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七章:皇帝陛下抵達日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皇帝陛下抵達日本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無良工坊主們為了獲取更廉價的黑工,開啟了自己最拿手的事情。那就是聯動自己家族裡的官員,順著複雜的官場關係網,上書皇帝陛下開啟對日本的攻略。爭取如朝鮮一樣,拿下朝鮮以後,能夠有源源不斷的廉價原材料開工,以及更重要的……源源不斷的廉價工人。

對於消息靈通的工坊主而言,他們可是聽說過皇帝陛下在朝鮮大發神威的外籍軍團。那些打起仗來不要命的日本武士可是一個飯糰就能打發的存在。

這一股風潮的掀起正順了朱慈烺的意。就這樣,朱慈烺順理成章啟動了前往日本國事訪問之行。當然,江戶上下包括天皇一家,一樣是各懷心思地極力歡迎。

反倒是鄭森,這些天忙碌著切支丹教徒在櫻島的事情,一時間竟然沒顧得上皇帝陛下已經啟程前往日本。

而現在,就是他們迎接皇帝陛下的時候!

前來迎接皇帝陛下的人很多,但這裡是新華港,能來這裡迎接的,自然是親近大明的人。雖然這裡名義上還是薩摩藩的土地,可島津光久卻寧願恭候在串木野的邊境等候,也不願意來鄭氏的地盤。

除了鄭氏的代表鄭森以外,在江戶的阿部忠秋也來了,還有同樣在薩摩藩開展了業務的遠征公司。祖大壽親自到嘗吳三桂、李岩悉數就位。

林阿平自然也趕了過來,只不過位置靠後得幾乎看不到前面人潮的盡頭,更是被負責安保的錦衣衛番子嚴密地封鎖在外。

看著那些威武不凡,不苟言笑的錦衣衛番子,在大明生活過的林阿平自然明白除了皇帝陛下是再也沒有人會有這等陣仗了。

一想到這裡,林阿平就覺得興奮不已。

他早就覺得自己眼前那位東主十分不凡,肯定大有來頭。至於遠征公司,那也是聽聞過,明白這是一家大商社。

可是萬萬沒想到,遠征公司竟然能強大如斯。他這幾個月本事見長,至少察言觀色的本事已經歷練了出來。只要看王夫之面對鄭森與祖大壽的態度就明白遠征公司與正式商社孰輕孰重。

這不僅是政治地位上的遠近親疏,就真實力量來說,也的確如此。而今的遠征公司已經壓過鄭氏一頭。

如果說,從前鄭氏海商集團是東亞第一強大的海商。那麼,自從遠征公司在天津港募集了股本出海以後,就迅速一躍而上,隱隱有了與鄭氏抗衡的力量,很多人已經認為遠征公司成為新的第一指日可待。

只不過,比起專心與西洋人與日本人做生意的鄭氏。遠征公司卻投注了一個在當時所有海商看來十分虧本的事情——殖民。

遠征公司在濟州島修築港口,營建屋舍,打造修船廠、造船廠、木材廠、水泥工坊、煉鐵工坊等等。尤其還投注巨大地付出相當巨大的代價招募百姓前往濟州島定居。

海上貿易的利潤雖然雄厚,但種田需要的啟動資金一樣巨大。

尤其那幾個工坊的初始資本更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哪怕遠征公司融資能力強大,卻也依舊將每年賺到的利潤紛紛貼了進去。

這個結果,讓遠征公司後來居上的勢頭戛然而止。

至少,在外人看來,不再擴張地盤專心經營朝鮮、琉球、東南亞、越南等地貿易的遠征公司已經走上了下坡路。

只不過,真切加入了遠征公司,林阿平自然迅速對這些不懂行的話嗤之以鼻。

單純做買賣或許是賺錢,可投資工坊,經營殖民地,那才是長久的行當。就是打地基,現在越牢固,將來越是可以一飛衝天。

對此,遠征公司里也有人引用呂不韋的故事。商人低買高賣,賺的是差價。投資一塊錢賺個一塊錢的百分百利潤都是罕見了。但是,若是能夠投資一個國家卻能做到投資一塊錢回報一百塊的巨大利潤。

遠征公司的殖民拓展,從性質上來說,說到底做的就是這種投資一個國家的事業。

自己能加入到這樣的事業之中,那可真是三生有幸。要知道,接下來大明帝國皇帝陛下……就講抵達這裡,參觀遠征公司在櫻島的基地,能夠見到皇帝陛下,林阿平覺得自己回去要好好燒一炷香,祖墳一定是冒青煙了。

撇去閑話,新華港的海平線上,西面已經開始看到桅杆。

這是這方天地是一個球的證明,林阿平對此記憶深刻。當然,更重要的還是船上面的人。

不多久,一個從釜山出發的龐大船隊抵達了新華港的外海。

所有人見此,都是禁不住肅然而立。

每個人都明白,即將出現的是海對面那個龐大帝國的主宰:大明皇帝。

四月的新風吹拂在天地之中,朱慈烺站在船長室上,打開了產自京師琉璃廠的玻璃窗,眯著眼睛感受著海風的吹拂,笑道:「日本,就要到了呀。」

比起上次前往朝鮮,這一回出發日本的隊伍可悄然間變了個模樣。

陸軍的兵馬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外籍軍團、北洋艦隊。當然,總的而言隊伍的規模是變得更加龐大的。

上一回願意跟隨朱慈烺前往朝鮮的隨行商人大多是與恆信商行有合作不得不礙於情面與陛下的威嚴跟隨的,就算有些發自內心相信的,也是一些本錢稀少,曾經是退伍兵出身的商人。

但一趟朝鮮之行結束之後,那些商人大多在漢城交易會裡大賺特賺,此前那些本錢稀少的退伍兵出身的商人大多成長成了大富豪,更別提那些本來就家業不小的商人了。

經商亦是不進則退。你這邊壯大了,本錢雄厚,自然可以揮舞著寶鈔,打壓兼并同行對手。

就算不是因為競爭的緣故,大多數人對於跟隨皇帝陛下出國經商亦是滿懷期望之信。更別提某些無良工坊主迫切想要得到日本廉價工人的希望。

總而言之,這一回跟隨的隊伍更加龐大了。落在海面上,便是那一一艘又一艘,幾乎將整個港口海面遮蓋住的龐大船隊。

看了這些,李岩笑的合不攏嘴。

祖大壽等遠征公司的高管們也是紛紛露出了會心的微笑。鄭森明白他們的笑容來自哪裡,心中既是高興,又是有些失落。

來了這麼多人,當然不可能都在日本有親友可以投靠就宿。除了朱慈烺以及他的隨行軍隊、官員,早有日本官方安排好的行宮、營地,大多數的人都是要住旅館酒店的。

原本,鄭氏是最有優勢的。他們一直都在搞建築工程,修築屋舍,安置移民。但等到初期個過度以後,他們就停止了新的工程。以至於開張的酒店數量稀少,很難安置下這麼多人。

最賺的,當然是遠征公司。

他們在櫻島開展了大規模的開發,也在中國城購置了不少的土地,在小半年的時間裡新修築了上萬間房屋。有了水泥等新式建築材料以及技術,一個個嶄新的客棧在櫻島修築完畢。對於薩摩藩而言,接待數千上萬的客商是一個不堪重負的壓力。但對於遠征公司而言,這卻是一個可以大發其財的機會。

每每回想此事,鄭森都不得不感嘆李岩此人的頭腦。不僅擁有著敏銳的觸覺,更有果斷的決心。

畢竟,上萬間屋舍基地的投資不是一個小買賣,至少是十萬兩的先期成本。李岩能做出這個決定,可比他要豪邁得多。

眼見龐大的船隊緩緩靠岸,載著皇帝陛下的登州號也是終於抵達碼頭,眾人看著眼前的景象,紛紛都忍不住屏息以待。

王夫之、阿部忠秋、祖大壽、鄭森以及各界代表紛紛在碼頭上肅立。

階梯緩緩安好,朱慈烺身著皮弁服,笑著朝著眾人揮手。

「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山呼高喊,朱慈烺自然是笑著前往虛浮眾人起身,道:「快快請起,不必多禮。朕能在異鄉見到這麼多同胞,可是開心得緊。莫讓這些虛禮耽誤了大家的興緻。」

上一回朱慈烺在朝鮮的時候,祖大壽卻是奔波去了呂宋,也就是後世的菲律賓。那邊的漢人被夷人欺凌很慘,甚至短短半個世紀里遭受了兩次大屠殺,最近一次就在1639年,只有七年之,對於祖國同胞來此,殘存的華人十分激動。

故而,這是遠征公司切入呂宋的好機會。但同樣,也讓祖大壽一連奔波數載在外,失去了目睹天顏的機會,甚位可惜。

這一回能趕到,不僅心中高興,更是動了真情:「能在異國見到陛下,目睹我中華天威。這是提神振作的盛事。陛下,草民受點累行此大禮算不得什麼。我等這些散落天下的中華兒郎還能得到陛下的庇護仁慈,那才是最重要,最讓我等忍不住熱淚盈眶的事情。我在呂宋時,與當地的同胞說,那朝鮮之國再無膽敢欺辱漢家兒郎之徒,因為我大明出了一個文治武功威名赫赫的皇帝,更會出國為在外的臣民討一個公道。這話說完,多少耄耋老者聽完,淚灑當常」

鄭森身處海商世家,這等事情自然是深有感觸,忍不住道:「陛下。我等流落海外,本是困頓生計,不得已為之。實則百年千年以來,都是還未曾忘卻故國鄉音。可有些人總覺得我等離了中華之土,就不再為中華之民。夷人見此,人人以為可欺。那呂宋之事,我也有聽聞。七年之前,久居呂宋的同胞不忍夷人刻薄欺壓,奮起反抗,卻不料遭受殘忍屠殺……其慘狀之言,流傳草民耳中,依舊字字帶血,句句是淚……」

眼見眾人真情流露,朱慈烺也是好生感嘆,當即到:「諸位臣民流落在外,只要心向中華,也一樣是我中華兒郎。是我大明皇室的臣民,受到大明帝國的庇護,不容任何人欺壓。從前的賬,朕回慢慢算。現在的賬,一刻都不會再容忍。這裡,朕可以當即告訴諸位一個好消息。設立於廣州的南洋艦隊已經在組建,首批五艘飛剪船已經列裝入役。任何人欺壓我中華兒郎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1

任何人欺壓我中華兒郎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任何人欺壓我中華兒郎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

這一句話落在眾人的耳中,當真是一道暖流,席捲所有人的心房,驅散了百年縈繞的陰雲。

「吾皇萬歲,大明萬歲1

「吾皇萬歲,大明萬歲1

「吾皇萬歲,大明萬歲1

……

眾人山呼,一旁,阿部忠秋靜靜地看著這一刻,卻也是深受震動。日本人如何又不是被欺壓呢?

尤其是閉關鎖國以後的日本,那些流落到各地的日本人更是慘不忍睹。

許多日本女子更是被迫在當地**以此求存。

失去了祖國的庇護,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都像是孤兒一樣,在外的日子每一段片刻都是帶著血淚。

只是,中國人熬出頭了。他有一個強大的帝國正在復甦,有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踏出了國門,影響力即將遍及世界。

遠征公司抵達呂宋就是一個例子。

莫忘了,當初聯合起來的華商護衛隊在漢城政變之中可是表現出色,比起朝鮮的官軍還要強大呢。

有了這些人的加入,阿部忠秋很明白,那些膽敢再屠殺中國人的西班牙人、土著人都要再仔細掂量掂量了。甚至,阿部忠秋也想著,是不是也讓那些在呂宋的日本人也積極朝著中國人靠攏。

事實上,阿部忠秋不知道的是,再過大約十幾年,經過一段時間繁衍生息重新恢復人口規模的馬尼拉中國人即將再次遭到屠殺。

在那個朝代交替的時間裡,中國人用勤勞的雙手創造了豐厚的財富引起了覬覦。而原定歷史上動蕩的中國正出在清朝與鄭氏交戰的歲月里。流落在菲律賓的中國人就如同是孤兒一樣,被人無情地劫掠……屠殺。

祖大壽回想著當時聽到那兩次屠殺時的話語,心中緊握著雙手:中國人被欺負的時候,將就此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