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五十九章:回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回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出乎松平信綱意外的是,德川家光顯然沒有預想之中的昏庸與衝動:「沒錯,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我不打算加入,哪怕是名義上的副主席,也只是虛名而已。朝鮮的事情我知曉清楚,明軍眼下今非昔比,一支符合指揮委員會要求的軍隊肯定會按照明人的標準來整訓。實際上就會讓軍權掌握到明國的手中。失去軍權,就失去了天下。所謂副主席,也遲早會丟掉。」

德川家光保持得很清醒,松平信綱也大大鬆了一口氣:「主公英明。」

林羅山欲言又止。

德川家光笑道:「羅山先生,您教導我父子兩代,難道還要藏私么?」

「將軍言重了。」林羅山嘆道:「一百萬書冊,這樣的重禮,我們難道要無動於衷么?明皇的意思很清楚,我遍尋日本各處,哪怕把佐慕鸝竽貿隼矗也未必能稱得上對等的回禮。若是全盤拒絕,實在是……太可惜了。將軍,如果就此落幕,我無法原諒自己,對不住那萬千嗷嗷待哺的學子。」

國與國之間,有時候也是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樣,禮尚往來,利益交換。皇帝陛下拿出一百萬書冊給日本人當然不能打水漂,如果你拿了,那就得有表示。當然,松平信綱心說可以以後再表示。

但皇帝陛下哪裡會等你以後?

人家本來就是用誠意換互信,這才丟出來的大禮。可現在大家還沒有互信,關係也不熟,你說以後再表示回禮誰信?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說不過去,那就只能拒絕一百萬書冊。

失去這個機會,林羅山不知道要耽誤多少學子。

教育是功在千秋的事情,林羅山老了,不圖富貴,卻不能忍心耽誤日本人一代的教育。

為此,林羅山這話可以說是說得很重了。

松平信綱連忙想要開口勸慰,德川家光卻開口更快:「羅山先生誤會啦!這一百萬書冊當然要的。」

「主公……可不能做傻事1松平信綱急了:「雖然一百萬書冊籌碼不小,可您不能失信呀……」

松平信綱還以為德川家光不想林羅山失望,要黑掉這一百萬書冊。也就是說,光收禮,不回禮。

這樣一來,日本可就要成****了。

就連林羅山也猜到這一點,當即道:「萬萬不可!一百萬書冊還只是一個開頭,將軍,您可能還不知道現在在薩摩藩的希望公司。現在的希望公司當家人就是鄭成功,此前鄭芝龍之子鄭森。這鄭森而今已經統合鄭氏上下,將家資全部捐給了大明朝廷。但明皇卻讓希望公司獨立經營,只是利潤上交給希望工程基金,用以資助貧困學子。此前鄭氏每年收益何止數十萬兩?刨去必要開支,足可以每年辦下百餘學堂。而陛下亦是與我提及,時機成熟,會讓希望公司資助日本學子。若是因此得罪了明人,往後縱然有了書本,也講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啊1

林羅山本來不打算拋出這一點,在他看來,一次性一百萬書冊就已經是巨大的手筆,需要考驗兩國互信了。若是每年數十萬兩銀子的教育資助拋出來,那就更得考驗中日兩國關係。

原本,希望公司是只資助中華同盟境內。眼下破例考慮資助日本人,已經是格外不容易。如果這個時候耍了一把明人,那可真是因小失大了。

「明人的手筆,還真大呀。本以為鄭芝龍會給明人帶來一些麻煩,沒想到……最後還出來一個自由貿易區,讓明人的生意更好做了。」聽了基金助學的事情,德川家光顯然也很驚訝。

看著兩人的眼神,德川家光很快也明白了兩人的擔憂,當即笑道:「你們多慮了。我當然不會這般無禮。實不相瞞,第一點自然不能答應。但第二點呢?我打算讓千代姬現在就去明國進學,等綱吉年紀再大一點,也跟著他姐姐去。我聽說明國的國子監開了一個課,是針對一些新考上進士講的治政實務,聽說做得很好。我也選一批文生武士,有職務的年輕人也好,跟著千代姬一起去,只要學成歸國,一律官升一級。」

見此,林羅山與松平信綱齊齊鬆了一口氣。

松平信綱當然不想明人伸手進來,可也不想把這個強大的鄰居惹惱了。更何況,幕府的統治雖然日漸穩固,卻不能說是絕對無誤。要是佔了理,自然可以打一場正義的自衛反擊戰。可要是日本無禮在先,說不定明人還沒動手,幕府自己就亂了起來。

至於林羅山,那心情反而純粹一些。

將軍果然沒有沖昏頭腦,既沒有衝動答應加入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交出軍權,同樣也表現出了足夠的圓滑。

千代姬現在還是個小蘿莉,十歲出頭一點,此前一直在幕府里識字,也到了讀書的年紀。她去明國讀書,是剛剛好的時候。

送個女兒過去,這是幕府表示的誠意。若非千代姬與而今大明皇長子年紀都太小,差的也大,都可以搞一個娃娃親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綱吉。

將軍的兩個兒子都太小了,都只有一兩歲的年紀,怎麼可能遠渡重洋去異國他鄉讀書?等年紀再大一點,顯然更加合適。

這個時候選千代姬過去,顯然是替代德川家光的兩個男孩子。

當然,如果單單還只是答應明人第二點條件,一百萬書冊的回禮似乎還有些不夠。

但選派日本文生武士去明國進修,就恰到好處地補全了。

明人恢復天朝上國對四周鄰國的影響力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掌握軍權就已經徹透露出了這個傾向。

這個時候,選派一些年輕的文生武士甚至官員去明國進修治政的學問,既是提高日本人的水平,學習本事,同樣也是一種交底。

顯然,就是用腳指頭想一想也明白,這些人回國以後肯定會成為親明派,在日本處處為中日親善呼喊。再加上這個官升一級,更是將這精妙之處來了一個畫龍點睛。

如果兩國關係平等,中日親善還算簡單。

眼下大明國力壓倒性地強國日本,自然是會不斷加強對日本的影響控制。如同民國那些親日派,個個恨不得寧與友邦不予家奴。

去明國進學這個籌碼加上去,自然是十分夠意思了。

松平信綱聽完,忽然間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問:「主公,年輕一些是年紀多大為好?去明國進修,時間多久為好?」

「年紀么,自然是越小越好,時間呢,自然也是越長越好。」德川家光說著,意味深長。

松平信綱一聽,頓時眼前一亮。

年輕意味著未來,但同樣,也意味著弱校也就是說,選派一些沒什麼影響力,甚至只是當了一些閑職沒權力職位的閑散官員去明國進修即可。

這樣一來,哪怕他們到時候真回到了日本,也無法影響大局,影響幕府對日本的控制能力。

至於時間越長越好,那就更好理解了。

一個簡單的拖字訣而已。

「主公英明1松平信綱徹底放心了。

林羅山也是頷首,他畢竟是日本人,自然不希望主公昏聵:「主公這一手,做得真是極好。」

「第一點,應該是明人志在必得的一點。也只有這一點,才配得上明國皇帝親自來日本的架勢。」德川家光沒有那麼樂觀:「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拒絕就能拒絕的。」

「這……」松平信綱與林羅山都是呆了。

聽這話的意思,怎麼著,難道將軍還真想答應?

不管在哪個國家,軍權都是至高重要的權力埃更何況,日本還格外不一樣。幕府當然有自己的軍隊,是全日本最強大的軍隊。

但是,日本的其他大名也有軍隊。

薩摩藩自己的軍隊就能征服琉球國,要計算起來,日本的戰爭潛力也是很客觀的。

松平信綱說:「明皇難道不知曉各地大名都有軍隊?如果真要收編軍權,到時候恐怕會爆發戰爭。主公是想用明人的軍隊去消耗各地大名的私兵?」

「一旦開戰,難得的和平就結束了。一個破碎的日本沒有意義,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對明人。」德川家光看得很清晰,日本而今能被明人盯上,那是因為日本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銀子、銅錢以及眾多可以貿易的商品。

天皇那一家子眼皮子淺,只以為明人是錢多了沒地方買。

卻不知,說到底還是日本經過戰國后數十年的恢復,生活水平提高,經濟條件寬裕,一個兩千人的人口已經有了一定規模的市常

這一點,普通人渾渾噩噩,德川家光卻已經摸到了一些門道。

明人都不想日本人陷入劇烈的戰亂,德川家光自然也不想。畢竟,各地大名已經被壓制住了數十年。只要朱慈烺不幫那些地方大名就夠了,何必需要明國這條過江龍來幫他這條地頭蛇?

「屬下疑惑不解。」松平信綱有點跟不上節奏了。

德川家光擺了擺手,頓了頓,說:「現在能拒絕答應第一條還好,算不得什麼要緊的大事。不過另一點,咱們都要仔細想想了。這一回,是一百萬書冊。利誘,我們能拒絕。但……威逼呢?如果告訴我,一百萬書冊以及希望公司的基金會這就是明皇的全部籌碼,我不相信。」

言下之意,德川家光認為朱慈烺還有更多的底牌沒有拿出來。

松平信綱幽幽地看向林羅山。他的意思很明白,這一回,林羅山被當槍使了。

一百萬書冊固然是好事,可也讓德川家光應搞吃力。

林羅山自己也明白了過來,但他並未感覺羞愧,而是自認為自己做得對:「這正說明,與明人好生打交道,對於日本而言是好事的,對於將軍而言,更是好事。」

「有些福分,不是我能當得起的。宋代時,遼國皇帝曾經感嘆過,自己寧願生在一個富貴宋人之家。但對於宋人而言,富甲萬國的名頭卻迎來的是遼、西夏、金以及蒙古人的鐵蹄。」日本而今,也有點北宋的意思。被朱慈烺盯上了,好處是送來了。可日本人能接得住一回,能接得住第二回么?

松平信綱帶著憂慮回去了,一路上,腦海都在回想德川家光的話:威逼利誘……

很快,林羅山就會將這一回將軍的答覆傳過去。

兩個條件,只答應了一半。雖然增加了一點添頭算是解決了這一回的試探。

但明人對於日本的勃勃野心已經暴露,明皇千里迢迢趕了過來,會真的這麼容易甘心放棄么?

松平信綱想不到的是……

林羅山這邊事情剛剛停下,另一邊,風潮已經驟然掀起。

……

朱慈烺忽然間安靜了下來。

見了林羅山以後,朱慈烺的行程就變得很輕鬆,純粹的吃吃喝喝玩玩,一路上都不談政治。

在大明,朱慈烺要出遊還是挺麻煩的。雖然已經完成了從無到有的飛躍,可若是朱慈烺路上擾民了,那還是會有言官冒出來巴拉巴拉,好一陣煩人。

到了日本,遊玩就變得純粹了許多。

反正就算擾民,那也是日本的民,國內的言官要多嘴,也沒有人會買賬。朱慈烺大可玩的樂呵。況且朱慈烺不差錢,一路上吃喝用度,預算都是往高了給。

沒有權力這支扭曲市場的手,純粹的旅遊反而能拉動地方經濟,甚至一路上朱慈烺走的哪兒,無數小販就能跟到哪兒。

玩的開心,朱慈烺也有點樂不思蜀。

但行程終究是有定數的,當朱慈烺走完了最後一個伊勢神宮的時候,行程就已經全部結束了。

而這時,行動迅速的遠征公司也選了一個靠海靠港口的地方完成了朱慈烺臨時行宮的建設。

朱慈烺回到了江戶就把原來的住址搬到了這個名叫浦安宮的地方。

浦安是地名,地形就是一個半島,靠近浦安不遠的就是江戶港,裡面停駐著一支有數百們火炮的第一艦隊。而今艦隊火炮射程遠,一旦有事開過來就可以覆蓋到整個浦安小半島的全境。

大炮的射程之下,就是朱慈烺安危的保障。

皇帝陛下一動,江戶的人潮里,都嗅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氣味。

由井正雪深呼吸一口氣,收回看向浦安的目光,重重頷首:「行動,該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