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八章:野心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野心家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柳生十兵衛不知道朱慈烺這邊已經廢除了跪拜之禮,依舊來了一個三叩九拜。

朱慈烺笑著過去扶起柳生十兵衛,笑道:「在朕看來,這可不是施捨。而是不忍你們數十年武藝,都浪費在領導人的猜忌之上,浪費在註定失敗,註定禍國殃民的閉關鎖國之上。走出島嶼,邁向世界。跟隨中華兒郎一同征服世界,這才是你們一身武藝應該有的地方。朕,是不忍你們空耗一生才華呀。」

柳生十兵衛原本只是感激朱慈烺給他們一個出路。

現在聽了朱慈烺這段話,卻是感動得不行,內心裡滾燙滾燙的。

「臣,定不復陛下期許。將這一身本領,效用在大明身上1柳生十兵衛激動地連忙許諾。

朱慈烺拍了拍柳生十兵衛的肩膀,丟出去了一個好好乾的表情,送別了這個日本大名鼎鼎的第一劍客。

怎麼說呢,有點失望,也有點理所應當。

如果在柳生十兵衛眼前的是一個普通人,根本輪不到別人來教訓他。日本第一劍客的氣場還是有的。

但朱慈烺不是普通人,這可是大明皇帝。

哪怕再厲害的武林高手,說到底也只是一個草莽英豪。

柳生十兵衛有日本情報頭子的身份,稍稍不凡一點。但他既然已經被德川家光拋棄,那也就再也沒了可以自傲的本錢。

尤其是背負著給劍禪道場一萬三千名武士一個未來的包袱以後,這位柳生十兵衛身上的傲骨漸漸沒了蹤跡。

「可惜了……」朱慈烺望著柳生十兵衛的背影說:「英豪,也要折腰時……」

「其實,柳生十兵衛最近還挺開心的。」魏雲山說。

「哦?開心?找到了自己的生命真諦了嗎?」朱慈烺開了個玩笑。

「也許是吧。陛下,還請臣下一一道來。柳生十兵衛身份也挺尷尬。不受幕府信重時,撥款以及資源的投入都是不斷下滑。原本柳生宗矩在時,老爺子一句話,就可以不著痕地讓劍禪道場走出去的弟子漸漸在各地大名走上高位。因為老爺子能說得動德川家光。可現在老爺子不再了,幕府的資源不斷下滑,柳生十兵衛自然也失去了掌控天下的能力……這才是柳生家族與日本情報能力下滑的核心。」魏雲山的功底不錯,才來日本兼職探查,就將日本的情報機關給摸了個底。

劍禪道場弟子一萬三,走出去成為各地大名親信,成為朝中骨幹大臣的不計其數。其中,固然有柳生宗矩教導有方,他們天資不凡的緣故。但如果沒有幕府的資源支持,是絕對達不到這個高度的。

也正是因為有幕府資源的投入,將軍的信重,柳生宗矩才可以達到監視天下,讓大名不敢妄動的威懾力。

可柳生十兵衛顯然就不行了。他上任以後,德川家光投入的資源越來越多。柳生十兵衛是名揚天下,可手底下的人卻漸漸沉淪。那些曾經劍禪道場的弟子見沒了幕府資源的支持,沒了將軍的信重,也漸漸對柳生十兵衛不聽招呼。

朱慈烺嗯了一聲,不置可否。

「而現在……柳生十兵衛卻驟然間重新獲得了柳生宗矩時代的榮耀。資源、金錢以及機遇……再現父輩榮耀,這般壯志豪情真正有機會實現時,誰不激動呢?所以說,其實柳生十兵衛最近還挺開心的。」魏雲山說完,也有些唏噓。

現在柳生十兵衛換了個碼頭,有了明人做靠山,那些散落各地的劍禪道場弟子也紛紛刮目相待,不敢說言聽計從,也是比之前好招呼多了。

朱慈烺拿起一個本子,在上面寫寫畫畫起來,聽魏雲山說完,筆尖停住,說:「那就讓他開開心心……完成這最後一節計劃吧。想必,德川家光一定會很開心……更能體會作繭自縛四個字的真義。」

明白全部計劃的魏雲山輕笑一笑,躬身一禮,退下自己去幹活了。

……

江戶城外的兵營擴張了,江戶大校場搖身一變,擁有了容納二十萬兵馬的能力,現在卻可以直接聲稱是日本大校常距離江戶比較近的親藩大名行動最快,包括松平信綱去的水戶,第一時間就將原本德川賴房手底下一萬餘兵馬收攏入手,這一回全部挪動到了江戶大校場,隨同其餘幕府直屬軍隊佔據了最好的營房,最好的校常

整個江戶彷彿是一個黑洞一樣,有著無可抗拒的吸引力,讓各地大名帶著麾下軍隊再度抵達江戶。

比起對薩摩藩頗為體貼的命令,德川家光發往天下各處大名的命令可就要稱得上格外嚴厲了。

命令之中,德川家光毫不客氣地聲稱為了完成大明皇帝陛下的偉業,建立戰無不勝的中日聯軍,要求各地大名派遣自己最精銳的部隊前來,不得推諉,違抗者一律嚴懲。

在嚴厲的措辭與強大的威脅之下,德川家光的命令被執行得十分堅決。

來自加賀的加賀國金澤藩藩主前田綱紀帶領著麾下一萬兵馬抵達了江戶,來自仙台藩的伊達忠宗也帶著八千武士而來。

同樣,肥后藩黑田家的黑田忠之也來了。

這一回幕府的命令被執行得如此的徹底,以至於前田綱紀、伊達忠宗以及黑田忠之都有點不敢置信。

很快他們就紛紛領會了下來。

不管幕府是為何下了如此命令,但這個命令卻是給了無數野心家一個機會。

聽聞柳生十兵衛已經被德川家光暗殺以後,前田綱紀不再提心弔膽,而是聯絡到了伊達忠宗在江戶城內一個幽靜的小院里見面。

「沒想到聰明了一輩子的德川家光也會犯這樣的錯誤,竟然糊塗地答應明人聯合作戰指揮委員會的事情。真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呀,這一失誤,就是我們的機會。多少年了,我們終於能找到機會一起並肩作戰了1前田綱紀看著眼前的伊達忠宗,唏噓不已。

「說到底,還是幕府這一回的選擇太錯了。讓我們全日本大名將軍隊交給明人,這樣賣國的行為,必須嚴懲1伊達忠宗目光灼灼,燃起了野心家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