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三章:天皇美人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天皇美人計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這是一個二十三歲的女子,日本前任天皇,明正天皇,興子。興子可真是一個讓人疼惜的絕色女子呀。

二十三歲的興子今天沒有穿著端莊盛大的禮服,而是一身簡單改良過的白色和服。都說要想俏,一身孝。

說的就是那白色孝服穿在素人身上那種清新的氣息。

如果這樣的氣息之上,還帶上一份凄婉的氣質,那更是我見猶憐,格外勾起男人的保護欲了。

眼前的興子,無疑是如此的女子。

一身白衣,清新素麗。

雖然二十三歲,卻從未許過人家,獨居御所。再加上日本人普通個子不高,興子自然也是身量較小,猶如少女。

比起別家的女子,興子顯然要不幸許多。

這位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這是日本天皇,日本明正天皇。雖然已經是卸任,但一日做了天皇,一輩子都是天皇。這樣的女子,斷然是不會嫁出去的。既是沒有人有這資格,也是沒有人有這能力。

不能嫁人,又因為皇室的身份只能困頓於御所之中,這樣的生活,又那裡能帶給青春少女歡樂呢?

一個女兒家,在這個時代里,不能無拘無束生活已經讓人感覺壓抑苦悶了。連正常婚配的未來都沒有,這可就不止是苦悶,更能讓人感覺絕望了。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自然不難解釋興子身上那種沉鬱的氣息。若是一個尋常女子,那沉鬱就要發酵成哀怨了。但興子又是一個容貌絕佳,氣質獨到的女子,這樣的沉鬱,落在旁人眼裡,就成了十足的我見猶憐。

「諸位免禮。」朱慈烺看了一眼,就差點被勾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政仁笑了。

筵席草草的結束了,政仁雖然竭力苦心準備,但顯然在美食上不足以打動朱慈烺。尤其是日本人不吃肉,更是能活活憋死朱慈烺。

還好,米飯管夠。總不至於餓著。

筵席過後,政仁懇請朱慈烺講學:「儒家大義,以中華為真傳。而今犬子惶恐,忝為當今日本天皇,奉命以學問為先,有諸多不明之處。還請陛下教導。」

「若教學之中有閑暇,小王亦是準備和歌,以慰陛下歇息。」

政仁說完,就見紹仁恭恭敬敬又道:「只可惜陛下為大明皇帝,定然政務繁忙,不能時刻教導。但小王仰慕中華,懇請陛下賜予名師,教導小王。」

一旁,興子躬身一禮,雙目哀婉地看著朱慈烺,輕輕一嘆:「為陛下一曲,是小女子的榮幸。」

「這就是日本皇室的牌呀」正戲來了。朱慈烺靜靜聽著,心中感慨。

都說弱國無外交,同樣,弱勢的天皇,也當真是可憐。

賣弄完了可憐,更是開始賣起了一雙兒女。

不過,這個天皇也當真是無牌可打了,竟是直接將兩個天皇兒女打包賣給了朱慈烺。

顯然,這是兩張牌。

紹仁這個現任天皇聽朱慈烺的課,拜明國大儒為師,那意義不言自明。這是給明人一個影響日本天皇的機會。

如果天皇有實權,那就是帝師。

一個帝師可以影響天皇,進而操縱政局。這是潑天的利益與權力。但同樣,想要兌現這些權力,首先就得扶持日本皇室掌權。

至於和歌的興子,更是不言自明。

這是美人計呀。

尤其是配合日本天皇帝師的這個條件,更是一發有力的糖衣炮彈。

「這個課,朕還真有些想說的。」朱慈烺笑著接下來了,心道:接下來就告訴你,什麼叫糖衣吃掉,炮彈打回。

「就怕你不講1政仁激動無比,心中吐槽萬千,落到嘴上,卻是驚喜難言:「我等洗耳恭聽。」

角落裡,一雙眼睛靜靜地注視著這一切。

「朕就講講,這日本的未來。」朱慈烺朗聲道。

政仁、紹仁以及興子幾乎齊齊振作了起來。

這位大明皇帝來到日本的野心,終於要暴露了嗎?

「自古以來,我大明與日本,一衣帶水,可謂是一個近鄰。都道是,遠親不如近鄰。有些事情,互相幫襯,這是最好的。而今,我大明百業興盛,需求澎湃。從糧食、木材、海產、銅鐵礦物、乃至勞動力,無一不需求興盛,滿天下揮舞著錢財購買。故而,朕抵達朝鮮,促成中華同盟。抵達琉球,使琉球安全興盛。而一切,都是為了中華兒郎,能夠在全世界購買到所需要的貨物,保證中華兒郎,在全世界拼搏,都不會有人傷害。讓全世界人看到明人,看到漢人,無不敬佩,無不羨慕。而這樣的背景之下日本的未來,會是如何?」朱慈烺笑著看向兩人。

「天下大勢,就如這一葉扁舟在那萬頃波濤之上,若是劈斬而來,敢問太上,這一葉扁舟,會是何等結果?」朱慈烺又道。

政仁幾乎微微顫抖地說著:「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這可是朱慈烺曾經喊出的一句格外有名的話,不亞於宋太祖那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但誰有能想過,亡者何其慘烈,昌者,何其繁盛呢?」朱慈烺悠然道:「而今日本國,雖然看似一切安穩。但是閉關鎖國,早已落後於時代了!這天下,是怎樣的天下?是變化劇烈,萬物革新的天下。眼下,日本國可以靠著戰後百姓有幾分土地,可以繁衍生息,安享和平。但一等人口繁衍,土地日希那就是一個爆炸的火藥桶。遲早會再燃起熊熊烈火,將日本國葬身其中。」朱慈烺說著,自然又是將那個著名的馬爾薩斯人口論的理論跑了出來。

這等直指大道的理論拋出,當即就將政仁心折。

中國治亂循環,誰都想破解。日本人也同樣一樣。

「若是昌盛又是怎樣的結果?」這一回,卻是十四少年郎開口。

朱慈烺靜看了這位當今天皇一眼,笑了。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顯然說的是日本。壞處說完了,就該說好處。

這才叫威逼利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