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六章:將軍,活不了幾年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將軍,活不了幾年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一步,兩步十步

距離德川賴房已經只有五步之遙了。

柳生十兵衛停了下來,隨後躬身一禮。

沒有說話,沒有最後通牒。

對於武士而言,一切都已經不言而喻。

德川賴房很清楚,如果他依舊在攔在柳生十兵衛的身前,他一定會拔劍。

一旦拔劍

必定染血。

劍柄之上,柳生十兵衛五指輕輕握住,隨後,彷彿龍吟一般,劍光出鞘

「罷了」德川賴房退後一步。

劍光收斂,柳生十兵衛又是躬身一禮:「得罪大人了。」

說罷,劍禪道場的百餘武士湧入山村之中。德川賴房手底下的武士們看到他的退步,都是清楚,這一退,自然是再也不敢阻攔柳生十兵衛。

「山田正一跟我走吧!來人,卸掉他的下巴,誰都不許和他說話1柳生十兵衛走了。

帶著劍禪道場的武士,押解著山田正一走了。

望著這位日本第一劍客的背影,德川賴房微微搖頭:「此等勇士,卻不是我的人埃但可惜了天狗的命運,就此終結了。」

劍禪道場里,山田正一緩了過來。

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就此註定,面對去武藝高強的武士,更有日本第一劍客知名的柳生十兵衛,他十分乾脆地放棄了反抗。

顯然,這個犯人十分重要。而他的性命,也很快就會終結。

「十兵衛大人,沒有選擇一見到我就殺死,這是您的錯誤了。」知道自己命數已定,山田正一反而多了幾份洒脫與從容,就連看向柳生十兵衛的目光,也充滿了嘆息:「你的劍術與武藝,是天下聞名的。但是作為秘密監視全日本的武士首領。您對自己被寵信的程度太過於自信啦。」

「山田閣下,無論如何,我都是將軍的武士。他的命令,就是我全部行動的意義。」柳生十兵衛顯得很平靜:「沒有當場結束你的生命,首先是源自閣下在江戶救下無數人性命的德行。但同樣,我也需要閣下的配合,做最後的審訊。」

「審訊呀看來將軍對我的蹤跡,還真是關切呢。」山田正一笑道:「命運真是一個捉弄人的怪物,捉弄了將軍,捉弄了我,還要捉弄了全天下有智慧的人。」

柳生十兵衛沉默著,沒有說話。

「就在這裡嗎?」山田正一看向柳生十兵衛。

「馬車是明國進口的好貨,外間人聽不到我們的說話。」柳生十兵衛說。他也很清楚,如果下了率Χ眾徹查,反而會讓消息被泄露出去。

他回憶著德川家光的命令,猜測到了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以至於德川家光讓他獨自審訊,而不假於他人之手。

「我要知道山田閣下對將軍複診的結果離開幕府以後,又見到了哪些人,說了什麼話?」柳生十兵衛看向山田正一,面目格外嚴肅。

「反正是必死的結局。我也無所謂啦。但十兵衛大人呀。堂堂的柳生三天狗,僅存最後的天狗。第一的日本劍客您真的想知道嗎?這不是滿足好奇心的時候,這是致命的毒藥。一旦知曉那個至高無上的將軍,只要明白你有可能已經知曉,那無論如何,您的死期,就已經將近了。」山田正一面對柳生十兵衛的心情是格外複雜的。

一方面,這個人即將殺死自己,沒有怨恨是不可能的。

但另一方面,對武藝的崇拜,對傳奇人物的敬仰,又讓他充滿了可惜的心情。

在日本,天狗是一種極兇猛又極受人敬畏的神化動物。柳生一家三人都有天狗之名,自然足以說明他們的本事厲害。

但同樣,柳生三天狗,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歲月變遷之下,已經只剩下柳生十兵衛三嚴還活著了。

可是,這樣一個日本第一的劍客,不能流傳自己的英名在世間,卻要因為權利者的卑鄙而即將死去,如何不讓山田正一感覺可惜呢?

「說我會死的話我已經聽過無數次了。讓人感覺無奈的是,我的確聽不出你們是懷著詛咒心情說的。但請閣下明白,無論如何,作為將軍的武士,忠誠是不變的原則。如果非要我討論這一點,我想回答一句明國的名言: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十兵衛相信,我乃手足,絕非土芥1

柳生十兵衛說罷,目光灼灼,揚著十足的信心與驕傲。

這是來自日本第一劍客的驕傲。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訴你吧。希望你能在聽完以後,依舊保持自信的心情。」山田正一嘆氣一聲:「將軍的壽命,已經沒有幾年啦。最多不超過五年的壽命。至於病理,我相信您也不會感興趣。這一點,就從大奧里的醫者再也出不了大門就可以確信。至於這一路我見過的人說過的話。請那位刻薄的將軍放心吧!我只是想活下去,但也並非想日本天下大亂。但讓人感覺悲哀的是您即將是知曉將軍身體唯一的一個不在大奧里的人。」

至於山田正一,自然很快就要死了。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柳生十兵衛捏著劍柄,忽然就格外的用力。

他終於明白了德川義直與山田正一那種憐憫目光的涵義。

將軍身體不佳,只有不超過五年的壽命。這個消息傳出去,毫無疑問要引起驚天的波瀾。尤其是誰都知曉,將軍格外擔憂下一任將軍的傳承。

如果下一位將軍年幼,誰都清楚會引起怎樣的權力風波。

這個消息,根本不是滿足好奇心的解藥,而是將人走上黃泉之路的毒藥。

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顯然都要死。要知道,就連德川家光最親信的阿萬夫人,也只知道他的身體不好,而不知道德川家光的壽命呢。

至於那些醫者

山田正一是第一個死的,但不會是最後一個死的。

那麼

留給柳生十兵衛三嚴的就是一個關乎性命的考驗了。

考驗的不再是柳生十兵衛三嚴的武藝、學識

而是來自德川家光對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