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四章:女天皇興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女天皇興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京都御所里,不光是前任天皇后水尾天皇政仁,現任天皇后光明天皇紹仁,就連角落裡不引人注目的幾個男子,亦是側耳傾聽。

皇帝陛下抵達日本,名曰國事訪問,這可當真是千年以來,沒有先例的事情。

沒有先例,就意味著一頭霧水,不知如何處置。既是不知道如何迎接,也是不知道要如何應對。

說到底,因為不知道這樣的國事訪問意味著什麼。

征服?

旅遊?

懷揣著一切的疑問,野心,所有人都不由期待著皇帝陛下的到來。這個至關重要的人物入場,無可置疑地對平靜的日本國內帶來了一個巨大的石頭,震動著所有人的內心。

同樣,為了在這個機會之中抓住最好的機遇,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朱慈烺到底是再賣什麼關子。

現在,似乎有了答案。

壞的威脅的部分已經說了,那麼自然該到了利誘的部分。

想要獲取權柄,天皇一家都很明白,光是一個帝師與一個女天皇是絕對不夠的。還得有**裸的利益。

同樣,明白朱慈烺想要的,從而針對性地賣國,才能打動朱慈烺支持他們。

而現在,機會來了。

眾人側耳細聽,就見朱慈烺笑道:「忘了嗎?我大明兒郎奔走四方,那都是揮舞著錢財,各處採買的。而今大明,百業興茂,正是一個蓬勃發展的關頭。木材、藥材、海產、礦物甚至勞動力都是需求爆發。只要肯勞作,都能從大明商人手中賺到錢。這是一個便車,一個通往大同世界的便車。錯過了,就不會有了。想想吧萬萬大明人的需求,揮舞著無盡錢財的購買。若非中國一地物產有限,又如何會有這樣的好事落到日本呢?」

政仁與紹仁齊齊點頭,紛紛都是鬆了一口氣。

看起來,這位皇帝陛下的胃口很大,但所求卻是雙贏之舉呀。

這年頭,雖然大家都有藏著掖著的心思。總擔心自家的東西被買光了,可東西能賣出去,那終歸是一件好事。

紹仁年少,不懂這些經濟的東西。政仁當然聽說過一些,知道大明而今百物騰貴,戰後經濟復甦,正是興旺之際。

偏偏而今大明各處新興市鎮崛起,工坊發達,務農之人自然也相應減少。於是,相當多的糧食、木材、銅鐵礦物各種需求都迅速爆炸。

需求擴張了,但產量顯然就不是想擴張就能擴張的。

自然,就得各處進口。

原本,這些東西是與日本無緣的。中日貿易為鄭氏獨佔,其餘日本人根本不了解其中彎彎繞。

現在中日自由貿易區鑄就,商人蜂擁而入,德川義直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消息也漸漸傳到了政仁的耳邊。

政仁的笑容一下子微妙了起來,恍然之間,覺得現在的自己是智珠在握。怪不得朱慈烺願意用接觸對日貿易封鎖換取琉球,原來,這本來就是大明自己想要的。

「請皇帝陛下放心,中日通商,這是眾望所歸,兩全其美之事。任何人阻攔這等美事,都是對日本國民的背叛。我等,義無反顧地反對1政仁目光灼灼,連連表態。

朱慈烺當即大笑:「自當如此,自當如此。」

這時,眾人都似乎明白了朱慈烺此行前來日本的目的,紛紛歡歌笑語,放鬆了下來。

眾人說說笑笑,政仁講著日本的趣事,竭力找著有趣的話題,讓場面顯得輕鬆而歡快。漸漸的,也沒人知道紹仁等一應雜役何時離開。

「哎呀,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不知不覺就已經入夜了。陛下,還請留宿御所如何?您身至京都,小王身為地主,可得盡一盡地主之誼才是。」政仁說。

朱慈烺頷首:「那就恭謹不如從命了。」

這是應有之理。

畢竟是身在外國,這年頭也沒有五星級連鎖酒店,想要住地方,也大多是對方安排。京都不是繁華的都市,想要尋一點體面的地方還真沒有其他選擇。

最體面的,也只有御所了。

「興子,還請送陛下去御長御殿。」政仁說。

興子躬身領命,雙頰忽然間騰地紅了起來。

朱慈烺走出屋外,看了一眼天色,卻發現這會兒還真是已經黃昏西下,開始進入夜色了。

這年頭沒有路燈,一路都是挑燈而去。

興子領著朱慈烺的侍衛跟隨而去,一路路過其餘御所宮殿,終於抵達了整個京都御所最大的建築群:御長御殿。

當年豐臣秀吉給天皇修建的時候,絕對想不到有朝一日這裡竟然會迎來大明皇帝的居祝但說起來,也就這裡勉強可以湊合接待朱慈烺了。

一共十五間房子,勉強可以安頓朱慈烺帶來的侍衛以及僕人。

草草用了晚餐,朱慈烺進入了自己的寢宮之中。

預料之中,情理之外地興子留了下來。

朱慈烺已經用了飯,這年頭晚上娛樂活動單調貧乏之極,基本可以說不會有什麼活動。可以說,一般人到了晚上就該洗洗睡了。

現在,朱慈烺就是要準備去沐浴歇息。

而這時,興子依舊留了下來。

「我俯視陛下更衣」興子說完,頭低了下來。

朱慈烺望過去,只能看到興子白皙的煉丹騰地紅了起來,長長的睫毛顫動著,閉著眼睛,帶著無限惹人戀愛的小心翼翼。

「唉,你可是日本天皇呀。」朱慈烺感嘆。

「但我終究只是一個女子陛下,京都如何景象,您都明白。又何必再提呢。」興子抬起了頭,輕輕一嘆。修長的睫毛揚著,又落下,一張一合間,露出了一雙惹人無線錘鍊的眸子。

在這樣的眸子里,透著的是無奈,是任命,是奉獻。

「興子你很美。」朱慈烺由衷地誇讚。

「謝陛下。」興子露出了些許的笑容,躬身一禮。

「但朕不是無禮之徒。」朱慈烺又道。

興子愣了一下:「陛下看不上興子么?興子還是完璧」

「不」朱慈烺搖頭:「是朕受不了這樣的齷齪。伺候我洗漱,那是侍女做的事情。伺候我歇息,是姬妾所為。你是一個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日本的天皇。你的父親可以輕易出賣你,但朕還是不希望,你自己也輕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