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七章:柳生十兵衛的未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柳生十兵衛的未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江戶對地方大名的堤防有多深,作為實力派的地方大名,島津光久心知肚明。

要不然,幕府也不會把參覲交代一步步深化,固化,以此為鏈條控制各地大名。說起參覲交代,島津光久就變得很無奈。雖然日本大多數大名都十分反感參覲交代,卻不敢違抗。島津光久當然也反感,但無論是哪一個大名都可以抱怨參覲交代的惡劣。唯獨薩摩藩不可以。因為,參覲交代這事兒的開頭就是薩摩藩帶的頭。

1600年關原之戰後,德川家康成為無可爭議的王者。七年後,以島津忠恆為首的眾大名討好幕府的忠心,自發組織起來前往江戶參勤。德川家康參考秀吉的做法,在江戶城為大名提供屋敷,同時要求大名妻子在江戶居祝由此參勤制度從當初的自發行動漸漸演變為一種制度。

十二年前,德川家光修改武家諸法度的時候進一步固化參覲交代制度,成為每年的定製。

五年前,幕府進一步規定譜代大名參勤交代為義務。原則上除了幕府上的役職者以外,其餘大名每年都要進行參勤交代。平均下來,全國大名有一半呆在江戶城,一半呆在領地。其中,一些重要的藩國大名,如水戶德川家等部分親藩大名及部分譜代大名,以及部分離江戶不遠的領土不大的大名,要求長期留守在江戶,也就是定府。

這也是前文提及,德川賴宣、德川賴房以及德川義直這三名御三家會常住在江戶的緣故。

除了領土偏遠交通不便的對馬國可以延長到三年一次以外,大部分人都必須參加。這代表著幕府對地方大名的掌控能力。尤其這一回看德川家光語氣,想要用火災飢荒病假這些理由用舍那是很難了。

「該死的……竟然不早說1島津光久一字一句認真地看到最後,驚地拍案而起:「原來是皇帝陛下要建立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統一軍制。既然如此……等等,為何又只給我五十的名額?」

德川家光給島津光久的命令之上,將為何要進行大規模參覲交代的事情仔細介紹了一遍。

原來,是德川家光已經答應大名皇帝陛下,加入中華同盟,建立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為了便於皇帝陛下指揮日本軍隊,德川家光命令各地大名再一次進行參覲交代。不僅如此,還要帶上各自兵馬的三分之一。

只不過,德川家光對於路途偏遠的大名顯然很仁慈。比如薩摩藩、對馬國這些地方都只要求他們出五十人,還不讓多帶。似乎是很體恤薩摩藩、對馬國這兩個貧瘠沒錢的大名。

畢竟,江戶幕府會給各地大名建立屋敷,可不會連帶也給各地大名的軍隊全額提供路上的車馬費報銷,以及在江戶一應的全額軍費報銷。

事實上,每年幕府搞參覲交代也是一個活脫脫消耗地方大名實力的舉措。

一方面,參覲交代等於是當人質,讓幕府加強對地方大名的掌控。

另一方面,每年大名上江戶都變成了一個難得的攀比機會。尤其是御三家,個頂個地比劃著自己有錢任性,想法設法把別人比下去。為此窮奢極欲之事每年都是江戶的一大新聞。也讓幕府將軍每每見了,都大感安心。

這顯然是求田問舍的故事了。

當然,撇去故意攀比。每年光是路上日常消耗的車馬費都是一筆巨大的開支。這對於各個大名而言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讓他們失去對抗幕府的力量與野心。

回歸到島津光久的身上,德川家光的書信實在是帶給了他無數的不解。

既然是想示好朱慈烺,那為什麼卻讓島津光久只帶五十人?

只有五十人,那自然是可以大大減輕負擔。換作平常,島津光久能高興的飛起來。可現在,他只有滿腹疑惑不解。

雖然德川家光很體貼地說這是照顧老少邊窮地區,島津光久應該悶聲發大財,可他怎麼都感覺有些不對勁。

「罷了……還是先應下來吧……」想到這裡,島津光久也不糾結,立刻去喊來了樺山久守。

樺山久守因禍得福,因為漢話流利,與明人打交道多,來了個不打不相識,重新在薩摩藩站穩了腳跟。

這一回既然是要去江戶討好明人,島津光久自然要帶上樺山久守。

樺山久守很快就來了,重新獲得政治生命的他看起來好像年輕了一茬,整個人顯得朝氣蓬勃,大步走來,聽候吩咐。

「江戶再度發來命令,要參覲交代,這一回取消了二十騎的限令。將軍命令讓我們準備五十人,你挑些得力的骨幹,儘快出發。」島津光久說。

「是!主公1樺山久守接下手令,隨手放到了自己的辦公桌上。他不會想到,自己的得力助手鬆島騰一注意到這一幕以後,悄然謄抄了一份。

……

浦安行宮。

「消息還挺快呀。」朱慈烺很快就看到了島津光久收到的幕府手令,笑著看向眼前的男子:「不愧是柳生三天狗,訓練出來的手下,犀利依舊。這份見面禮,朕收下了。也給你一個見面禮,拿著吧。」

朱慈烺拍了拍手,魏雲山遞過去了一個信封。

他們的面前,赫然就是在日本有著鼎鼎大名的柳生十兵衛。

經過魏雲山一見,柳生十兵衛已經磨去了日本第一劍客的驕傲。此刻收到朱慈烺的見面禮,也沒有含糊,直接拆開了。

裡面,赫然是一張名稱空白的殖民公司執照。

「而今大名最熱門的,除了科舉,就是這殖民公司了。」魏雲山解釋說:「能開一處殖民公司,就等於能在國外開疆擴土,開府儀同三司。建立軍隊,設立官員,經營一島,形同一國。遠方的貿易、礦產都是數之不盡的財富源頭。這一張殖民公司的執照,就是你們的未來。」

「陛下隆恩。草……臣,叩謝陛下1柳生十兵衛結結實實行了一個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