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七十三章:毅然決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毅然決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當徐鴻說完了好戲即將開場以後,彷彿呼應一樣,江戶大校場外也開始湧入無數日本士兵。這是松平信綱麾下剛剛從水戶藩帶來的軍隊,也是這一場拆分重組令下重頭的戲份之一。

他們一邊進入,一邊打量著明軍的營地。

松平信綱此刻也是默默地打量著將整個北方大部分空地佔據的明軍營帳,心中冷哼了一聲:「到這個關頭,還要講究鋪張。」

他心中隱隱覺得明人這個陣仗太大了,圈了一大片的地方,就為了一次拆分重組令上建立一個觀禮台。不過一想到十數萬大軍的拆分重組工作哪怕沒有阻塞順利進行也會耗時長久,他就心中多了一點理解。

德川家光當然是有老實提供營帳,問題是就江戶大校場那破爛樣,就算朱慈烺不擔心安危也瞧不上。

就如同朱慈烺初來的時候,日本人倒是有安排住所,不過朱慈烺後來還是興修了浦安行宮。不光是那裡在艦隊的炮火射程下可以保證安危,實在是日本人提供的地方舒適性都是堪憂。

朱慈烺起了個頭,明軍那高標準的飲食生活條件也顯得正常許多。

「也許是自己最近太過於緊張了吧」松平信綱一想到那個計劃,心就驟然揪緊。

京都。

興子最近心情有些不好,顯得沒精打采。

自從大明皇帝陛下離開京都以後,興子就一直如此。

一開始,后水尾天皇政仁還只當女兒是真與朱慈烺有了感情,興高采烈地想著若是直接有個一兒半女,豈不是美滋滋?

但三天後興子就來了親戚,一下子讓政仁沒了心情。

他暗道了一聲晦氣,開始給德川義直寫信。

政仁寫了不少信,但寫得多,收到的回信很少。一開始,德川義直還用聯絡需要保密為由不想搭理政仁,到後來,乾脆連找個借口都不找了。

對於德川義直的無禮,政仁當然十分憤慨。

只不過,憤慨歸憤慨,在懸殊的實力面前,他不得不抓住這個唯一的機會。

畢竟,外樣大名里也許偶爾會有幾個腦抽了有尊王的心思。但親藩大名與譜代大名里能出德川義直這麼一個尊王的傢伙,那簡直是比中福彩還要低的幾率。

就如同大多數彩票會被內定一樣,腦子正常的大名都不會真心實意尊王。

德川義直顯然不夠真心,但政仁一直透露著一副我相信你一定是真愛的模樣,從不揭穿。

也許是水滴石穿,也許是真愛至上。

無論如何,最近德川義直的回復突然變得熱切了起來。京都更是一連收到了各種渠道的米糧珍奇珠寶金銀。

毫無疑問,這是德川義直的手筆。

受此鼓舞,政仁的心情就更好了,好到一點也不再去管女兒的異常。在他看來,親政掌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儘管,他很清楚德川義直也只是對他利用。可是只要給天皇一個機會,實權總會來臨的。也許在他活著的時候無法完成,但紹仁還年輕呀。

就這樣胡思亂想之間,當興子期期艾艾求見他的時候,來自尾張使者興沖沖地沖入了京都御所。

政仁毫不猶豫地打發走了興子,見到了這個來自德川義直的使者。

「主公已經找到了機會!天下大名十之**已經決意尊主公為新一代將軍,而主公亦是希望陛下能夠秘密抵達,振作士氣,彰顯正義1來自尾張的使者興高采烈。

政仁更是興高采烈:「好!朕答應,朕立刻就準備1

他立刻掏出一塊銀錠,肉疼地打賞給了使者。

使者走後,政仁歡暢大笑:「天皇掌權之日,終將來臨了1

角落裡,被打發走的興子默然地垂下了腦袋,他回到屋子裡,輕輕一嘆:生在御家裡,也許天然就沒有親情一詞吧。二十餘年來,父母親弟,竟是還沒有一個只見過一面的陌生人對我好

興子覺得心很痛,眼角也有了淚花。

這時,一隻鸚鵡落到了興子的面前。這是朱慈烺離別前送的禮物。

「興子興子興子最美麗興子最美麗」鸚鵡叫著,在興子面前跳來跳去。

興子止住淚,好似想明白了什麼一樣,毅然決絕,寫了一個小紙條塞進小圓筒夾在了鸚鵡的爪子上。

隨後,興子摸了摸鸚鵡的腦袋,低聲道:「我知道你的來歷,去吧,到應該去的人那裡」

鸚鵡振翅飛去,落到了京都城一個不起眼的小院里。隨後,三隻信鴿振翅飛翔。這代表著極重要的信息,用三隻信鴿確保無誤不會丟失。

「加賀聯絡正常」

「肥后聯絡正常」

「仙台聯絡反常,丁字型大小計劃已經執行」

三個時辰后

「仙台聯絡恢復正常」

柳生十兵衛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手賬里一條條記錄,他彷彿一夜之間恢復了澎湃的精力,充滿了鬥志。

他終於體會到了父親那種掌控日本天下的力量。

當然並非是大目付的職位賦予了柳生宗矩天然的權威,而是那一萬三千名散落在日本各處的弟子。他們也許有的已經不再懷有成為武士的野望,碌碌無為成為一名小市民,小地主但能夠從劍禪道場里學藝出來的,同樣少不了天資卓絕的人物。於是許多已經是各地大名信賴的家臣,甚至成為這一回抵達江戶的軍隊統帥。

這些統帥下面,同樣有許多來自劍禪道場出身的武士擔任了指揮官。

曾經,伴隨著柳生宗矩的死,一切聯繫紛紛斷絕。劍禪道場的弟子們一盤散沙,沒有力量。

但現在

一切不同了。

柳生十兵衛帶上了斗篷,遮掩住了身形,朝著明軍營地出發。斗篷之下,是標誌性的飛魚服與春刀。

江戶、大奧。

阿萬正在伺候著德川家光船上最盛大的禮服,又將一柄武士刀系在德川家光身上。一連串熟練而忙碌的動作后,阿萬轉過身想要去端一盆水來。忽而,德川家光從背後抱住阿萬,攬在懷裡,輕聲道:「如果我回不來,帶著孩子,隱姓埋名罷。阿部忠秋是忠臣,他不會不管。」

說完,德川家光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大步踏出,格外的毅然決絕。