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二十八章:在日本搞中國租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在日本搞中國租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新華港談得很歡,不過這一回朱慈烺抵達日本的主題不是菲律賓。e小 說ww%wΩ1xiaoshuo而是日本,菲律賓的屠殺還未進行。但在日本的中國人收到欺壓劫掠的事情卻正在生。

比起菲律賓的中國人,在日本的鄭氏移民顯然要幸運許多。他們有一個出色的領導人:鄭森。

在鄭森的努力之下,一場可能蔓延成屠殺的劫掠被避免。來自日本人的刀光暫時停歇,他們也成功得以被整合起來,有希望度過這一場艱難。

更加讓無數人感動的是,在這個中國同胞最艱難的關頭,原本在江戶的大明使節抵達了薩摩藩,摁住了島津光久蠢蠢欲動的野心。

至少,林阿平就聽民間無數傳言說,若非是王夫之朝著島津光久拍了桌子,揚言要將駐紮在琉球的第二艦隊派駐過來,恐怕島津光久的毒手就已經下了。

故而,今日祖大壽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跟隨朱慈烺來到日本國的那些大臣、商人們大多數並不懂得。可是,在日本深切感受這種恐懼的大明百姓們卻非常清楚這樣的處境是多麼的可怕。

若非是大明出手,他們很多人此刻已經葬身魚腹,不僅一輩子積攢下來的家財沒有,連自己的性命,自己父母妻兒的性命也都要沒有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

朱慈烺抵達新華港后,來自大明的移民頓時如同度過了狂歡節一樣,歡呼慶賀著,一直以來擔驚受怕的憂慮在這一刻統統都煙消雲散。

儘管朱慈烺眼下還未做出什麼行動,但所有人都有理由也非常相信他們的皇帝陛下絕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事實上,比起建奴之亂,比起李自成百萬反賊,區區一個薩摩藩或許有點外國人的光環看著害怕,可實際上算起來,並不能算得什麼大事情。

尤其是消息靈通的鄭森已經打聽到,就連島津光久最信重的老臣山田有榮也已經開始勸說島津光久放棄對鄭氏的圖謀。

儘管,鄭森也很清楚,他們鄭氏商社不是被日本人吞吃,就是重新回歸到大明的手掌心裡。

比起父輩們對朝廷既是害怕又是渴望的心情,生活在紅旗之下的鄭森立場顯然就堅定許多。他是一個堅定的大明派,身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

如果沒有機會只能當一個日本人也就罷了,但眼下有一個大好的機會可以重新回歸大明,他怎麼會拒絕呢?自然是處心積慮促成。

當然,鄭森雖然天資卓越,但還有一點沒有想清楚

一場歡慶典禮過後,朱慈烺參觀了鄭氏商社的總部。

比起之前在鄭芝龍兄弟幾人手中的鄭氏,到了日本以後,鄭氏反而走上了正軌。簡單來說,就是完成了建制。就如同後世的公司有各個部門一樣,鄭氏這裡也一樣設立了各個部門。總部里主要有三大部,業務部、城政部以及護衛隊。除此之外,鄭森還將各個分散在天涯各處的鄭氏人員都進行了封官落職,分公司主事的名頭不要錢地撒出去。

比起遠征公司用的是經理之稱,鄭氏商社就要顯得中國化許多。

分公司的負責人叫主事,而恰好大明六部的最基礎官員也是主事,相當於後世的處長。至於各個部門的負責人,則叫做總主事。這一點在簡稱之上倒是和祖大壽對等了。人家直接帶姓氏喊一個總就是了。

靠著這一手名分大義,不少人為了獲得一個好聽的職司,都是積極朝著鄭森靠攏。

也許,這才是鄭森能夠這麼快統合鄭氏內部複雜派系的一個重要緣由。

朱慈烺仔細地打量起了年輕的鄭森,看著眼下才二十二歲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鄭森,感慨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南京師範學校的鄭森同學,你能保護自己的同胞,勇於但當,敢於亮劍,做得很好。我中華兒郎在日本的風潮,看來要由你引領了。」

別看朱慈烺說起來簡單,但派系之爭,權力劃分,哪一個都是波譎雲詭,甚至要帶著血色。鄭森能夠安安穩穩坐下來固然是有日本人逼迫他們團結的天時地利,可若是因此小看了鄭森的本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面對皇帝陛下的誇讚,鄭森只能用受寵若驚來形容,在這位偶像面前,他可不覺得自己有多厲害,只是一個勁地搓手,有些不知所措:「陛下繆贊,學生學生不敢當。陛下陛下誇讚,學生只有奮圖強,不給咱們南京師範學校丟人1

朱慈烺是大明高等學校體系的親手建立者,南京師範學校更是朱慈烺建立的第一所高校。鄭森入教南京師範學校,也是與朱慈烺能扯得上一些關係的。朱慈烺提出這一點,讓兩人關係親近了一些。

「哈哈,好1朱慈烺擊掌讚歎:「那就由鄭森同學帶領我們一同去各處轉一轉吧。鄭氏商社作為我大明海外擴張先驅,朕可是好奇很久了。一路上,鄭森同學也可以想想,有沒有什麼困難是祖國可以幫得上你們這些海外遊子的。」

鄭森驚喜連連,竭力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激動,讓自己回歸冷靜。

這可是萬分驚喜的好事,若是因為自己驚喜失措弄砸了,那可就要後悔一輩子了。

朝廷會幫鄭氏解決在日本的尷尬處境,這是最好的結局。

但是,朱慈烺想要獲得最有利的開局,當然不是自己親手擼起袖子自己干。自然,就要讓鄭森自己提出來。

這個時候,朝廷就等於掌握了主動權。

儘管,朝廷已經對此準備了過五個預案。但有沒有主動權很關鍵,這決定著大明能不能在日本之行獲得最大的利益。

朱慈烺一邊參觀著新華港,聽著一旁的鄭芝豹介紹著鄭氏商社的一切。而鄭森,也是經過短暫的緩衝以後,已然思慮情緒。

到了午飯的點,賓主落座以後,鄭森輕咳一聲,開口了。

朱慈烺饒有興趣地等待著鄭森接下來的話。

一旁的王夫之也是有些微微緊張地看著鄭森。

儘管私底下已經就這個問題溝通了很多次,但真正計劃實施,還是讓人既是期待,又是有些擔憂的。

事實上,鄭森比朱慈烺想象的還要聰明。

「學生的打算是這樣的:建立明日自由貿易區1鄭森目光炯炯,光芒大放。

「開放中國城-新華港-串木野一線全境作為大明與日本自由貿易區域。在這個區域之中,管理由居民共和商議,在大明與日本政府的指導監督之下治理。軍事安全,由中華同盟庇護。一切貿易自由,大明與日本商人、工人、居民可以在遵守大明法規的基礎上自由望來進行貿易而土地,可以由鄭氏向薩摩藩提出租賃,租期暫定九十九年,租金都好說話」

鄭森娓娓道來,越說越是激動。

不多久,更有一個頗為潦草的筆記本被拿了出來。隨後他有拿著一支鵝毛筆,在一張空白的宣紙之上塗寫,展示著自己心中自由貿易區的規劃。

朱慈烺看完,心中驚喜,又感覺到了一種惡趣味。

這不就是租界么?

也是鄭森的確年輕,雖然有奇思妙想,但是不得不承認,很多東西其實是挑戰主權的。一片領土,自然是所在國毫無爭議地施行行政、立法、司法、關稅主權。

但在鄭森的構想之中,行政由本地居民共同商議舉行,雖然有一個中日政府的指導監督,但顯然不是最主要的。這等於讓日本人失去了大半的行政權,難以任命自己的官員治理。

至於司法、立法以及最核心的關稅,自然是統統獻媚一般丟給了大明。

這樣一來,日本國與割地有什麼區別?

還好,這是一個好的時代。沒有人會意識到關稅主權是國家主權,也不會覺得沿用大明律有什麼不好。比起日本,大明真的是什麼都先進呢。

總的來說,日本人也許會心痛丟失了一隅之地,但只要利益之上給與補足,鄭森有信心島津光久會同意。

朱慈烺也不得不承認,鄭森的準備功夫做得很足:「自由貿易區是個好主意,但光是租金還不夠。還不夠打動日本人。日本人也許意識不到司法主權的重要性,但他們會敏銳地察覺到失去行政主權、關稅主權的痛楚。想要彌補日本人失去行政管理與稅收的痛楚,就必須拋出一個止痛藥與一個迷幻藥。」

「止痛藥就是稅收分成,參考大明在朝鮮關稅所做一樣。包括關稅在內的一切稅收,由大明徵收,按照固定公式分成給日本人。」

「而迷幻藥,則是一個打底。讓日本人相信,這是一個雙贏之舉。那就是人頭稅。允諾一個較高的人頭稅,讓日本人相信中國人在自由貿易區里越多,他們的利益就越大1

朱慈烺的補充說完,就見鄭森一副驚見天人的表情看著自己:「陛下對日本人心思之洞徹,學生佩服,學習了1

沒錯,朱慈烺這一個止痛藥與迷幻藥跑出來,不管是誰都不得不承認

哪怕是自己,在這樣優厚的條件之下,也會怦然心動,毫無理由拒絕。

更別提已經被逼得在放棄鄭氏邊緣的島津光久了。

切支丹教徒事件一出,頓時就動搖了島津光久對於自己對領下控制能力的懷疑。而百姓們迫切想要貿易改善生活的舉措,則更是讓他加緊對明人談判的緊迫感。

現在,阿部忠秋也來了。即將督促薩摩藩撤離在琉球的日本人。

等到那些日本人回歸薩摩藩,又是一個更大的麻煩席捲在他的胸腔里。

安置數千兵馬,安置失去工作的數萬民眾以及數十官員。怎麼想都是一個頭痛的事情。對於財政本來就艱難不得不違抗幕府命令開礦的島津光久而言,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又得讓步了。

只是,上一次讓步的時候還可以用鄭氏來彌補。

這一次,他迫切想要知道能不能通過讓步放棄鄭氏還換取一個稍稍有利的回報

事實證明,明人或許沒有那麼可惡。

一場隆重正式的迎接以後,島津光久將鄭森與朱慈烺迎接到了自己的會議廳里。

在朱慈烺的示意之下,鄭森將自己「自由貿易區」的計劃和盤托出。

默默聽完以後,島津光久一臉狐疑地盯著兩人。

他不是不滿意,而是覺得不敢相信。

天底下

有這樣的好事?

看到島津光久的表情,朱慈烺與鄭森相視一笑。

他們明白,兩個人的計劃成功了。

看到這個笑容,島津光久明白對方,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時代的局限性註定讓島津光久不能明白其中奧義,他只是反覆思慮以後不得不承認這真是一個非常非常豐厚的條件,豐厚得島津光久絞盡腦汁都想不出一個讓自己拒絕的辦法。

他覺得自己恐怕沒辦法冷靜下來了。

一抹有些誇張的笑容露出,隨後,笑容就彷彿山洪一樣泄出。儘管島津光久還有一點理智讓自己保持一點大名的尊嚴,但在那豐厚的「讓利」之下,島津光久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將自己的領土租賃出去了。

哪怕是九十九年。

更何況,和自己說話的可不是什麼普通人。

那一位,可是大明帝國的皇帝陛下呀。

天子一言,就是法旨。君無戲言說的就是皇帝陛下的信譽是絕對滿分的。

「還請皇帝放心,對於與大明的貿易,薩摩藩上上下下將報以萬分的誠懇徹底履行。請皇帝陛下相信薩摩藩人民對於陛下的敬仰我認為,或許還可以將櫻島-大隅半島這一線更多的地方都劃歸到自由貿易區之中。」島津光久急急忙忙招來一張地圖,想要將自己的領土多租出去一些。

沒有人不想當包租公,不勞而獲是人類內心隱秘之處最渴望的想法。

只不過,大多數人實在是賣不出去一個合適的價碼罷了。

而這一回,卻是一個穩賺不賠的差事。不僅是租金、人頭稅十分豐厚。更重要的是,只要薩摩藩貿易繁榮起來,就很快可以帶動起各種消費,拉動經濟。

對於島津光久而言,這些都是財的大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