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章:關係微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關係微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想要控制或者影響日本的軍隊,辦法自然有很多種。

為此,朱慈烺暫且稍稍變了思路。

他並不奢求立刻掌握住日本的全部軍隊。但為了讓大明在征服世界的腳步上更輕快強大一些。那麼,讓日本軍隊從今往後再也失去對中國的威脅現階段也是足夠。同樣,還要讓日本軍隊一出國,就心甘情願為明人驅馳,馬首是瞻。

為了達成這麼目的,朱慈烺已經安排出去了眾多計劃。

林羅山,便是這個計劃之中的一環。

想要達成朱慈烺的計劃,顯然需要中日兩國高層相當高程度的互信。

朱慈烺雖然釋放了善意,但德川家光反而像是受害者一樣,十分警惕大明對日本可能的侵略。在沒有互信之下,許多事情就沒法談。

而這,就需要大臣們不斷溝通、談判。

林羅山就是這樣一個十分合適的人物。

可別簡單以為林羅山就只是一個日本教育家。

如果這樣,朱慈烺完全不會興師動眾,更不會拿出了一百萬教科書的籌碼。

在王夫之與錦衣衛匯總成冊的情報冊子里,林羅山可謂是日本政局一個影響力極高的人物。

無他,這位林羅山先生乃是兩代將軍之師,教了德川秀忠又教德川家光。

就如同天下第一劍客他爸柳生宗矩是德川家光的兵法老師一樣,林羅山也是德川家光在文治之上的老師。一個人教武,一個人教文。

在朱子理學漸漸抬頭的日本,林羅山的身份自然也是不亞於柳生宗矩的。

更何況,柳生宗矩已死,林羅山還教了兩代將軍,更成了碩果僅存的德高望重之人。

就如同后水尾天皇政仁將后光明天皇紹仁的帝師作為一個重量級籌碼丟出來一樣,能當德川家光的老師,那也一樣是擁有足夠影響力與權力的。

1607年,林羅山在江戶為第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十四年後,寬永元年,也就是1624年,林羅山成了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的老師。

完成了兩代將軍之師的成就以後,林羅山正式步入朝堂。幕府諸多政治公文都由他來起草,尤其是十二年前,林羅山更起草了武家諸法度一書。

再加上德川幕府初成,一應權力架構還不成熟。作為學問大師,林羅山在幕府的各種制度、禮儀、規章和政策法令的制定上都有極大的影響力,並且事實上參與了一應制定。可以說是幕府權力運行的設計師之一。

作為幕府的學問大師,權力運行的設計師,林羅山眼下雖然老了,但依舊如之前一樣保留著幕府將軍智囊的身份。要知道,這個身份在他二十三歲的時候就已經獲得。也就是說,這位林羅山先生,已經當了德川幕府四十年的智囊了。

說服這樣一個人,再去說服德川幕府……

成功率不止是杠杠的,更是biubiu上漲的。

都說人老了,就難免更看重聲名。朱慈烺如果想要用錢財利誘,那還真不一定能搞定。但朱慈烺拿出來一百萬冊圖書來砸人,卻是瞬間就砸暈了林羅山。

沒有人不想自己桃李滿天下。

有了百萬冊印著自己名字的教科書,完全可以想象,林羅山將註定青史留名。這意味著,至少這一代的幼童學子都能記住他的名字,以他林羅山為師長啊!

幾千幾萬兩銀子,對於林羅山這樣不愁吃喝的望族而言,並不能算得什麼。

能青史留名,贏得百萬師生尊崇,這樣的名……卻是林羅山怎麼都阻擋不了的。

「也許……我需要與將軍再次長談一番了。」林羅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久久思索,一番書信寫完,又不滿足,當即決定喊了下人道:準備啟程江戶!

……

江戶的大奧里,阿萬正在給德川家光揉著肩膀敲著背。

這會兒正是午後讓人感覺放鬆的時候,德川家光難得的心情不錯。剛剛松平伊豆守信綱來彙報了京都的事情,而結果聽完了以後,卻是讓德川家光吃吃發笑良久。

「我的這位九叔呀,這麼多年了,沒想到,卻還是這樣的成色。真是……讓人感覺輕鬆呀。阿萬,你說呢?」德川家光笑容放鬆,前所未有的舒展。

「長輩的事情,阿萬可不敢議論呢。」阿萬說:「但將軍的心情開懷,卻讓阿萬也開心不已。」

「哎呀,你就是太謹慎啦。那個九叔,這些年來,一直想的那點小心思,真當我不知道么?哼……但可惜呀,他還是太笨了一點。甚至還不如水戶的那位傢伙。至少,他還知道盯著大奧里跑出去的醫生。」德川家光得意地說著,又忍不住叨叨絮絮了起來。

也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他才能敞開心懷吐露這些平時沒有人分享的事情。

「我想,那位大明皇帝,一定很疑惑,以為尾張的九叔在想著什麼陰謀吧?哼,但真相,有時候就是這樣……無聊呀。我的那個九叔,真的是簡單的以為讓天皇與幕府對立起來就足夠了呢。真的以為,明國皇帝會支持天皇,然後與幕府兩敗俱傷呢。哼,這麼天真的想法……也敢尊王。天皇那邊,也的確只剩下一群歪瓜裂棗啦。哈哈哈……」德川家光大笑。

原來,尾張家的德川義直想要尊王的傾向,就連德川家光也知曉了。

但是,不愧是穩坐了數十年將軍之位的德川家光。他同樣也清楚知曉德川義直的圖謀。

朱慈烺疑惑不解,為什麼德川義直是御三家,是幕府一系的大名,卻還要尊王支持天皇。難道不知道天皇是絕對不會容忍幕府掌權嗎?

權柄的掌握者是獨一無二的,天皇如果親征掌權,那麼無論如何都無法容忍幕府依舊握有權柄。

這是根本的衝突。

但朱慈烺畢竟初來乍到,不管王夫之與錦衣衛如何努力,都不能徹底了解德川義直。

沒錯,御三家是德川幕府的支柱不假,但作為都有將軍繼承權利的御三家都隱含著對幕府將軍的渴望。

如此一來,關係就變得微妙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