警惕的時候。

「不過,比起凌晨,還有一個時間更讓人放鬆警惕……」鄭森深呼吸一口氣,回想著自己曾經在南京師範學校聽聞到的一個行動。

大明各個高效都在開戰晚自習的計劃。

白天的時間終究是有限的,對於有著無限研究目標的教師學生們而言,晚上的時間自然需要充分利用起來。

蠟燭之物很快就熱賣起來,各式各樣的油燈也紛紛出現。

但另一個問題就緊接著冒了出來:夜盲症。

對於普通人而言,夜盲症這個問題也許一輩子也弄不懂什麼名堂。但對於教師們而言,卻是一個課題研究的事情。南京師範學校雖然主打師範,卻也有一定的理工科研究力量。事實上。他們都不需要怎麼研究就能找到現成的解決辦法。

大明軍隊就為了解決夜盲症特別採購了眾多的豬肝,用以補充軍人的營養。

鄭氏不缺錢,日本的葷腥更是價格低廉,方便購買。操練至今,留守的五百餘人紛紛都解決了夜盲症的問題。

對比日軍,這顯然是一個極大的優勢。

披星戴月之中,五百人整隊走出中國城。

他們的出發靜悄悄,做的事情,卻註定會影響深遠。

走出溫暖的室內,冰冷的空氣讓鄭森稍稍冷靜了下來。迎面的冷風扑打著面龐,一個聲音冒了出來:現在撤退,還來得及。

畢竟,異國他鄉,主動進攻一個日本城鎮,這樣的性質實在非同小可。

楊朝棟似乎也有這樣的心情,熱血過後,有些擔憂。

鄭森一樣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環顧所有,看著眾人望過來期盼的目光,知道自己是時候做出行動了:「我在南京時,聽聞陛下說過一句話。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日本人對我們的不善,從我們踏入這個國土的時候,就註定了。」

「唉,其實早些時候來的時候,做生意時,日本人看著都挺可親的。」楊朝棟想著日本人三番五次的挑釁,破天荒有些多愁善感。似乎是在宣洩即將被殺戮遮蓋的些許溫情。

「不管是哪裡,過來花錢的遊客都是受人猾是……一旦當你定居下來,就意味著要和他們爭奪不多的資源。至少,我們的到來就已經將本來昂貴的米價漲到了一個讓許多武士憤怒的地步。他們本就失業,許多人吃不起米,不得不賤賣自己視之為生命的武士刀。雖然他們的失業並非我們造成,可我們卻是對於不少野心家而言上佳的背鍋俠。」鄭森話語有幾分詼諧,卻聽得所有人心思紛紛沉重。

林鳳明白鄭森的心思,作為將領,他不怕說什麼壞話。在極端困難的境地里,盲目鼓吹信心是不切實際的。有的時候,哀兵更有用。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倭人若非萬曆年間挨打了一場,恐怕我們一進日本的土地就被搶光了。現在將軍不在薩摩藩,我們處境最是弱校現在打一場,給倭人長長記性,讓他們記得萬曆年間的大敗,記得咱們大明兒郎的本事,才能讓他們再也不敢打我們的注意1林鳳說罷,轉而悲情地道:「不管咱們是不是背叛了大明,我們永遠都是中華兒郎,是漢家骨血。眼下身在異國他鄉,註定孤軍奮戰。萬事都得靠咱們自己,打贏了,揚眉吐氣,讓日本人不敢小瞧我們中國人。打輸了……老婆孩子全沒了1

「打!爭揚眉吐氣1楊朝棟低吼著,雙拳緊握。

鄭森見士氣可用,心中歡喜,朝著林鳳讚許地點了點頭,道:「聽我號令,出發串木野1

「喏1

……

串木野是一處小城鎮,並不如大多數的大明城市一樣,有城牆。整個城鎮最外圍唯一看起來像是有點防禦能力的就是一圈籬笆。

這裡曾經有一個兵營,後來薩摩藩的軍隊規模萎縮,這個軍營就空了出來。而今,恰好住著從各地趕過來的流浪武士。

樺山久守的能力比起鄭森想得還要弱了一層,並沒有一口氣喊過來三千人,只有兩千多人。事實上,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樺山久守只是秘密召集了三百餘名流浪武士,以及一千餘人農民,再加上自己手頭的九百餘人,將整個串木野擠得滿滿當當。

還好,兵營修築得不校裝進這麼多人壓力不大。

但同樣,這麼多人出現串木野,也成了一個巨大的目標。

林鳳先期帶著數十名精銳充當斥候,繞著串木野跑了一圈就猜出了大約的人馬,四周的足跡很亂,各式旗幟飄滿兵營里的小廣常

當時間進入深夜的時,林鳳重新到了鄭森的身邊。

「目標已經確定方位,在串木野西南角的舊軍營里……」林鳳一一報告者掌握的情況:「屬下抓了一個舌頭,果然讓少主猜中了,他們來了兩千餘人。而且,目標就是奔著我們來的!最近薩摩藩根本沒有要動兵的時候,就算要朝著琉球動兵,也不會在這路聚集……都在種子島上1

鄭森眯著眼睛,借著星光,看著一隊隊人馬分批進入預定地點。

晚上不是大白天,集體作戰難度很大。雖然解決了夜盲症的問題解決星光勉強看清楚地面,但一旦廝殺起來,萬一打了半天是自己人就糟糕了。

尤其是日本人大多數是夜盲症患者,他們人多,一衝散了,反而讓夜襲的鄭氏護衛隊手忙腳亂。

為此,行動之前的那一個小時的空檔里,鄭森將手中五百餘人編組成了二十個小隊伍,各自領了任務劃分區域開始行動。

現在目的地已經到達,各就位熟悉地方。

鄭森深呼吸一口氣,看著朦朧夜色之中沉睡的兵營,重重呼出一口氣:「準備動手1

「是1林鳳顯得有些興奮。

一旁,楊朝棟則陷入了平靜。他年級更大,經驗更多。戰前的時候瞻前顧後,現在反而平靜了下來。這是一名老兵的素養。

兩人各自都有任務,也都是關鍵之中的關鍵。

楊朝棟領著手下人馬衝進籬笆,手中長刀輕輕揮砍,就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破口。其餘各組約莫都是如此,籬笆幾乎不設防一樣,不怎麼花費力氣就成功入內。

跟著楊朝棟身後的人馬手中提著大桶小包,都用布包著,動作輕盈,不露出一點聲響。

其餘各組有的埋陷阱,有的假設著小型火炮,更有準備著火種,手中提著一個又一個的瓶瓶罐罐,透露著十足的危險氣息。

別看因為要留守一部分,只有一共參戰的只有四百來人,但這份指揮有素,如臂指使的水平,卻讓鄭森平添了許多信心。

鄭森親自帶著人手跟著楊朝棟一同入內。他的身後,士兵們扛著一包又一包的柴禾輕手輕腳地放進了兵營之中。

當鄭森抵達的時候,行動已經悄然打響。

十數名伸手利落的護衛隊隊員背著一個個鐵皮小桶,進入軍營。

沒多久,一股散發著微微惡臭味道的液體被護衛隊隊員們灑落進軍營之中。

楊朝棟吊著匕首,帶著全副武裝的手下隨同入內,一連撲倒了一名夜裡出恭的士兵,又摁到抹脖子幹掉了一名似乎夢遊的日本武士,提著小鐵皮桶的隊員們回來了,紛紛伸出大拇指。

這是行動順利的標誌。

人群依次如潮水重新退出。

林鳳亦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朝著鄭森致禮。

鄭森深深呼出一口氣,道:「準備放火箭1

……

與此同時,軍營里,樺山久守忽然醒來。

他原本是很困的,但只是淺淺睡了一會兒,卻怎麼都睡不著。

腦海之中,滿是與家主議論的話語。按說,薩摩藩與鄭氏畢竟是合作關係。鄭氏作為海上霸主,經商許久,也在日本國與很多人交了朋友。

很多人打心底里喜歡這些來自明國的商人。

不管是不是還有利用價值,就這麼趁火打劫總有些不對。

只不過,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一切都顯得不足為道。

也許是有些良心上的過意不去,樺山久守有些睡不著。

這對於他而言不算少見,他乾脆起身,打算出去練練刀法。

只不過,他剛剛走出軍營,卻見眼前騰空而起,宛若流星一般落下來的火箭。

這是一場火攻!

但真正要完成火攻顯然不是簡單放火箭就能做到的,雖然古代屋舍易燃,但火箭想要引燃可不容易。

剛剛上面的鐵皮桶里,裝載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希臘火。這是鄭氏有感於大明水師艦隊火力越來越兇猛重金從奧斯曼帝國商人手中買到的秘方。這種希臘火可以在海面上熊熊燃燒。作為鄭氏艦隊大本營的鹿兒島中國城,自然也有希臘火保存。

但沒有人想到,本該在海上發威的希臘火第一戰會在串木野打響。

林鳳輕輕一揮手,上百支被火捻子點燃的火箭沖入兵營之中。

上百道火光衝天而起,帶著熊熊燃燒的烈火,一頭扎入軍營之中。

也不知是護衛隊的箭法夠好,還是引燃設置得夠好。只一輪,火光騰地就熊熊燃燒起來。

眾人怔怔地看過去,紛紛忍不住深呼吸起來:「開始了1

「各自行動1鄭森當即揮手。

轉瞬,幾個會日語的人當即大喊:「走水啦!快出來救火」

「走水啦1

「救火啊1

……

半夜之中,火光猛地升騰起來。大火熊熊燃燒,希臘火的威力比鄭森想的還要猛烈。只一瞬間,原本還只是星星之火就已經燎原起來。

整個軍營進入火光之中。

滾燙的熱浪襲來,原本就住了不少人的軍營一下子就炸開鍋。

大多數人從夢中驚醒,哪裡反應得過來,還未來得及將衣服穿起來,就葬身火海之中。

火攻進行得非常順利。

林鳳與楊朝棟都露出了笑容,但這個時候對於樺山久守而言,卻是末世災禍。

他來不及分析怎麼突然冒出來一場大火,求生的本能讓他飛快地沖入馬廄,也不是不是自己的馬,翻身上馬就拔腿狂奔。

就當他想要衝軍營大門衝去的時候,他猛地想到了什麼,竟是直接騎著戰馬,朝著軍營的一側圍牆衝去。

圍牆沒有出口,自然也就沒有陷阱。

果不其然,樺山久守的餘光之中,就聽門口傳來陣陣慘叫。

樺山久守目光一凝,瞳孔劇烈收縮,反應了過來:「這是人為的縱火!一定是那些明人乾的1

他萬分懊惱,自己怎麼沒有將保密做得再好一些,又十分震驚。這些明人實在是太膽大包天了,竟然敢主動襲擊。

驚恐萬分之中,樺山久守心中凝聚成了一個念頭:跑出去,回來找場子!

「糟糕,有人要跑出去!林鳳,丁組的人在哪裡,攔住他1鄭森發現了有人竟然從圍牆裡縱馬躍出,驚了。

林鳳聞言,原本的喜悅一下子凝固:「竟然要放跑一人,還是騎馬的,一定是個將官。丁組聽令,跟我去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