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三章:暴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暴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五十兩銀子,按照日本人銀子的成色,差不多可以兌換到四五十元。

而眼前這兩人呢,卻足足兌換到了一千元。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價值至少一千兩銀子的財富在他們的手中。

發現這一點,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腮幫子漏了氣,倒吸涼氣之聲紛紛響起。

五十兩銀子的彩禮已經足夠娶到一個中上之家的姑娘。

這年頭武士越來越不好過,流浪武士越來越多。就連有人要的正式武士都娶妻不易,更別提居無定所,沒有收入的流浪武士。

一千兩銀子,已經足夠二十人娶到此前這輩子都不敢想的好人家的姑娘。

這時,眾人不由側目望去,目光落在丸橋忠彌的眼神,都是深深的憐憫之情。

天可憐見,薩摩藩的武士在那幹了一輩子恐怕也才攢下來這五十兩銀子的老婆本吧。可奮鬥了一生,好不容易得瑟一下,卻發現自己踢到了鐵板。

一千元,看起來還不像是對方的全部家底。這個丸橋忠彌,這一回真是丟臉大發了。

震驚的發現之後,就是無盡的疑惑。

丸橋忠彌身子顫抖地看著眼前的男子,顫聲說出了大家的疑惑:「你……怎麼有的這一千元?洗劫了哪個大商鋪嗎?」

似乎是有意一樣,櫃檯之上那那個褡褳依舊在那擺著,褡褳旁邊的金銀也是這樣放著。

玻璃天窗下的友誼百貨大樓陽光直射入內,光線極好,將金光閃閃與銀光摧殘兩個辭彙演繹得淋漓盡致。

所有人看著這金光與銀光都感覺呼吸加速,有些喘不過氣來。

此刻聽了丸橋忠彌的顫抖之聲,自然紛紛好奇地望了過去。

「一群亡命之徒,怎麼會有那麼多金子,那麼多銀子?」

「一千元呀!足夠娶二十個中上之家的美嬌娘了1

「這群該死的流浪武士,怎麼會有這麼多錢,怎麼能有這麼多錢?」

……

連正式武士干一輩子都只能攢個幾十兩銀子都算逆天,更別提一群流浪武士。

所有人看著飯田良廣,充滿了不甘心與不敢信。

「別忘了呀,我可是在五年前就帶著徒弟們遠航國外的勇者。」飯田良廣說完,忽然間又用無限可惜的表情看著丸橋忠彌說:「你也是曾經追隨了由井閣下出海的男兒,但你卻聽信了愚蠢之人的話,選擇當一名國內的武士。卻不知道,海外才是真正男兒所該去的地方1

「在那遙遠的呂宋,遙遠的美洲,有著無盡的金銀等待我們去索齲」

「海外的世界,有著無盡的寶藏可以探索。你不是想知道這一千元怎麼來的嗎?我告訴你,這是我跟隨大明勇士的步伐,在征討呂宋蠻夷時斬獲的戰利品,這塊狗頭金是我的榮譽1

「聽說在東面大海的勁頭,更有彎腰就可以拾取金銀的地方。而你……卻選擇了放棄。只拿到了這五十兩銀子,真是可惜呀……」

說完,飯田良廣拿著一千元的一百張寶鈔嘩啦啦地拍著手,大笑道:「徒兒走,進去看看,這應有盡有的百貨大樓里,能不能買到給你娶親的體面彩禮1

吵鬧結束了,丸橋忠彌無精打采地草草買了點東西離開了百貨大樓。

而無數有心人卻紛紛追著丸橋忠彌打問了起來。

至於那些不認識幾個武士的人很快也見識到了這兩個流浪武士那驚人的購買力。

一千元差不多就是這至少一千兩銀子,在這個中人之家一年花費也不過二十銀子的地方,一千兩銀子,已經足夠至少五十戶人家滋潤地生活一年了。

江戶什麼權貴富商都有,但富裕的流浪武士卻是頭一回見到。

當然……要說他們是現在還是流浪武士也不恰當,他們現在可是出國了的流浪武士呢。這也說明,他們已經有了去處,有了歸宿,哪怕是給商人當僱員被人瞧不起。

經歷了這一幕,再也沒有人還有資格瞧不起他們了。

誰有一千元的資本呢?都沒有人家有錢,還談什麼瞧不瞧得起的。

友誼百貨大樓見證了兩個流浪武士的豪富,消息也很快就傳播了出去。雖然他們現在已經不算流浪武士,但對於無數有心之人而言,卻十分注重流浪武士四個字。

還算有人要的大名武士們心中躍躍欲試:幾個都沒有身份的武士都能賺這麼多錢,武藝更加精深的自己憑什麼不能?

已經成了流浪武士的人更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紛紛騷動起來。

「一個一無是處,武藝低劣的流浪武士都能跟著明人掙到上千兩銀子。身為幕府的正式武士,能聯絡數十人一起起事的英豪……憑什麼我不能?」

「該死的閉關鎖國令,各地大名都已經不再需要新的武士。十數年武藝修習,卻再也無法博取武士的身份,對於我們這些一輩子只會打打殺殺的人而言……還有什麼路可走?飯田良廣……好好好,我記住名字了,這是一個機會!也許,更是最後的機會1

「海外,當真是擁有無數財富的地方嗎?在日本國,哪怕身為大名又如何?也許……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明國皇帝就在日本,如果錯過,就再也不會有機會了……」

平靜繁華的江戶城裡,大潮即將聚起。

楠派道常

一個消息悄然間在江戶城內傳言,那位當年帶著數百武士出國的楠派兵法大家由井正雪回到了江戶,並且開始正式公開招收子弟。而傳言,這一位赫然就是要帶著日本武士出國,打拚出一個未來的由井正雪。

對於由井正雪,這個名字對於江戶城是有些陌生的。

但這樣的陌生,也只是有一些罷了。許多人很快就回憶起了這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是誰。

三年前,就是他帶走了江戶數百流浪武士,惹得幕府里不少大人物都是歡欣喜悅。在那一場交易之中,明國人送去了眾多的生絲,而帶走的卻是讓幕府頭痛不已的流浪武士。

至於這些流浪武士的頭目,自然就是這個名作由井正雪的人。

其實,由井正雪回到江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只不過,這段時間他既是沒有大張旗鼓地找江戶里的舊友敘舊拉關係,也沒有如飯田良廣一樣,有友誼百貨大樓這樣一個機會可以炫耀財富。

故而,儘管有少數人知道由井正雪已經回國,甚至已經有人知曉由井正雪開始招收弟子,那並不覺得算得什麼大事。

對於江戶的士民而言,新鮮事萬萬千,一個由井正雪實在算不了什麼大人物。

但現在,一切都變了。

閃閃發光的金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個眾所周知的窮光蛋忽然間獲得了一筆財富,以至於大方到可以給手底下二十人送出娶妻之資。

這樣一夜暴富的故事對於江戶士民而言實在是一個原子彈一般爆炸性的消息。

沒有經過信息時代洗禮的江戶士民們實在缺乏免疫力。

鬱郁不得志的大名、雄心勃勃的商人、憂愁著不知何時下崗的武士以及早已沒有後路,再也不能更壞的流浪武士都盯住了這個消息。

他們各懷心思,卻又有著驚人一致的目的。

追求財富的機會。

曾經,對於日本而言,這樣的機會是幾乎沒有的。

但現在,明人的到來,飯田良廣的故事……都帶給了所有人希望,猶如黎明的曙光。

這個時候,飯田良廣的蹤跡就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很快就有人打聽到了飯田良廣的住所,由井正雪這個名字一夜間知名於江戶。

原來,飯田良廣還只是一個小頭目,在他的上面,更有由井正雪這個大佬。

就是這個人,帶出帶著數百武士出國他鄉,博取到了財富與榮譽。而現在,他重新回到了日本,來到了江戶,又支起了楠派道場的名目。

讓所有人興奮難耐的更是……這個時候,楠派道場打出了招募子弟的名頭。

「你的名字?」

「小倉良平。」

「是否識字,看樣子有修習武藝的經歷?修習武藝多久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認得一些……您是說漢文還是日文?您說得沒錯,我已經有修習過十五年的武藝了。特別的能力……閑暇的時候,會幫隔壁一家糧店進行一些記賬的事情。當然……這絕不影響我的武藝1

「唔……好。下一位。名字,是否識字,主要能力,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您好,秋山拓斗……不識字,我有引以為傲的拔刀術……」

「下一位……名字,等等……您多大了?」

「啊哈,實不相瞞……我曾與由井正雪閣下有過一面之緣。當子弟……就不要了吧。如果有機會,非常渴望能與由井正雪閣下相談。在下的名字……是安原江…」

……

金井半兵衛仔仔細細打量了眼前男子的模樣,啞然失笑。眼前的男子約莫四十多歲了,但看裝束,真是一點都不富貴,竭力裝出體面的模樣,但只要眼角一瞥,就能看到許多補丁的痕。

顯然,這是一位由井正雪的老友。而且還是一個混的不怎麼樣的老友。當然,關係應該也不是怎樣的親密。要不然,只要一封書信,以由井正雪的品性是不會拒絕相見的。

只是,這位叫做安原健的傢伙顯然沒有料到原本管理寬鬆的楠派道場突然間變得這麼嚴格,會盤查來客的身份。

要知道,許多道場並不拒絕那些陌生的流浪武士。只要他們給得起錢,或者賣身一般拜入道場名下。

「原來如此……那麼,就請稍待了。請前往會客院等候。還望理解,目前由井桑比我們想象的都要忙碌……」金井半兵衛流露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揉了揉筆杆子,喊道:「下一位。」

說完,就不管那位叫做安原健的男子一臉憋紅臉面,又不敢離去的表情。

只不過,安原健似乎還想掙扎一下,磨蹭著,欲言又止。還未等他琢磨好要說什麼,他身後的那些人卻是紛紛鼓噪了起來。

「安原健?不就是曾經楠派道場大敵的,影流道場的得意弟子嗎?看來還是太要臉,明明想著出國跟隨明人的機會,卻拉不下面子呢1

「哼,一個沒落的影流道場,誰還記得是怎樣的人物?也就你這種老頭子會來。真是見鬼,這麼多人排隊報名,誰知道出國的機會還有沒有我的名字?」

「閉嘴,三郎。不要生事!在由井閣下面前,保持你的德行!不過,安原健,沒有事情就早些離開,耽誤了我們拜學由井閣下的時間,所有人都會因此憎恨你1

……

身後的人受這麼一個耽擱,紛紛鬧哄哄地大喊了起來。

安原健聽此,再也不敢耽擱,紅著臉趕緊去了金井半兵衛所指向的那個叫做會客院的地方。

只是一看,安原健也不由感覺咋舌。

別人的地方,會客等候的自然基本上都叫會客廳。但楠派道場這裡因為名氣突增,人流旺盛,以至於專門開闢了一個院落用來招待等候接見的客人。

在這裡,安原健一下子小心謹慎了起來。

這裡幾乎每一個人都不是他招惹得起的。不僅看到了幾個豪商,更看到有一個小國大名也渾身不自在地等候在這裡。

等候的人很多,身份卻一個比一個還要貴重。

他心中焦慮地等候著,卻發現半個時辰過去了,只走進去一個人。

相反,院落里等候的人卻越來越多了。

時間已經到了飯點,安原健草草享用了道場準備的午飯,雖然心中焦慮,卻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懈擔

那樣閃閃發光的黃金已經點燃了所有人的渴望……

「真不知道由井正雪這個時候……是不是太過忙碌了,這麼多人……也夠的受了,只是,出國的事情,萬萬不能錯過呀1安原健給自己暗自打氣。

……

不知道……如果安原健看到由井正雪此刻狀態,會是怎樣的心情。

此刻,由井正雪根本看不出幾分忙碌,他正在悠然與丸橋忠彌、飯田良廣以及友誼百貨大樓的經理李岩一起用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