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四十八章:心悅誠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心悅誠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上野忍岡的先聖殿是後來日本最大官方教育機構昌平學問所的前身,只不過現在還沒搬家,包括林羅山以及他的私塾都還在上野忍岡這裡。

朱慈烺前往這裡頗為顛簸了一番,一路道路難行,惹得朱慈烺不得不對隨行的阿部忠秋抱怨道:教育之所,應該在交通方便之處,有利於寒門小戶之子能夠順利求學。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皇帝陛下一開口,這地方很快就走上了搬家的倒計時。

當然,朱慈烺並沒有關注自己隨口一說人家會不會當真。

抵達先聖殿的時候,朱慈烺見到了諸多熟悉的模樣——儒衫飄飄。

林羅山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名字,但朱慈烺打聽了以後才愕然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出生於天正11年的林羅山而今六十四歲了,本名信勝,號羅山,字子信。後來還出家當了和善,法號道春。

一個日本人,取了一個典型的中國名字,此人對中國的情節有多深自然可見一斑。不同於一路上朱慈烺看膩歪了的和服,林羅山也許是一向如此,也許是故意如此,總之一身儒衫飄飄,看得朱慈烺大起親切之感。

「羅山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更是讓人心折呀。」朱慈烺率先拱手致禮,笑容誠摯。

對於一個在日本土生土長的親華派,朱慈烺實在很難克制自己的好感。

「皇帝陛下文治武功,能來寒舍指導我日本文教,這是敝國榮幸,是學生榮幸。豈敢當陛下厚愛。陛下,請……」林羅山側身一讓,迎著朱慈烺進了先聖殿。

這是祭拜孔子的地方。

朱慈烺作為孔子的家鄉人,來了先聖殿,自然不能錯過祭孔。

雖然朱慈烺對於儒學頗有異議,但作為皇帝,朱慈烺比起歷來諸多穿越者都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朝堂要選擇什麼學派,朱慈烺可以一言而決。於是乎,朱慈烺並不需要如何革新儒學,而是更輕鬆的做一個選擇題。留下那些改良了的學派。

自然,朱慈烺也就不會排斥儒學。更不會搞什麼打倒孔家店。

總而言之,祭孔儀式順利舉行。

一番禮節過後,時間也到了飯點,推杯換盞之間,朱慈烺離開了酒席,在林羅山的帶領之下進了林氏私塾。

私塾里已經清空,桌椅之上,隨處可見《三字經》《千字文》等蒙學教材。

林羅山打量著朱慈烺的目光,果不其然,朱慈烺看了以後,露出了微笑。

「果然,傳言之中這位皇帝陛下酷愛四海一言盡漢文,當真是不假呀……」林羅山心道。

朱慈烺自然明白這是林羅山的示好,而這裡,也即將是兩人密會之所。

「日本國誠不如中華上國,雖然學生竭力教導,卻依舊只能眼下規模,童子五十,少者三十,不能更進。而這,還是許多乃是家學緣故。學生雖然不收束脩,卻依舊架不住學子家貧。相比之下,反而武學道場更受歡迎。」林羅山感嘆著道。

日本官辦教育發展緩慢,還要在等個幾十年才能出來昌平學問所。反倒是武學道場十分興盛,由井正雪辦下規模已經不小,但比起柳生家的劍禪道場卻是遠遠不如。柳生宗矩不僅培養出了德川家光這個弟子,更是在全國各地教出來了一萬三千名武士。

用通俗一點的說法,其實說到底就是就業趨向。

若非德川賴宣這等大名帶頭興盛文教,又加上江戶時代漸漸和平,這才讓讀書有了出路。要不然,讀書的人會更少,大家還是覺得去道場學武藝來得實際。縱然不能進入大名的軍隊之中,有一身武藝,想要尋一個出路總歸希望更多一些。

畢竟,德川幕府的體制之下,是武士當權。

當然,伴隨著和平漸漸穩固,越來越多的武士也開始學習朱子理學,用以鞏固幕府統治。

朱慈烺知曉這一點,也明白朱子學終究會在日本興盛起來。

但對於朱子學,朱慈烺卻是不喜的。他雖然知曉朱子學可以鞏固封建統治,但其束縛思想,阻礙中華對外擴張的負面效用也是實打實的。

眼下日本的儒學發展還在起步階段,朱慈烺心念於此,倒是起了個歪念頭。

「林先生久居日本,可能對國內之事不太了解。雖然才過去三五年的光景,但我大明文教昌盛,已然日新月異,發展萬千呀。」朱慈烺心中一動,說道。

林羅山對此自然沒有異議:「大明文教昌盛,更有完善的縣府國學,科舉之制,實乃學生敬仰嚮往之處。」

朱慈烺聽出了林羅山的畫外音。

顯然,林羅山只是覺得大明有科舉,又有完善的國家教育體系,自然文教昌盛遠勝日本。要拿日本與大明比,大明這卻是有點自降身價。同樣,林羅山也覺得沒啥好比的。日本毫無爭勝之心,大明一樣勝之不武。

「要的就是你有反應……」朱慈烺心道。

他裝作聽不出林羅山的畫外音一樣,驕傲地道:「自朕執掌權柄以來,就大興文教,推廣初級小學。至今日,五年來累計新修初級小學一共八千三百零九個。幼童入學一共四百六十七萬人。掃盲人數過千萬。而科舉之制,更是大改。大明學成之輩,漸漸不再以科舉為唯一通道。要想興盛文教,光靠科舉拿官位誘惑是不夠的。關鍵的呀,還是要將正道鑽研好。這才能如大明一樣,入學幼童四百萬,識字掃盲過千萬1

林羅山一聽朱慈烺報出來的數字,頓時渾身一震。

這個數字,實在是太震驚了。

也許,大明人多,才能有這麼多的幼童。

只是……要論人口比例,卻實在不該這樣。大明約莫一萬萬人,日本約莫兩千萬。算下來,日本應該有將近一百萬就學的幼童。

但……百萬就學幼童?

全日本,能有百分之一,也就是一萬名幼童能夠找到地方讀書那就可以說得上日本文教蓬勃發展了。

更別提掃盲千萬人這樣的豐功偉績。

朱慈烺說大明文教興盛,還真不是林羅山原本想的那樣興盛。

而是……比林羅山想象的,還要興盛百倍。

聽到這裡,林羅山當真是心悅誠服,一點怪話都沒有了:「真乃聖人之治矣。」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