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五章:柳生十兵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柳生十兵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八點鐘的晚上,御所已經萬籟俱靜,偶爾有蟲鳴,偶爾有風吟。但屬於寢宮的,只有靜謐。尤其是朱慈烺說完這句話更是陷入了一種微微有些格外久的沉默。

「陛下應當明白,我別無選擇。」興子露出了惹人憐愛的苦笑。

「所以,朕現在給你一個選擇。外間給你留一副床榻給你的父親交差。但朕,不打算碰你。」朱慈烺說罷,便自顧自地自己洗漱去了。

興子愣住了,就這麼看著朱慈烺漸漸遠去,心裡,什麼東西忽然就化開了。

……

辭別了興子,朱慈烺自己洗漱沐浴,準備歇息。

可惜寢宮之中,沒有人與朱慈烺分享心情。

沒錯,朱慈烺不是一個喜歡政治聯姻的人。當初在朝鮮,李允兒的美人計就沒有生效。到了日本,興子雖然貴為天皇,姿色一流,但同樣也不是朱慈烺想要接受的。

內心深處,朱慈烺還是一個驕傲的人。

來自後世的朱慈烺如同後世大多數人一樣,並不喜歡相親這種東西。當然,在這年代,朱慈烺遇到的相親要另類許多。那不交相親,那叫送親。只要朱慈烺點頭,人家美嬌娘就能乖乖到懷中,任由朱慈烺為所欲為。

但也許正是這一點,讓朱慈烺沒了興趣。

人吶,內心就是有點傲嬌的。

你乖乖送過來,我自己倒是沒了趣味。可人家跑開了,反而生出了爭勝之心。

要一副肉身軀體,對於朱慈烺太輕易了。輕易得朱慈烺很簡單就沒了興趣。

如果真要搞政治聯姻,朱慈烺實在不希望自己身邊是一個心口不一的人。

沒錯,朱慈烺還有更高的精神追求。

當然,撇去這些,朱慈烺也實在是有些看不起政仁。賣兒子的帝師還算合理,但賣女兒的肉身,朱慈烺就實在有些看不上眼。如果他也就這麼簡單被誘惑到了,他似乎也成了那個賣女兒的幫凶,這讓他內心之中受不了。

除去這些,自然還有朱慈烺那個糖衣吃掉,炮彈打回的事情。

朱慈烺很想知道,政仁到底會怎麼做。

對方的出招大約已經知曉,可德川義直到底賣得什麼葫蘆,朱慈烺卻摸不著頭腦。

如果簡單搞政治聯姻,似乎對德川義直並沒有什麼好處。

畢竟,興子的母親德川和子是與德川家光同胞兄妹,關係更加親密。換句話說,如果真的天皇與朱慈烺聯姻,獲利的除了天皇以外,還有德川家光。

畢竟,比起德川義直,德川家光的關係顯然與興子更加親近。

沒有中美人計,自然是朱慈烺還想留著這個伏筆,敬候對手出招。

……

朱慈烺在京都睡的不錯,但在距離京都不遠的一個名作橫琴的小村莊里,已經是兵荒馬亂。

收到幕府將軍命令的柳生十兵衛三嚴忙活了起來。

緣由十分簡單,一個名作山下正一的日本醫生離開了幕府,去向不明。

今年四十歲的柳生十兵衛剛剛接到了幕府賜予的八千三百石俸祿。這是此前柳生宗矩從幕府收到的待遇。

柳生宗矩臨終之前,再三要求將全部的俸祿歸還給幕府,引得無數武士欽佩不已。這是高風亮節。

當然,德川家光絕不是吝嗇之輩,又將柳生宗矩的俸祿賜給了柳生宗矩的幾個兒子,其中主要的,自然是賜給了曾經給德川家光當過侍衛的柳生十兵衛。

作為日本最有名的劍客,這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抵達了京都城外的這個名作橫琴的小山村裡。

他的面前,出人意料的卻是站著德川賴房。

「十兵衛三嚴……想不到你的動作會這麼快,竟然也趕了過來。」望著柳生十兵衛的模樣,德川賴房感慨非常。

此刻,無數武士將小山村團團圍祝村民們瑟瑟發抖,一個贍男子如同看到末日一樣,拜著滿天神佛,祈求自己可以逃出生天。

只不過,小山村的西邊,是柳生十兵衛的武士。東邊,則是德川賴房的武士。

兩隊武士團團圍住,又互相對峙,以至於雙方都是不敢輕易動彈,局面就這樣僵持了下來。

於是,就柳生十兵衛就這麼站到了德川賴房的身前,一陣行禮之後,便是良久的沉默。

這位日本歷史上最傳奇的劍客並沒有後世刻畫的獨眼,雙眼俱全,更是炯炯有神。一身武藝藏在手中,更是顯得渾身都如同一隻獵豹一樣,隨時可以出手,藏著必殺的絕技,讓人不敢望之不由膽寒。

「不愧是柳生三天狗,你父親,你祖父,都是日本第一流的劍客。今日再見你,還是一樣的鋒利。就是不知道,面對我……你也要拔劍嗎?」並不介意柳生十兵衛的沉默,德川賴房又道。

「賴房大人……請不要逼迫十兵衛。您知道,我並沒有冒犯的意思。」柳生十兵衛終究是開口了。

「唉,但你又是否知曉我的苦心呢?」德川賴房語氣一緩:「你們一家子都對那個人言聽計從,什麼樣的命令都毫無折扣地執行。但是……萬事總要為自己考慮呀。如果你信得過我德川賴房的信譽,就務必聽我一回。離開吧,今天的這個人,你不能帶走。如果讓你帶走了……相信我,你會死在自己最信任人手中的。」德川義直語氣誠懇。

「我相信賴房大人的聲譽。」柳生十兵衛聲音低沉。

聽了這話,德川賴房反而心中一沉:「最後一個天狗礙…就要隕落在這裡嗎?十兵衛三嚴!帶走他,你會死的。你會死在那個人手中的!也許……我沒有來,你還有機會活著。但既然我來了,你又何必還趟這個渾水呢?」

「將軍的命令,我必須執行。」柳生十兵衛三嚴輕嘆一聲:「無論如何,請不要再阻撓十兵衛了。」

「你……要向我拔劍嗎?」德川賴房目光灼灼。

對視著德川賴房的目光,柳生十兵衛苦笑道:「又何必為難十兵衛呢?」

說著……

柳生十兵衛卻是握著劍柄,一步一步上前,目光含著決絕地看向德川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